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少小抓扒老賣台 狼性未改頭毛禿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台灣70家媒體赴北京參加『第四屆兩岸媒體人北京峰會』,排排坐聽中國政協主席汪洋談話。   圖:擷取自中國央視畫面
台灣70家媒體赴北京參加『第四屆兩岸媒體人北京峰會』,排排坐聽中國政協主席汪洋談話。   圖:擷取自中國央視畫面

兩岸狼聲啼不住,航母難渡一海峽。為什麼「統一」這兩個字,跟「肉燥麵」連在一起,台灣人就聞香下馬;但跟「中國」別說是連在一起,沾點邊就足以讓大多數的台灣人掩鼻而去。或許有些鄉民不解原因何在?這當然又要從歷史說起了。

2019年5月11日《新頭殼》報導〈好狂妄!中國政協主席汪洋令台媒「宣傳統一」 嗆美沒勇氣為台打仗〉:

「旺旺中時集團與北京日報集團昨(10)日在北京合作舉辦『第四屆兩岸媒體人北京峰會』,共將近70家媒體參加。

中國國家政協主席汪洋會見兩岸媒體代表,發表談話時表示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告台灣同胞書》已指明兩岸關係的方向,希望台灣媒體宣傳『一國兩制』,更譏台灣當局連2年都保證不了,直指美國不會為台灣與中國打仗。……

汪洋談話內容曾被中國媒體報導,但隨即就遭下架,後來新聞僅報導媒體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統一的責任,『美國為台灣打仗』此段言論全被刪除。……」

台灣與中國無法統一,老美當然是關鍵。但中美關係會有什麼變化?甚至中美兩國的國力消長如何?別說汪洋無法置喙,習大大也要受主客觀因素的牽制。汪洋那段「美國不會為台灣與中國打仗」,說的固然是意氣風發,但說完後沒多久,就被中國自己「消音」,其實也不讓人感到意外。

所謂的「兩岸媒體人峰會」,是從2015年起,每年邀台灣特定媒體參加的固定會議,今(2019)年有除旺旺中時集團的中時、中天、中視高層如黃清龍、王丰、戎撫天、陳國偉、邱佳瑜、胡雪珠等人以外,聯合經濟報系高層的黃素娟、翁得元、范淩嘉,以及TVBS及東森高層的楊盛昱、林大法、馬詠睿、陳立元等人也都來了。

除了鄉民們熟悉的全國性媒體,今年還多了一些中南部的地方廣播電台代表,例如東方廣播、台中廣播、古都廣播、台灣廣播、蓮友廣播、成功廣播、好事聯播網、鳳鳴電台、鄉土之聲等……地方電台高層。

在北京舉辦的「兩岸媒體人峰會」,內行一點的鄉民都知道,這就是年年行禮如儀的「統派大拜拜」。但賓客不再只限於高級外省人、天龍人與泛藍政客,主辦單位開始關注台灣真正的基層聲音時,不也證明中國統戰機關這幾年來,確實有想跨出固步自封的泥淖了?

法院認證的國民黨職業學生

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每個人都會受到慣性思考的牽制。大多數台灣人對中國,以及掌控中國政權的中共,沒什麼特別的愛,也沒什麼特別的恨。然而中國政府的慣性思考,就是永遠只在高級外省人、天龍人與泛藍政客裡打轉。

2019年5月11日《中時電子報》記者呂佳蓉北京報導〈兩岸媒體正面交流 胡志強稱誰也擋不住〉:

「『第四屆兩岸媒體人北京峰會』10日在北京飯店舉行。旺旺集團副董事長胡志強在致詞時表示,兩岸關係好,台灣才會好是集團的理念。

尤其創辦《旺報》就是要促進兩岸的了解,讓兩岸增進善意;他也引述唐代著名詩人李白詩句『兩岸猿聲啼不住,輕舟已過萬重山』表示,兩岸媒體人的交流會越走越好,誰都擋不住。

胡志強提到去年年底九合一大選,結果是國民黨大勝。他說,雖然兩岸有起有伏,有人希望壓住它,但是也未必壓住得了,……」

胡志強是誰?就是跟馬英九、李慶華、趙少康、郁慕明、關中……之流的職業學生,戒嚴時代由國民黨派駐海外,專門監控台灣留學生有無「附匪」嫌疑的抓扒仔。

2016年8月17日《自由即時》報導〈「黨職併公職」胡志強最傳奇?段宜康:職業學生變公職年資〉:

「年金改革迫在眉睫,但國民黨高官『黨職併公職』且大領18%優惠存款引發外界撻伐。民進黨立委段宜康更爆料,前台中市長、現任國民黨副主席胡志強,在1975年到1985年於英國求學時,同時擔任『黨務聯絡員』,而這段經歷竟能算入公職年資,溢領退休金,顯然是『職業學生』。

段宜康在臉書中指出,黨職併公職的故事,以現任國民黨副主席胡志強『最傳奇』,他的黨職年資從1975年9月到1985年8月,整整10年都在『中華民國民眾服務總社』當聯絡員、書記、『黨務聯絡員』。……段宜康笑稱,難怪國民黨9月3日要走上街頭,就是要維護他們的『不當得利』。

時代力量立委徐永明也在臉書中指出,胡志強當時被告發詐領退休金之際,正逢2005年台中市長選舉,但檢察官不積極偵辦,以拖待變。直到胡志強勝選,承辦的檢察官才出面表示,胡志強雖然表面在英國留學,實質上是國民黨派駐英國聯絡員,所以這10年算是有黨職,最後以『罪嫌不足』,不予起訴。……」

黨職併公職而曝光的抓扒仔

馬英九、李慶華、趙少康、郁慕明、關中……類似的職業學生,雖然都是由國民黨派駐海外,專門監控台灣留學生有無「附匪」嫌疑的抓扒仔。但胡志強會成為罪證確鑿,法院認證的抓扒仔,就是因為「黨職併公職」。

1971年9月17日,考試院的銓敘部長石覺,接到了國民黨所轄單位「中華民國民眾服務總社」以機密速件發函考試院,要求將國民黨各地方黨部、知青黨部、民眾服務社黨工,連救國團、青年服務團,幼獅公司及幼獅社的員工,年資併入公職退休金的7頁「機密速件」,無副本抄送單位,這也就是媒體上常見到的「黨職併公職」。

這項國民黨自肥自家人的「機密速件」,讓許多不能領月退休金的高官變成可以領,例如連戰因此多了3年8個月的年資、關中多了10年2個月、吳伯雄多了2年1個月、施啟揚多了7年2個月、林豐正多了9年6個月、焦仁和多了3年3個月……

據統計2000年政黨輪替前,已有上百位國民黨籍高官,趕辦退休結清年資領月退。2007年時查出共有至少581人溢領退休金,溢領金額高達3億2千萬元。

更誇張的是宋楚瑜1984年到1989年之間,明明是在國民黨中央黨部上班,卻仍保有總統府秘書職務,讓公職年資不中斷。胡志強甚至報了10年赴美英唸書的海外黨工年資,和回台後的教授年資只差一天,使退休年資不至中斷而獲月退資格。

為什麼會有這份舉世罕見的「機密速件」?因為內容可笑至極,就連國民黨自己都要將其列為「機密」。如果是民主國家,執政黨隨時會因選舉而輪替,與公職有何相干?但若是極權國家,一黨專政下沒黨職也就不會有公職,當然不用另設辦法去併計。

黨職併公職把一些當權者欽點的「青年才俊」,從公職轉為黨職「歷練」後再回復公職,因此戒嚴時代報紙介紹一個高官時,總會用「歷任黨政要職」。沒當過黨的要職,只有政的要職,資歷就不算完備,很難更上一層樓的。

鄉民相見不相識,笑問賊從何處來?

2005年時,行政院「黨職併公職年資調查小組」掌握到,還有100多人不法享有黨職併公職年資的退休金。其中政務官就有連戰、宋楚瑜、關中、吳伯雄、胡志強、焦仁和等20多人。例如連戰黨職併公職後,每個月可多領5萬元。

但在所有國民黨高官裡,吃相最難看的就是胡志強。別的高官好歹也都是先當公職,再轉任黨職歷練,最後又回任公職。就算佔了黨職併公職的便宜,把那幾年的黨職年資扣掉也就算了。然而胡志強的狀況並非如此,鄉民們請看一下胡志強的資歷︰

胡志強自己在《向尖塔尋夢-我在牛津的日子》裡說,1975到1976年於英國蘭卡斯特大學就讀;1976到1977年在英國南安普頓大學就讀;1977到1984年在牛津大學就讀。

退休新制施行前他曾任:中華民國民眾服務總社聯絡員、書記(1975.9~1985.8)、國立中山大學副教授(1985.8~1990.1)、世界反共聯盟中華民國分會秘書長(1990.2~1990.12)、總統府第一局副局長(1997.1~1991.9)、行政院新聞局局長(1991.9~1996.4)

退休新制施行後他曾任:行政院新聞局局長(1996.5~1996.5)、駐美代表處代表(1996.5~1997.9)、外交部部長(1997.9~2000.11)

胡志強在2000年政黨輪替後,只有6年副教授以及其他合計9年的公職年資,加起來15年只能辦理一次退,領個714萬走人,根本不能辦理月退,之後月領17萬。

但胡志強將自己年輕時在海外當職業學生10年的經歷,改成所謂的「中華民國民眾服務總社聯絡員、書記」的10年年資,與回台後任副教授的年資只差一天,讓退休年資不中斷。胡志強在當職業學生之前,根本不曾出任公職,這跟其他權貴子弟的轉任黨職歷練,之後再回復公職退休完全不同。

胡志強把「世界反共聯盟中華民國分會秘書長」的1年黨工資歷,當成公職退休年金資歷,這就已經夠荒謬了;現在連擔任中山大學教職之前,在海外當抓耙仔的那10年,也拿來充當公職退休年資。

為了多領退休金,竟勇於承認自己戒嚴時代在海外是抓扒仔,監控其他留學生是否「附匪」,不知為何中國要找這樣的抓扒仔來當統戰對象?

旺中蔡氏父子戒嚴時代沒反過共,如今他們要選擇親共,當然也不用對台灣人做任何交代。不管鄉民喜不喜歡,親共是他們父子的自由。

但是「少小抓扒老賣台,狼性未改頭毛禿。鄉民相見不相識,笑問賊從何處來?」對於戒嚴時代當抓扒仔,逼我們去反共,怕我們「附匪」的高級外省人,如今「棄暗投明」的動機是什麼?胡志強也該說明一下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