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謝志偉與張文翊的「英德之爭」談起

葉柏祥觀點》我愛凱撒 但我更愛羅馬

新頭殼newtalk 文/葉柏祥
1970-01-01T00:00:00Z
蔡賴之爭,謝志偉有話要說,他先前多次發表文章挺英批賴的文章。   圖:翻攝謝志偉粉絲頁臉書(資料照片)
蔡賴之爭,謝志偉有話要說,他先前多次發表文章挺英批賴的文章。   圖:翻攝謝志偉粉絲頁臉書(資料照片)

民進黨總統初選開放登記首日,就投下震撼彈,前行政院長賴清德領表宣布參選民進黨總統初選,在黨內挑戰現任總統蔡英文,各界震驚,因而揭開「英德之爭」的序幕;這段期間,人們有各自不同的支持對象,以及各自的期許與看法,因而爭議不斷,爭論不休,最後不管由誰出線,一定是有一些人雀躍,必然也會有另一群人失落。

這種「幾家歡樂幾家愁」的現象 ,已經無法避免了,從網路上的「英德之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駐德代表謝志偉與前《當代雜誌》編輯張文翊(時事評論家金恆煒夫人),先後發表的文章,立場南轅北轍,「我愛凱撒,但我更愛羅馬」,可以說,這些文章是英德之爭最具代表性的「經典作品」。

就蔡賴之爭,謝志偉有話要說,繼他先前多次發表文章挺英批賴的文章後,他最近又在問:「遵守民主規則有那麼難嗎」?民進黨中執會開得相當離奇,但我要跟大家確認一件事:決定作「對比式」民調,不是「改變」規則,而是「回歸」也「符合」民進黨自己的「民主」規則 (如果一定要初選的話),賴蔡雙方都無異議同意,至於「對比」的「對象」是誰或怎麼決定,是另一個問題。

他強調說,所有對小英的辱罵或批評,不管對或錯,都不能把見仁見智的「小英執政沒作好」當作跳板,而在不提證據的情況下直接指控「小英初選必作弊」。

老實說,自從「英德之爭」展開後,謝志偉就一直從德國發表挺英的的言論,令過去的親友們感到「不解」,他曾夫子自道說,「摯友、老友加戰友都來關心我在外面如何看台灣的態度與角度」,而他要提醒那些「說我為了保官位,貪好處而挺英」的朋友們,考慮一下,依你們的邏輯,那反英的人士不都是「因為沒分到官位或好處才反英」?

謝志偉說,懇請台灣本土派人士可分不可裂 - 把話説開,或許溝通之門就不再閉著。「我深切知道,台灣面對中國及台灣挺武促統者的交相迫,正處於存亡之秋。不如就一次說開吧。」

對謝志偉的這些言論,前《當代雜誌》編輯張文翊說,「令我非常驚訝,我只能說,他心思太單純,沒有用批判的眼光去觀察政治人物,不論他們在哪個陣營。」、「我相信,如果謝志偉大使有機會真正瞭解情況的話,必定會有不同的判斷」。

張文翊指出,蔡英文的本質,在她當黨主席時就已經暴露無遺,只是綠營的懼統焦慮,淹沒理智,拒絕面對現實。她在民進黨裡,把黨徹底翻修。中執會、中常會的選舉,完全變成同額競選,選出的人都是她的人馬。把黨變成一言堂,所有的人都是女皇人馬,而最貼近女皇的,是國民黨來的敗類、台灣本土的黑道頭子。

而本土媒體界的志工,每天把本土廣電節目翻錄在流傳在網路上的Ben Radio 也在臉書上回應說,駐德大使謝志偉是我尊敬的政治人物之一,我不會懷疑他的愛台之心,也不覺得他為了保什麼保官位,就像我不會懷疑一些御用媒體人得到什麼好處一樣!但是他們都有其盲點,無視於蔡英文的「獨裁」!

他還具體回應謝志偉的觀點,提出批判的內容如下:1.遵守民主規則有那麼難嗎?的確不是很難,但是要求民進黨遵守民主規則,就是初選規則不能改!謝大使的一番話已經認為更改「初選規則」是可以的,這是哪門子遵守民主規則?2.「對比」沒有「對象」,就可以無限期延後嗎?國民黨的出線者在八月才會決定,難道民進黨要在八月以後才民調嗎?3.對於「小英初選必作弊」,謝大使甚至說「我箭已經射出去了,蔡卻被挪開」,我不知道這是什麼邏輯?賴的靶被移開是事實,卻被謝大使說成「蔡被挪開」,這樣的說法能夠取信於人嗎?結論是「蔡的靶永遠不會被挪開」!4.不特赦扁、放縰匪諜、五星旗等」,這個沒有人說小英「詐賭、作弊、偷吃步」,只是小英文的作為讓人目瞪口呆。5.蔡英文選總統,就是會輸!謝大使和一些御用媒體人的盲點就在於此!

「謝志偉現象」的出現,象徵英德之爭火熱化 ,縱使置身國外,也很難倖免!「我愛凱撒,但我更愛羅馬」,就讓大家把道理說清楚、講明白吧!

就蔡賴之爭,謝志偉有話要說,繼他先前多次發表文章挺英批賴的文章後,他最近又在問:「遵守民主規則有那麼難嗎」?

對謝志偉的這些言論,前《當代雜誌》編輯張文翊說,「令我非常驚訝,我只能說,他心思太單純,沒有用批判的眼光去觀察政治人物,不論他們在哪個陣營。」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