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螢幕之外:「台灣神帝」 Has的電競人生(二)

新頭殼newtalk | 簡育詮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新頭殼獨家專訪中信J Team當家神族選手Has,讓Has聊聊他的「電競人生」。    圖:簡育詮/攝
新頭殼獨家專訪中信J Team當家神族選手Has,讓Has聊聊他的「電競人生」。    圖:簡育詮/攝

前篇:螢幕之外:「台灣神帝」 Has的電競人生(一)

2015年4月30日,TeSL宣布停辦《星海爭霸II》賽事。Has回想時表示,其實選手們當時對TeSL停辦比賽早有心理準備:「其實(停辦)幾個月前就知道個人聯賽要解散了,因為後來就準備要變WCS菁英聯賽,賽制上沒什麼差別,所以對我們選手來說沒什麼差。」對Has來說,能有舞台,能讓他爭取名次與榮耀才是最重要的事。

但2015年南韓Life的假賽案,不但再度重創世界頂尖的南韓星海圈,連一海之隔的Has也明顯感覺到台灣星海遭受了影響:「2016年(SPL南韓戰隊聯賽)之後感覺就差很多。看的人變少了。」大廈將傾,時代的洪流似乎快將《星海爭霸II》這塊老招牌給淹沒了,曾經是星光璀璨的銀河,如今眾星跌落凡塵,自顧不暇;比賽停辦了,戰隊解散了,觀眾也變少了,對需要舞台、需要觀眾來證明自己價值的選手來說,無疑相當殘酷。

Life的假賽案衝擊《星海爭霸II》甚鉅,Has坦言這是他感到星海走下坡的瞬間。
Life的假賽案衝擊《星海爭霸II》甚鉅,Has坦言這是他感到星海走下坡的瞬間。

但作為選手,Has還是決定堅持自己的本分─「打好比賽」。Has表示:「其實我比較在意成績,沒那麼在意錢。」當時雖然觀賽人數變少,選手也沒有以前多,但Has還是憑藉自己穩定的表現靠獎金生活無虞。在2016年賽季結束後,Has也結束了與閃電狼(鋼鐵人)之間4年的賓主關係,回歸自由之身。

常年高強度的訓練也逐漸開始對Has的身體產生不良的影響。在每天密集練習超過11小時、甚至更多的情況下,Has手腕開始產生疼痛的現象。「(剛開始打職業時)那時不知道為什麼怎麼打手都不會痛,現在2、3個小時就會痠,然後4、5個小時手就會痛。」「手腕下側與桌子接觸的地方,那附近全部都會麻、會痛。」Has說。

比賽變少,對於亟需每年都交出成績的電競選手來說壓力更無形上升,Has的成績也開始有些起伏不定,2017年與2018年初更有兩次無法突破台港澳日挑戰賽,無法取得保送種子資格。

Has更認為從那時開始,《星海爭霸II》的平衡更每下愈況,甚至逼得他在2017年WCS延雪平台港澳日挑戰賽中一度選用蟲族比賽,形同作出無言的抗議。「我覺得那時是平衡跟地圖都有出問題,因為我有一次是直接用蟲族在打比賽才輸的,然後我還可以打到八強。」Has相當不滿。「像現在下一版還要削弱神族,就因為韓國那邊(GSL第二季)8強有7個神族,而且這樣最後還是蟲族奪冠了,這樣還要削神族?而且其他比賽也都是蟲族人類在拿冠軍阿,為什麼這樣還要削弱神族。(訪談時間為7月底)」

回想起傳奇的WCS瓦倫西亞站,Has還是相當高興。
回想起傳奇的WCS瓦倫西亞站,Has還是相當高興。

就算環境依然在持續變壞、平衡日漸不佳,甚至手痛纏身,Has還是依舊在賽場上奮戰。也許堅持下去真的就會有好事發生,WCS瓦倫西亞站中Has取得台灣《星海爭霸II》新排名紀錄,Has自己回憶起當時似乎連自己都有些不敢置信:

「當然是非常開心,因為我以前沒有打進過8強,都是在16強就結束了,我那時候準備了很多,平衡我也覺得還可以,當時我不怕蟲族也不怕人類……也不能說我不怕人類我那時還是超怕人類的,我那時16強就遇到人類(Kelazhur),那時就想應該就在這裡結束了,幸虧是3:2險勝,所以我那時就覺得那進4強應該沒問題,因為我那時特別會打蟲族。」

從瓦倫西亞站回到台灣後,Has也因為打出成績收到大量戰隊的邀請,不過Has最後還是選擇留在台灣,加入中信J Team。Has表示,決定選擇J Team的原因,是因為一個「穩」字。「我覺得其他戰隊都有種說要解散就解散的感覺,因為J Team也出來蠻久了,所以才會相信J Team。」

Has回國後就加入了中信J Team。
Has回國後就加入了中信J Team。

時間點接近的關係,一舉成名的Has順勢成了明星賽的票王,也因為亞軍的大量積分成功晉級了2018年WCS全球總決賽。但在總決賽中沒能繼續驚奇,16強小組賽就被Stats與Dark連續擊敗淘汰。然而Has並沒有再像當初剛出道時12連敗那麼難過了,他平靜表示:「第一次去Blizzcon是暴雪邀請我去參觀的,那時覺得觀眾人真的很多,所以我非常想要這個舞台,但可惜這次以選手身分去Blizzcon還是沒踏上那個舞台。」

進入2019年,Has沒有像去年一樣繼續打出突破性的成果,但今年也達成了台港澳日挑戰賽六連霸,若不是夏季賽遭遇簽證申請失敗的意外,今年可能會有更好的成績。當被問及今年與歐美頂級選手們交手的心得,Has的話變多了不少:

「第一次去烏克蘭時,就感覺那邊的蟲族跟韓國的風格有點不一樣,我都是用我在韓服打的方式去打他們,但我就發現他們的風格跟韓國這邊打法完全不一樣,所以我有一些執行上的東西都沒有執行得特別好。我那時打SortOf,我那時3隻隱刀把他的主礦打掉,但他偷了8條狗,把我一礦農民咬了10幾隻掉,在韓服沒人會在那個時間點去偷狗,所以我根本沒有去顧家裡,結果等我發現時,我發現我根本沒賺,反而是我虧。這種風格就是你沒有碰到過的話,就真的不會想到。

經過6年電競生涯的洗禮,Has成熟了許多。
經過6年電競生涯的洗禮,Has成熟了許多。

當Has被問到現在的生活型態如何時,Has笑著表示他最近開始運動了。「今天有稍微去跑一下,不過200公尺的操場跑個5、6圈就累了。」也許運動不是Has的強項,可是至今已經6年的電競生涯,已經教會Has保持耐心。在電競中,成功來得或許可能快到不可思議,可是在那些還沒成功的日子裡,只能繼續回想失敗的地方,絞盡腦汁地思考解決問題的辦法,然後繼續日復一日、夜復一夜地練習,直到自己在這星海中成功摘星為止。早已品嘗過各種酸甜苦辣的Has,他的電競人生也將以輕舟遠航的姿態,繼續前行。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