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虎哥何時才要除掉「第三害」?
新頭殼newtalk 文/
附圖1:2007年6月11日TVBS報導,台北縣林口嘉寶村8日傳出有老虎出沒,咬死農場裡的12隻乳羊,縣長率領「打虎大隊」,最後卻捕獲這隻「老虎」。   
附圖1:2007年6月11日TVBS報導,台北縣林口嘉寶村8日傳出有老虎出沒,咬死農場裡的12隻乳羊,縣長率領「打虎大隊」,最後卻捕獲這隻「老虎」。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山上沒老虎,打到小白狗。」恭喜虎哥,賀喜虎嫂,最近又撿到槍了。在政壇銷聲匿跡12年的虎哥,近來與韓導一樣,又找到了演藝事業的第二春。

2007年6月8日清晨4時,台北縣林口山區發生了一場慘絕「羊」寰的殺戮事件。數十隻可愛的羊咩咩,倒臥在血泊之中,媒體刊出的影像極為血腥。縣府人員以獅虎豹熊貓狗等十多種動物圖片,供目擊的女性印尼移工指認後,父母官虎哥判定為猛虎肆虐,於是效法武松,帶M16步槍率領眾人上山打虎,最後捕獲小白犬一頭,大軍凱旋而返。

打虎成名之後,虎哥志向更大了。不僅要當打虎的武松,還要成為除三害的周處。2009年10月,虎哥為宣傳縣長任內整治淡水河與復育濕地有成,特別舉辦了濕地抓泥鰍活動,卻遭媒體踢爆泥鰍是從市場裡買來的,到活動前一刻才野放。

上山打老虎,為民眾除去讓「第一害」,讓虎哥一戰成名,立刻成了媒體關注的焦點;可惜接著下水抓泥鰍,卻未能繼續獲得媒體青睞,最後被馬娘逼得自行宣布放棄連任,改由副閣揆砂石倫出征。從此沉寂了12年的虎哥,近日終於得以下海斬蛟龍,要發動「第二次抗日戰爭」,為大家除去「第二害」了。

2019年5月14日《三立新聞網》報導〈豁出去!周錫瑋爆粗口怒飆「王八蛋」〉:

「有意參加國民黨總統初選的前台北縣長周錫瑋,13日到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抗議,除了爭取不讓日本核食進到台灣,也致力捍衛釣魚台主權爭議。

不過周錫瑋不滿交流協會不願接受陳情,甚至指出『日本鬼子說陳情書可以放在地上、貼在牆上』,周錫瑋氣的反嗆,『你以為你什麼東西啊、你以為你還可以在台灣霸道啊?』

激動之餘周錫瑋喊出『日本這群王八蛋』、『你們日本人混蛋,你們日本人欺負台灣人,你們日本人沒有人性』,周錫瑋甚至要求日本天皇應該下跪道歉,宣稱『第二次的抗日戰爭從今天開始』。……」

虎哥當年怎樣為民除掉「第一害」?

好可怕喔!虎哥發飆了。上次為民除第二害,只是象徵性地抓一下市場買來的泥鰍;但這次虎哥的企圖心,竟然比習大大還大,還沒接到聖旨,就搶著發動「第二次抗日戰爭」。所以鍵盤小五郎管大要來為鄉民復習一下,虎哥當年是為民除掉第一害時,究竟是何等的氣宇軒昂,英姿煥發?

2007年6月10日《蘋果日報》報導〈縣長打老虎 無功 羊屍咬痕非貓科 棄養猛犬涉重嫌〉:

「台北縣林口山區疑出現老虎,台北縣長周錫瑋昨上演『武松打虎』。發出搜山格殺令,親率20多名警察、動物疾病防治所人員上山抓老虎!打虎隊分持M16長槍、麻醉槍,重裝冒雨搜山仍無所獲;雖專家研判:『應是大型犬類逞兇。』但羊場主人不敢大意。

台北縣林口鄉嘉寶村洪家羊場,前天清晨4時許發生羊隻被咬死事件,目擊的印尼女外勞多莉驚魂未定地說,當時看到棕色毛、黑色條紋的『老虎』叼著小羊啃食,還站立撲起發出兩聲『吼』,嚇得她從高1.7公尺的樓梯上摔下受傷。多莉強調,她幼時曾到雅加達動物園看過老虎,『真的是老虎!』她一度嚇得考慮辭職,經老闆慰留,昨心情稍微平復再度現身羊場工作。

疑似有老虎出沒,周錫瑋也不敢大意,昨天上午8時許,率領動疾所人員,帶著兩個誘捕籠、麻醉針吹箭、火把、防咬手套等裝備,與12名身著制服的警員,其中6人肩上扛著M16長槍,再加上7名動疾所的獸醫組成『打虎大隊』。出發前,周錫瑋勤前教育要留意自身安全,呼籲民眾『不要把林口山區當成觀光景點』。

打虎隊勘查羊屍後,隨即兵分二路上山,一隊沿著羊場下方溪流溯溪而上;另隊則駐守案發現場,原定以羊場為中心搜尋半徑一公里的山區,但因連日豪雨小徑多處坍方,加上未發現任何可疑獸跡,打虎隊歷經一個多小時搜山後,因不見老虎蹤跡而下山。事後也有一名熱心民眾帶兩隻土狗趕來要幫忙抓老虎,也無功而返。

台北市立動物園獸醫室主任張志華,昨也到現場替羊屍相驗,發現僅最小的羊被吃掉一小部分肉,其餘則是頸部、腹部有明顯咬痕。隨後清洗屍體、秤重,拔去傷痕上的羊毛丈量咬痕,並以解剖刀劃開其中一羊屍皮,查看咬痕在肌肉上實際的深度與寬度,確定咬痕寬約3到8公分。

張志華拿出孟加拉虎足拓印表示,成虎足跡約寬10到11公分,但現場獸跡僅7.5到8公分,『應是狗的足印』。他也以母孟加拉虎的頭顱標本說明老虎兩尖牙寬約6公分,若咬痕在6公分以上,才可能是老虎咬傷,而大型貓科動物如虎、豹,後方牙齒也很鋒利,應會留下後方牙齒痕跡,與羊屍的咬痕不符。……」

上山打老虎卻成了打到小白狗

殺害無辜羔羊的兇手是狗?是虎?在尚未緝獲真兇前,虎哥如果認定林口山區裡真的有老虎,現代虎的9個亞種中,3個已絕種,其餘6種也都被列為瀕危或極危。非動保專業的縣長,6月9日卻自己帶領「打虎大隊」上山,這是在打虎?還是在作秀?鄉民心中自有定數。

果然勞碌奔波一天後,「打虎大隊」無功而返。次(10)日北縣農業局耗費14萬元,趕製3個大型鐵籠,放在羊舍獵捕老虎。6月11日飼主洪榮科至羊舍,發現2隻中型犬攻擊羊群,他持刀驅趕,但已有14隻羊被咬死、7隻重傷,在鐵籠內發現1隻小白狗。(請見附圖1)

動疾所採證後,排除老虎攻擊,認定只是流浪犬襲羊;虎哥的「上山打老虎」任務完成,為民除了「第一害」。當然,有些鄉民或許有興趣,被虎哥除掉的「第一害」,後來境遇如何?

2008年3月6日《聯合報》報導〈背殺羊黑鍋 小白恢復健康〉:

「曾被誤認為林口鄉『殺羊凶手』的流浪狗,去年在縣長周錫瑋親自率隊獵捕下受傷,被俗稱『貓狗119』的台灣省照顧生命協會收容並取名『小白』,如今不但恢復健康,還最愛躺在周錫瑋送給協會的『關愛動物生命』匾額下,對照去年所受待遇很諷刺。

被捕獸夾抓到的『小白』,腳傷早已痊癒,整天活蹦亂跳。協會執行董事董冠富說,協會2年前成立時,周錫瑋曾致贈『推廣愛心服務,關愛動物生命』的匾額,『小白』最愛躺在這塊匾額下的沙發上。……」

虎哥要除第三害就趕快除吧!

虎哥近來動作頻頻,不知是否又要「下海」為民除害?但虎哥不也讀過地理課嗎?戒嚴時代的初中地理課本裡,本國地理課文中「台灣省」這一課寫的是「台灣省北端是基隆北端的澎佳嶼,得北緯二十五度三十七分五十三秒。」

澎佳嶼既然是台灣最北端,更北端的釣魚台不就是琉球群島嗎?好吧!不看本國地理,改成看外國地理也行。戒嚴時代初中地理課本裡,介紹琉球群島時是說:「琉球群島包括五十五個島嶼,散佈在北緯二十四度到三十度,東經一百二十二度半到一百三十度之間。」(請見附圖2)

那麼釣魚台位於北緯二十四度四十七分五十三秒,東經一百二十四度三分二十一秒,不都在課本裡所說的琉球群島範圍中嗎?當年老蔣時代的地理課本就是這樣說的嗎?虎哥要率眾去慈湖抗議嗎?

藍營政客與綠營政客最大的不同,就是國民黨裡宮廷政治的矯情和做作。民進黨裡現在的英德大戰,之前的英蘇大戰,更早之前的4大天王混戰與長扁之爭,要選的人就大聲喊出來,不選的或實力差太多的就少放屁,就算放了屁也沒人理會。

但國民黨裡政客卻不一樣,沒實力的屁話一堆,希望藉此刷刷存在感,運氣好還能被摸摸頭。真正有實力的卻跩個258萬的,千呼萬喚也不拉屎出來,就等著萬民擁戴,黃袍加身。

2016年大選時,有實力的砂石倫、白賊義與喬王左顧右盼,龜縮不前,最後被條仔姊拋磚碎玉,取得候選資格,然後又上演換柱風波,最後不但總統大選慘敗,立委席次也輸到不及三分之一。

2020年大選依然如此,明明在藍營裡沒有任何討論價值的杜老爺與羅小強,不僅提早表態參選可藉機狠撈通告費;還能在倒韓或保韓陣營裡,充當超級傳聲筒或帶頭馬前卒。這種臨時演員刷存在感與等摸頭的固定演技,早已讓人倒胃難耐,如今又多了一個虎哥要來「除三害」。

《周處除三害》的故事,鄉民應該也聽過。「入山求虎,射殺之」這是第一害,接著「投水,搏殺蛟」是第二害,最終則是「篤志讀書,砥節礪行」,除了自己這一害。

拜託一下虎哥,歹戲別拖棚,前兩害都除了,要除的第三害就趕快除吧!

附圖2:戒嚴時代的中學地理課本裡,是將釣魚台列在琉球群島。   
附圖2:戒嚴時代的中學地理課本裡,是將釣魚台列在琉球群島。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