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苓細數「華航六惡」 指「民營化」是唯一出路

新頭殼newtalk | 黃子暘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作家苦苓對華航事件發表看法。   圖:翻攝苦苓臉書
作家苦苓對華航事件發表看法。   圖:翻攝苦苓臉書

華航機師罷工進入第七天;反罷工的作家苦苓再發長文一篇,點出「華航的六大可惡」,強調要救華航,唯有轉向「純民營」一條路。對此,支持罷工的網友仍不買帳,留言諷「苦苓當個兩性作家,自己的兩性關係都搞不好了,就別撈過界假裝自己是飛行還是勞資專家了吧」。

苦苓在臉書連兩日發表文字討論華航罷工事件,第一天比較華航及長榮的機師待遇,強調「為什麼條件差的長榮不罷工,條件好的華航卻要罷工,而且得寸進尺、咄咄逼人,就是因為他們吃定了華航有官股」,「大家認為是國營企業,所以被罷工影響到的人、包括社會大眾,都會從駡華航到罵交通部到罵政府,政府會受不了而逼華航讓步」。文末,苦苓還強調「所以我還是堅持:華航機師罷工是站不住腳的,如果你了解了這些,相信你也會同意我。但我反對罷工,並不表示我就支持華航,事實上華航也有很多可惡的地方」。

苦苓的第二篇文字依舊是長篇大論,強調,「這兩三天來,我因為反對機師罷工,似乎變成了華航的發言人」,他更強調「任何長榮機師的個案,都不足以否定長榮機師飛航條件不如華航這個事實」,「要不然,為什麼從長榮跳槽到華航的機師頗多,從華航去長榮的機師卻極少呢?」。苦苓表示,「今天的重點是要講華航的可惡。但是華航不對、並不表示機師罷工就是對的」。

他細數華航六大可惡,其一為「上次空服員罷工,公司所答應的七項條件,還有三到四項根本沒有做到」,因若承諾照辦,「每年還要多花一億兩千萬,公司受不了」,「但是承諾就是承諾,沒有做到就是背信,應予嚴厲譴責」。其二,「華航對發動罷工的空服員秋後算帳,對其中不少工會幹部及會員提出告訴」,苦苓強調,「雖然目前都沒有成立,但畢竟讓這些空服員官司纏身、心生恐慌、不堪其擾,這是非常惡劣的行為」。苦苓分析,或許是基於寒蟬效應,空服員工會沒有就此訴諸輿論,「但至少應該讓大家知道:公司不但不守信用,而且還在欺負你們」。

其三,「華航在增加了機師和空服員的外站津貼之後,卻把他們休息的飯店換到較偏遠的地方(相信房價也比較低),不但增加車程,甚至連吃飯也不方便」。苦苓表示,「當然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對勞資關係絕對是負面的影響」。

其四,「管理階層班表亂排,......始終不肯設法處理」。「為什麼長榮的飛航條件較差,機組員卻不覺得那麼辛苦,就是他們的航班安排較為合理、人性化,華航在這方面的無能,也應該予以譴責」,「所以第三次公開協商,針對紅眼航班雙方討論是否加人,這才是就事論事的正確方法,而不是一味地要求通通達到最高標準」。

其五,「華航在第一次談判的前兩小時,居然都在要求解除與機師的僱傭關係」,苦苓強調,「這是完全違反勞工基本權益的,而且機師在國外,如果真的被解雇了無法列入組員名單,那是連台灣都回不了的!」,他批「華航未免太心狠手辣了」,「還好桃園市勞工局謹守法令,並沒有讓他得逞」。其六,「華航的經營績效非常之差,比起長榮來遠遠不及」,「這個可不能賴給機師或空服員,完全是上面管理階層的失職」。

苦苓做出總結,要救華航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官股完全退出、成為一家純民營的公司,那就不用替政府背黑鍋,買沒有用的飛機(例如A340)、飛沒有人搭的航班(例如安大略),也不會有那麼多的官派董事,不會有那麼多酬庸的外行來領導內行」。他強調,「讓華航成為一家實實在在、將本求利、為民服務的民營公司,就再也不會有這些紛紛擾擾」,「希望華航能讓就讓,工會見好就收,協商圓滿完成,罷工早日結束」。

苦苓臉書連兩日發表文字討論華航罷工事件。
   圖:翻攝自苦苓臉書
苦苓臉書連兩日發表文字討論華航罷工事件。    圖:翻攝自苦苓臉書
苦苓臉書連兩日發表文字討論華航罷工事件。
   圖:翻攝自苦苓臉書
苦苓臉書連兩日發表文字討論華航罷工事件。    圖:翻攝自苦苓臉書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