誰是壞人?陳師孟:社會上另一批人造成的傷害才難以估計

新頭殼newtalk | 黃靖雯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陳師孟剛進監院不久,收到一名受刑人的父親來信。   圖:翻攝自「尖尾週記」
陳師孟剛進監院不久,收到一名受刑人的父親來信。   圖:翻攝自「尖尾週記」

監察委員陳師孟昨日晚間在最新的「尖尾週記」表示,自己進入監察院不久,收到一名無期徒刑受刑人的父親來信。這名父親在信中以「羅生門」稱呼兒子涉犯的案件,盼監察委員在進一步了解案情後,為他兒子有罪無罪做個定奪,陳師孟對此大感躊躇,開始思考「誰是壞人」?他認為,這個社會上另有一批人,人模人樣、有權有勢,其實對整體社會造成的災害才更難以估計、無可挽回。

陳師孟指出,擔任監委兩年以來,最耿耿於懷的陳情案件大多是司法案件,但這類案件其實有許多來自一些血氣方剛、逞凶鬥狠的「壞人」,受不了牢獄之災,想盡辦法要脫罪減刑。

陳師孟表示,自己進監院不久,就收到一名父親來信,他兒子因犯下性侵殺人的重大刑案,被判無期徒刑,目前關在監獄。許多受刑人或家屬來信討公道,多少都已經「胸有成竹」,文字中常會強調對自己有利的所在、迴避不利的情節,但是這封信卻以「羅生門」指稱兒子涉犯的案件,以「需要真相」為訴求。

讓陳師孟意外的是,這名父親不是想藉監委來糾正司法機關的「錯誤」,而是希望監委了解案情後,為他兒子有罪無罪做個定奪,等於把兒子的命運交到監委手中,這讓陳大感躊躇,後來陳決定將案件送往「台灣冤獄平反協會」立案調查,終於在前兩天收到該協會的意見書。

陳師孟說,該協會的「冤案陳述審查意見書」,雖然對本案受刑人並不全然有利,但至少有助於釐清真相。其中最重要的是,本案上訴三審時,院方曾函請法務部法醫研究所自被害人傷勢分析是否受有「強制性交」,高分院卻在「鑑定結果送達的前一日」就宣判有罪,而晚一天的鑑定結果卻是:「無積極証據顯示死者曾遭嫌犯欲強制性交。」他感嘆,早一天的話是否會改變判決?沒有人知道。不過,他終於可以回信給這位父親說:「我們找到了一絲曙光。」

他表示自己偶爾會有某種心理矛盾:這些人即使判刑過重、受些委曲,又對「司法正義」何傷?值得大費周章去幫忙嗎?舉目四顧,真正造成我們的社會集體失序、價值崩壞、人性扭曲、道德淪喪的,難道是這些偷盗販毒、賭博詐騙的受刑人嗎?他們當然不是堂堂正正的好公民,但是他們對自己與他人造成的傷害通常較為侷限、也難逃法網。

陳師孟進一步說,這個社會上另有一批人,人模人樣、有權有勢,其實對整體社會造成的災害才更難以估計、無可挽回,有些政客、民代、奸商、學霸、黨棍,不僅把國家尊嚴當做兒戲、把倫常責任視為玩笑、把宗教信仰當做工具、將台灣人民視為白痴,而且還玩弄民粹、鼓動粉絲、攻擊異己、顛覆民主,這些人所造成的社會亂象、人文浩劫,豈是一些受刑人所能及?

他感嘆地說,既然對這些吃香喝辣的「壞人」束手無策,退而求其次,對一些窮途潦倒的「壞人」伸出援手,表達我對「壞人」的主觀認知,或許也是一種自我療癒吧?

陳師孟對此大感躊躇,開始思考「誰是壞人」?他認為,這個社會上另有一批人,人模人樣

陳師孟表示,自己進監院不久,就收到一名父親來信,他兒子因犯下性侵殺人的重大刑案,被判無期徒刑,目前關在監獄。

有些政客、民代、奸商、學霸、黨棍,不僅把國家尊嚴當做兒戲、把倫常責任視為玩笑、把宗教信仰當做工具、將台灣人民視為白痴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