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雲觀點》澤連斯基和韓國瑜

新頭殼newtalk 文/端木雲
1970-01-01T00:00:00Z
高雄市長韓國瑜(左)、烏克蘭總統的喜劇演員Volodymyr Zelensky(右)。   圖:新頭殼合成
高雄市長韓國瑜(左)、烏克蘭總統的喜劇演員Volodymyr Zelensky(右)。   圖:新頭殼合成

最近「人民的公僕」這個名詞很紅!先是在去年台灣地方選舉捲起一陣「韓流」的高雄市長韓國瑜,4月中旬在美國史丹佛大學演講時,直言「政客在競選期間聲稱他們會做人民的公僕,他們會為人民和國家服務,但是,一旦他們當選,他們就只為自己個人、自己的派系利益、以及政治酬庸服務。他們是政黨的奴才,是黨僕,而不是人民的公僕」。

無獨有偶地,去年新年前夕才宣布參選烏克蘭總統的喜劇演員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在4月21日的第二輪投票中,以囊括超過七成的壓倒性選票優勢,擊敗尋求連任的總統波羅申科(Petro Poroshenko)。與韓國瑜相較,澤連斯基毫無從政經歷,沒有政黨奥援,競選過程也沒提出什麼具體政見。他的一炮而紅,全因他主演一齣政治諷刺喜劇「人民的公僕」,(The Servant of the People)。他在劇中飾演一名來自鄉下的老師,打著「反貪腐」與「反體制」的口號,一舉成名當選總統。如今戲如人生、戲劇成真,贏得勝選後的澤連斯基,索性就將支持者組成名為「人民公僕」的新政黨。

毫無疑問地,澤連斯基和韓國瑜都是當今全球「反建制」潮流下的產物,兩人手段也許不同,但都深諳掌握此一「民粹」氛圍的藝術,轉化成自我政治資本。

但韓國瑜並非政治素人,他在中國國民黨黨內本來已是昨日黃花,卻因高雄市長一役鹹魚翻身,以兩句「高雄又老又窮」、「錢進來、貨出去、高雄發大財!」口號就打得中央執政的民進黨潰不成軍。時來運轉的韓國瑜,在死忠「韓粉」民氣可用的情況下,甚至有意一舉直攻2020台灣總統寶座。面對國民黨內「卡韓」勢力運作,韓國瑜最新聲明直批黨內「政治權貴熱中於密室協商,已經離人民越來越遙遠,台灣的政治改革已經刻不容緩,希望黨內高層都能夠體察民意、關注社會脈動、重視庶民經濟、勿忘世上苦人多」。這又是標準「韓式」手法,將他個人與國民黨權貴切割的「民粹」政治操作,形塑他才是真正與人民站在一起的印象。

澤連斯基看似一介政治素人,純粹仗著烏克蘭多數民意對既有體制失能與貪腐的反感情緒,藉由戲劇張力營造個人歡迎度,居然順勢參政並拿下總統寶座。哲連斯基在總統選戰辯論會中直接挑明對波洛申科說:「我不是你的對手,我是你的錯誤造就的結果」。

獨立於前蘇聯的烏克蘭,在俄羅斯始終虎視眈眈的覬覦滲透和軍事介入下,縱有民主選舉機制,依舊無法擺脫蘇聯時代「寡頭政治」與政商勾結的包袱,波羅申科政府也傳出貪污弊案,激化民怨。年僅41歲的哲連斯基,以政治新手之姿風靡全烏克蘭,在第一輸投票中,將一票傳統政治菁英「打趴」在地上。他精確掌握民眾對舊政治貪瀆醜聞頻傳的不滿和厭倦,高舉「反貪腐、發大財」競選大旗。即使多數選民明瞭他缺乏從政經驗的弱點,仍然鄉愿地願意給他執政的機會。這點和韓國瑜從參選到上任迄今,拿不出整體執政成績,卻能持續藉由批判執政的民進黨、甚至在野的國民黨高層,以維持「韓粉」熱度的策略十分類似。

唯贏得選舉是一回事,良好執政又是另一回事。韓國瑜和澤連斯基是否能成為優秀的領導者仍有待觀察,倒是他們面對台灣與烏克蘭對外處境的態度,以及現階段他們具備引領民意走向的能力,才是令人憂心之處。

台灣和烏克蘭都面臨來自外部、明確的國家安全威脅。5年前俄國占領克里米亞半島,暗助東烏克蘭叛軍對抗政府軍,引發烏克蘭危機與國際關注。5年多來,俄國在東烏克蘭東巴斯區域的影響力俱增。當時當選的波羅申科在西方陣營支持下,5年來強力抵擋俄國勢力滲透,與歐盟的免簽證協議、建立了屬於烏克蘭的東正教會(獨立於俄羅斯東正教會),讓烏克蘭擺脫俄羅斯的陰影。

在選戰過程中,波羅申科高舉民族主義,以「軍隊、語言、信仰」為口號,訴諸俄羅斯的侵略威脅,警告選民「喜劇演員無法對抗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他也重申5年前上任時的政見,承諾推動烏克蘭加入歐盟(EU)與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

哲連斯基則是來自東部城市克莉福洛(Kryvyi Rih),俄語比烏克蘭語還要流利,對波洛申科的「離俄」政策持反對意見,也因此引來「親俄」指控,更傳出他的私人企業背後有俄資介入。面對質疑,哲連斯基則強調將維持烏克蘭現行的「親西方」路線,更表示當選後的首要優先事項就是與俄羅斯談判,終結烏克蘭的東部戰事。外界認為澤連斯基的對俄政策較有彈性,但也擔心外交「菜鳥」的他,很難面對老謀深算的普亭。

同樣地,有志更上一層樓的韓國瑜,面對複雜的兩岸情勢,一開始說出兩岸關係是「你儂我儂、指腹為婚」,也重申「九二共識」是維繫兩岸關係的定海神針。但他忽略的是時空環境的轉變,包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年初「告台灣同胞書周年」的談話,已經明確定調「九二共識」只有北京的「一中原則」,沒有「各自表述」空間。

韓國瑜隨後訪問香港、澳門時,更踏進北京中聯辦,形同為「一國兩制」背書,引來美國質疑。此舉造成韓國瑜4月訪美時,在美東的哈佛大學和美西的史丹佛大學都遭遇智庫學者的質問。他大打太極拳,在敏感議題上完全推給中央政府。問題是他有心挑戰台灣總統大位,迄今對於兩岸關係的表態,猶如澤連斯基一樣,令人充滿問號與風險。

這兩位搭著「反建制」的民意旋風、又高舉「人民公僕」旗幟攀上政治枝頭的政治人物,尚未通過執政的成功測試,又在敏感的國家安全議題上,態度模糊、令人擔憂。這恐怕才是兩國人民在政治激情之餘,應當冷靜反思之處。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