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周刊》資金快速逃出!香港富豪撤出2億美元:一覺醒來 我覺得自己變成難民

新頭殼newtalk | 文/今周刊
1970-01-01T00:00:00Z
自反送中運動開始,逐漸有香港人開始意識到資金正在外流。   圖:由今周刊/提供
自反送中運動開始,逐漸有香港人開始意識到資金正在外流。   圖:由今周刊/提供

自從今年6月9日,一百萬香港人走上街頭「反送中」,9月下旬,《今周刊》採訪團隊重新踏上香港,110天之後,除了繼續爭取自由人權,大家已經開始思考:香港,回不去了,我的錢,該怎麼辦?

一位在新加坡、有十多年私人銀行經驗,公司以香港、新加坡兩地為主要據點的資深業務員,告訴今周刊他與一位香港客戶之間的親身經歷:

「他說『一覺醒來,我突然變成了難民……。』啊!這句話我一輩子都忘不掉。

他是我手上唯一、也是最大的香港人客戶,帳戶長期有2億美元,設計業,約60歲。先前一直很難搞、很難服務的客人,每次call他都不願意出來。

前陣子(反送中之後),他陸續把錢移出去,但不是一下子就移出香港,我知道他都移到香港的新加坡銀行,就是DBS(星展銀行)香港分行,一直移,匯了已經快一半的錢出去,身為他的業務員,老實說,我壓力很大……。

終於有一天,他主動打電話給我說要見面談一下,是8月中。我服務他快5年了,這是第一次接到他主動打來的電話,馬上訂了隔天的機票從新加坡飛去香港,我們一共派出4個人過去(可見該人為極重要的客戶)。

這次見面,給你猜我們談了多久?5個小時,整整5個小時,我想我大概這輩子都不會忘記,一個大(老)男人在我面前講到哽咽……。

前面一個小時,我們還是在談投資、談世界投資趨勢,但話鋒一轉,他主動談起了香港問題。

『我覺得一覺醒來,我變成了難民……。』然後他就哽咽了,我們4個人沒人敢接話。

他其實很早就有英國的護照,但他說『我覺得香港人才正要慢慢融入認同、覺得自己好像是個中國人了,突然就完全不是了,然後,香港正在消失中……,我也不覺得我是英國人,只是在那裡有個房子,有本護照,但我到底是哪裡人?……我是個難民。』

5個小時談下來,他的情緒很低落、沮喪,但最後的結論是,要我們幫他開設新加坡帳戶。這當然沒有問題,我們已經飛來了,立刻就可以開辦,而且公司內部最近有一個新政策,只要是原來的香港客戶、已有開設香港戶頭,而且是同名開戶,最近想要新開設新加坡帳戶的,一律3天內就要完成開戶。像這位大戶,我們1天之內就開好了。

日前,他已經把原本香港帳戶裡2億美元的錢接近全部、統統轉到新加坡帳戶來了,但我不知道他的心,留在哪裡?新加坡?英國?還是他夢裡哪個時期的香港?」

和這位香港富豪一樣,在許多香港人心中,這顆百年明亮的東方之珠,恐怕再也回不去了。

「從中國、香港流出的資金,是一場止不住的大潮流,香港這次的變動只是大潮流中的一個波浪。」香港恆生大學客座教授、曾在新加坡工作多年的羅立群說。

如果,香港的資金正在逃走中,那麼,誰接得住香港的錢?

(本文經《今周刊》同意轉載,更多精彩內容,請參閱第1189期《今周刊》。)

從中國、香港流出的資金,是一場止不住的大潮流,香港這次的變動只是大潮流中的一個波浪。

在許多香港人心中,這顆百年明亮的東方之珠,恐怕再也回不去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