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清德專訪三》反省過去施政 賴清德:比較少跟勞團年輕幹部溝通

新頭殼newtalk | 謝莉慧
1970-01-01T00:00:00Z
賴清德接受新頭殼專訪。   圖:張良一/攝
賴清德接受新頭殼專訪。   圖:張良一/攝

一般認為,爭取民進黨總統提名的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在年輕選票輸給蔡英文總統,對於這一點,身為礦工之子的他,在接受新頭殼專訪時無奈地表示,自己不是含金湯匙、銀湯匙出生的,甚至連鐵湯匙都不是,有關勞基法第二次修法的版本是勞動部提供的,他們負責人說已經和勞工團體進行過座談,因此,政院就依這些修正條文公告。賴清德事後也反省檢討過自己「比較少跟勞團年輕幹部溝通」,才會讓外界誤以為他傾向資方,而流失了年輕選票。

閣揆任內  部分政策讓年輕人誤解

賴清德承認,自己在擔任行政院長任內所做的部份政策確實讓年輕人產生一些誤解,因而在實質上減少對他的支持度,他舉了3個例子說明。

首先,就是「功德說」。賴清德還原當時的現況是自己參加衛福部所舉辦的長照2.0直播專線的活動,當時自己談到長照2.0的重要性,也進一步講到長照服務員的辛苦,他們的薪水很低,才兩萬多塊錢。他強調,「我在台南市長任內,就曾經跟蔡英文總統建議,應該要提高長照服務員的薪水,而且要提高他們的社會地位。這樣一來,才會有人願意投入。當時講到大概會提高到3萬元或3萬2千元左右。」現在也是這樣做,但相較於這個工作的辛苦,這份薪資水平可能也還不夠,不過,長照工作者是在照顧老人,如同身心障礙者也需要幫助他們的人,等於是在做功德,基本上,「我是想提高長照服務員的社會地位」。

但賴清德也說,當時沒想到的是,例如「我當醫師,我有領薪水,人家稱呼醫生是濟世救人的。」而身為人民保母的警察,被視為正義的化身。至於護士的社會地位,則被視為白衣天使等等。因此,長照服務員的職業地位提升,等於社會地位的提升,當時的「有感而發」,卻被外界解讀為「要求長照服務員做功德」,事實上,並不是如此,「不是這樣的」。

賴清德接受新頭殼專訪。圖/張良一攝
賴清德接受新頭殼專訪。圖/張良一攝

提升扣除額 減輕受薪階級負擔

其次,就是去年5月1日勞動節談到平均總薪資的事情。當時談到總體經濟時,講到平均薪資4萬8千元,「我當時的狀況是在講台灣的經濟指標,因為平均總薪資本來就是一個經濟總體經濟指標,就像校長問班上老師,你們同學這次考試考得怎麼樣?會報告班上的平均分數,這次考試是多少,比上次平均分數多少,已經進步了。「我並不是說台灣的每個人薪資都有4萬8千元,我只是說,台灣經濟直接往前。」但後來「我有反省檢討,可能很多沒有達到這個薪資的勞工朋友,聽了一定會覺得不高興。」甚至於薪資3萬元以下的人還有3%,他們一定認為政府根本不了解他,所以「我覺得自己雖然是在講總體經濟,但沒有照顧到他們內心的感受,未來是可以改進的」。

因此,「我後來一直在進行稅制改革的部份,前院長林全開始前半部,我接續後半部。也就是我後來朝著這方面努力,其實我是在基層生活長大的,對於基層生活,我是很清楚,不管是當立委、市長或行政院長,我一直想要去改善他們的生活。」反省的具體作為,就是在討論討論稅改方案的時候,特別提升扣除額讓受薪階層可以減少負擔。

最後,談到勞動基準法第二次修法的改變,賴清德說,其實本來立法委員不分朝野都是好意,就是要改善台灣的勞動條件。當時的勞動部長林美珠,想將每兩週84小時降低為一週40小時,後來在談的時候,意外蹦出「一例一休」,讓勞資合作的空間都限縮,基層不管是中小企業甚至於勞工,都有很多的聲音出現。

賴清德強調,台灣的中小企業有140萬家左右,就業人口大概有881萬人,等於佔了6成。但是,5人以下的公司面對突如其來的「一例一休」難以調整、適應。對於勞工而言,因為他的工作沒辦法,一定要增加加班的費用,才有辦法養家活口。但「一例一休」實施後,中小企業主不願意,於是,勞工就失去的加班的機會。

後來他擔任行政院長時,「我有跟蔡總統說明這個情形,但總統也認為應該,所以,才進一步推動修法,版本就是勞動部提供的。」勞動部負責人說,他們去跟勞工團體已經做過一次座談,因此,我們就這些條文公告,然後也找立法委員讓社會討論,後來的結果就是勞工關係四大不變,即上班工時不變(本來是兩週84小時,後來是一週40小時)、週休二日原則不變、加班總時數不變及加班費率不變。然後給勞資合作4大彈性,第一個就是加班彈性、排班彈性、輪班彈性和特休假彈性,就是這樣實施,已經一年多了,大家可以想想看,對中小企業跟勞工合作有沒有幫助?

賴清德強調,執政拼經濟讓產業發展,就一定要勞資雙方合作,也就是說「魚幫水、水幫魚」創造雙贏,這個是一個執政的比例原則,所以說政策的推動不必刻意去偏坦哪一方,這才是正道,因為你偏袒任何一方,對整個國家的進步會有阻礙的。

至於他所舉的3個例子,為何在當下不做更清楚的說明呢?賴清德表示,「因為進到行政院接下院長一職,院裡也有一些傳統文化的做法,例如「到勞動部講平均總薪資、去頒獎,嚴格說來,其實我講的實在是可受公評。但如果在行政院會時,再清楚把它說明白,應該會更好。不過,幕僚認為院長開記者會是一件大事情,就是重大政策,才會親自開記者會。有沒有必要為了這個誤解開記者會說明,幕僚並不建議」。

舉處理奇力光電例子  勞資爭議絕不偏袒資方

但賴清德也承認,事後看起來恐怕這是一個問題,為何不在當下講清楚、說明白,「老實講,年輕人就這樣」,因此,會有人認為他比較挺資方。賴清德強調,自己跟勞工團體,特別是勞團的年輕幹部溝通比較少,「讓他們了解我的想法」,以致於誤解不斷擴大,應該是這樣。

為了證明自己過去保障勞工權益的作為,賴清德還舉了2013年時任台南市長處理勞資糾紛的案例指出,當時奇力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無預警歇業,台南市政府勞工局透過各項努力及修改勞基法28條使649位勞工獲得勞保局近4900萬的工資資遣費墊償的重要時序案例,以證明他並非偏坦資方。

反省過去施政 ,賴清德:比較少跟勞團年輕幹部溝通 。

奇力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無警歇業案處理時序1。   表:台南市勞工局提供
奇力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無警歇業案處理時序1。   表:台南市勞工局提供
奇力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無警歇業案處理時序2。   表:台南市勞工局提供
奇力光電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無警歇業案處理時序2。   表:台南市勞工局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