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習皇為何特別青睞韓三跪?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0045-08-20T07:53:49Z
高雄市長韓國瑜22日晚間與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右)會面。   圖:翻攝中聯辦網頁。
高雄市長韓國瑜22日晚間與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右)會面。   圖:翻攝中聯辦網頁。

2018年1124大選前,很多鄉民不解,以前連爺爺、宋神掌、馬娘到砂石倫選總統時,中X電視台也沒這麼噁心,完全無視新聞倫理,所有國內外其他新聞都不播,卻成了「禿男不間斷中X新聞」的宗教台,本魯只簡單回應:「造神助選」

但是有些鄉民又問了,大選過後,那個中X電視台吹捧的神禿,也如願高票當選了,為何到了小吃店,一面吃東西仍要一面看「禿男不間斷中X新聞」?本魯還是簡單回應:「誰說選完了?人家要選的是特首。」

2019年3月24日《新頭殼》報導〈韓國瑜拜會港澳中聯辦惹議〉:

「高雄市長韓國瑜22日至28日出訪香港、澳門和中國深圳、廈門,首日訪港就與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與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見面。昨晚抵達澳門,也與澳門特首崔世安和澳門中聯辦主任傅自應會面。

對此,陸委會昨天知悉後立即向韓喊話,指事前並未得知造訪中聯辦行程且未公開會面,呼籲高雄市政府儘早對外公開說明,以釋外界疑慮。……」

高級外省人為何不敢進中聯辦?

「中聯辦」是「中國中央人民政府駐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的簡稱,按中國的政治體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國務院)在香港(澳門)特別行政區的代表機構,與中共中央香港(澳門)工作委員會,可說是「一個機構,兩塊牌子」。

瓜田不納履,李下不正冠。全世界都知道,中聯辦就是中國駐香港(澳門)的地下總督,北京來的欽差大臣。因此歷史上訪問過香港的台灣政客,尤其是首長,即使是舔中到了噁心的馬娘,也都還憂讒畏譏,訪港時不敢涉足(或無緣受邀)「中聯辦」這敏感之處。

但韓三跪不像藍營那些矯揉做作、又要當婊子,又捨不得貞節牌坊的高級外省人,於是一馬當先,神勇過人。一副飆車族的頭頭樣,完全視紅燈為綠燈,不甩陸委會警告,更不理國民黨中央,帶頭呼應習皇,扯了國民黨披著多年的「一中各表」那塊遮羞布。

是這神禿宿醉未醒,所以「暴衝」港澳兩地的中聯辦嗎?不可能,這傢伙與柯痞一樣,對誰都會說錯話,在哪裡也都要隨性做自己。然而只要一遇到中國,那怕對方是個芝麻綠豆官,立刻改為正襟危坐,板凳瞬間空出三分之二,絕不敢像平日那樣「坐好坐滿」,一開口就滿滿嘴跑火車的。

韓三跪也是戒嚴時代的「匪情專家」,受教於瞎掰「一中各表」卻被習皇打臉的小蘇子門下。別看這傢伙整天像個醉彌勒,每次一開口就是要跟柯痞搶新聞頭條,那只是政治小丑的即興表演。但一遇上天朝大事(天朝也從來就沒小事,任何事都是大事),這酒空立刻變得一點也不迷糊,腦筋清楚得很。

習皇上的耐心沒了,40年前的「告台灣同胞書」成了歷史文件,新的御飭一下,國民黨高舉的遮羞布「一中各表」也就被撕爛了。如今的共產黨變了,國民黨也因此要變了,高級外省人掌權的「假仙時代」,當然也就一去不返了。

砂石倫為何要傷口上撒鹽?

還沒進到天子腳下,韓三跪剛抵達港澳兩島,就不再遵從國民黨的傳統戲路。一跪香港中聯辦,二跪澳門中聯辦,這樣的夜奔敵營,不對,是要洗刷「韓流發威,韓國瑜統一中國 取代習近平」的不實傳言。反正「密會中聯辦」在台灣島內島外,確實都引發了震撼。

2019年3月24日《新頭殼》報導〈韓國瑜密會中聯辦 跨黨派議員:共產黨參選台灣總統的代理人〉:

「高雄市長韓國瑜相繼拜訪香港與澳門中聯辦惹議,跨黨派議員組成的『台派抵加』今(24)天上午集結於立法院召開記者會,齊聲要求韓國瑜盡速公開與中聯辦密會過程,質疑『難道國民黨上演多套劇本,力拱心中的神,直奔共產黨參選台灣總統的代理人?』……」

2019年3月24日《新頭殼》也報導〈韓國瑜密會中聯會官員 香港成報:變相默認「一國兩制」〉:

「高雄市長韓國瑜的大陸及港澳行,會面了香港中聯會官員,引起各界議論。港媒《成報》報導,韓國瑜參訪中聯會,不但中聯會主任王志文及傅自應親自接見,這更是成為史上首位私下拜會中共機構的台灣地方首長。報導也指出,韓國瑜大喇喇地走進中聯會大樓走進,變相是默認『一國兩制』,備受側目。……」

就在海內外都有質疑聲時,國民黨內目前總統初選已宣布要登記者中,民調暫居首位的砂石倫,明褒暗貶的在韓三跪背後插了一刀。

2019年3月24日《新頭殼》報導〈韓國瑜拜會港澳中聯辦惹議 朱立倫:逢中必反「太不必了」〉:

「……而表態參選總統的前新北市長朱立倫上午出席告別式前受訪表示,他去香港也見過香港特首,但他覺得『太大驚小怪』,與中國官員見面『很正常』,不管在香港與大陸,韓市長接著要到深圳廈門,一定會會面很多中共官員,不必大驚小怪,逢中必反,看到中共官員就有特別,太不必了。……」

砂石倫表面上用「逢中必反太不必了」在替韓三跪解套,實際上卻狠狠在背後插了一刀。因為會見中國官員,當然「很平常」,連馬朱這三位黨主席都拜見過習近平,因此到香港見特首更沒什麼。可是去港澳中聯辦,韓三跪應該就是首創了吧?

藍營政客要跟韓三跪學一學啊!

砂石倫對韓三跪刺了第一刀,緊接著馬娘也必躍躍欲「刺」。見中國官員當然不是重點,在哪裡見面才是關鍵。2015年馬娘面對的逼宮危機,就跟今日蔡英九差不多,習皇出手相救,習馬會是在新加坡。地點不重要嗎?馬知道,朱知道,韓當然也知道。

國民黨要對支持者洗腦的92共識,就是那塊遮羞布「一中各表」,不斷營造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是共同存在的,這一點中國永遠不可能接受,能接受兩岸問題不就完全解決了?這一點中國知道,台灣知道,美國當然也知道。

退而求其次,國民黨內掌權的那些高級外省人,就是要洗腦支持者,營造國民黨與共產黨有可能是共同存在且「平等」的。連爺爺與砂石倫以黨主席身分去見北京覲見習皇,馬娘則是在新加坡覲見習皇,如此一來,馬娘在黨內就得到了空前未有的加持。

但是習馬會結果,依然是蔡英九在隔年高票當選。習皇已經看破,國民黨裡的馬與朱這些高級外省人,只是用習的恩寵來逐鹿黨內大權,但對統一大業根本是生雞蛋無,放雞屎有。至於吳與王這些本地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從頭到尾就不可能列入習皇的寵幸名單內。所以今年起習皇火大了,直接頒賜最新版的「告台灣同胞書」,打臉「一中各表」。

韓三跪不是國民黨內傳統宮廷派,那種高級外省人想營造的習皇接待層級越高,在黨內地位就越高的時代過去了。如今韓三跪完全將國民黨的虛偽「朝儀」都踢開,直接「接軌」北京朝儀,不覲見習皇,甚至不先去北京國台辦,只在香港、澳門與廈門這些天朝的邊陲,一跪香港中聯辦,二跪澳門中聯辦,再來若三跪廈門市台辦,那麼未來國民黨覲見習皇的「新朝儀典範」就樹立了。

韓三跪真的跟那些高級外省人不同,他了解「先來後到」的排序階梯,所以按部就班,不敢插隊爭先,力挺天朝學長制,這樣自香港、澳門到廈門,一路跪拜這些「辦」,難怪深得習皇青睞,「禿男不間斷中X新聞」。

別怪習皇偏心,先冷馬朱,又棄吳王;這種「未諳姑食性,先遣小姑嘗」的北京朝儀,嚮往統一的政客們,真的要跟韓三跪學一學啊!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