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淑慧觀點》厲害了韓導!凹凸鏡下的高雄負債

新頭殼newtalk 文/張淑慧
1970-01-01T00:00:00Z
高雄市財政局長李樑堅,於義守大學副校長任內經常接受中評社專訪,與高雄市長韓國瑜的政治立場非常契合。   翻攝自中評社網頁
高雄市財政局長李樑堅,於義守大學副校長任內經常接受中評社專訪,與高雄市長韓國瑜的政治立場非常契合。   翻攝自中評社網頁
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之初,原任義守大學副校長的李樑堅,曾是在地媒體記者第一個「報派」的新聞局長人選,結果是出任財政局長。在韓國瑜的市議會初體驗,備受各界關注的高雄負債,李樑堅果然不負高雄在地記者的「重望」,口頭版的隱藏負債,大大搶過書面版「施政報告」的風頭,不僅成為各大媒體爭相報導的新聞標題,同時也是當天所有親韓政論節目的練功沙包。

高雄負債究竟多少?新任市長韓國瑜向市議會進行的「施政報告」,書面寫著「一年以上債務2379億元,一年內短期債務52億元」(總計2431億元)。但是,到了財政局長李樑堅答詢時,卻變成「絕對超過3100億元」,不只新聞熱報,親韓政論節目更是狂打。

2431億元這個數據,是歷年來財政部網站,以及高雄市政府網站,依「公共債務法」統計的公告定義。然而,即使在選後,親韓媒體與政論節目,仍然繼續不斷抺黑高雄負債3000億。因此,韓國瑜這份「施政報告」怎麼寫,早在出爐前就備受各界關注。

韓國瑜施政報告!首度坦承高雄負債不是3千億

民進黨市議員邱俊憲17日上午拿到這份書面,立即拍照上傳臉書,力挺花媽的支持者也在網路上奔相走告,這段日子以來,所謂「負債3000億」的抹黑謠言,一度被誤以為可以在這份「官方文書」得到澄清與終結。

原來,韓國瑜陣營也早有準備,靠著口頭說明的操作,「曲解」財政部規定的公告定義。亦即,國民黨市議員陳麗娜在18日質詢說,「外界說高雄負債3千億,但市長施政報告內容只有2千多億……」,隨後陸續與李樑堅、韓國瑜一搭一唱。

李樑堅答詢說,數字差異是因為公告債務之外,還有隱藏債務,並且說如果再加上六大基金虧損269億、三大營業基金虧損207億、勞健保欠款190億、退休人員18%利息補貼內款92億等「隱藏債務」,實際負債絕對超過3100億元;還表示高雄在今年底的舉債空間只剩630億元。

韓國瑜當選之初,李樑堅曾經是在地媒體記者第一個「報派」的新聞局長人選,果不其然,在這個備受各界關注的高雄負債,李樑堅的表現不負在地記者「報派」的專長,口頭隱藏版的負債數據,大大搶過正式「施政報告」的風頭,不僅成為各大媒體爭相報導的新聞標題,同時也是當天所有親韓政論節目的練功沙包。

隱藏債務?李樑堅扭曲「自償性債務」

李樑堅一句「隱藏債務」,乍聽之下,確實輕輕鬆鬆就坐實並「加重」陳菊的負債3千億,不僅沉冤沒有昭雪,甚至雪上加霜,變成李樑堅嘴裡的「絕對超過3100億」。但是,乍聽乍看是一回事,仔細探究實質內容,又成了另外一回事。尤其令人擔憂的是李樑堅的「財政專業水準」,因為他顯然沒有搞清楚「自償性債務」並不是虧損。

所謂六大基金包括:高坪特定區開發計畫、住宅基金、公教補助住宅基金、大眾捷運土地開發基金、產業園區開發管理基金、市有財產開發基金。顧名思義,最簡單的概念,類似建設公司要蓋大規模社區住宅或商辦大樓,銀行之所以同意並且樂意提供貸款甚至聯貸,是因為借款成立的條件,早已清楚可預測並且可樂觀的還款目標。

財政部網站與包括高雄市政府在內的六都與各地方政府網站,以及歷來媒體報導統計的債務數據,指的是依據公共債務法的「非自償性債務」,至於「自償性債務」雖然也要依法公告,但「不會也不能」計入地方債務的數據,這是台灣各地方政府一致的標準。

其次,李樑堅提到的「三個營業基金」,其實只有兩個,即輪船公司營業基金、動產質借所營業基金。「營業基金」,顧名思義,本質上有收入與自償性,而且,目前這兩個營業基金,就像房貸已經繳到最後,即將清償一樣,截至去年底分別只剩6億與1億的債務。

第三個「公車處清理基金」的200億,並不是營業基金,而是因應高雄市公車處的民營化,必須先提列的「清理基金」。這是因為時間順序上,員工退休、資譴與安置等作業必須先進行,需要巨額經費,但是,公車處擁有包括土地、建物與設備的「資產」並沒有消失,只是等待後續處分。因此,也不應簡化為「虧損」。

勞健保債務?馬市長欠的馬總統還,花媽歹命乖乖還

為什麼韓國瑜「施政報告」也不能違反財政部定義的公告數據,到了李樑堅口中,可以曲解出另一套說法?更遑論,高雄市政府早已多次提供統計資料,充分澄清陳菊2006年上任,即承接1198億的負債,2010年縣市合併又承接原高雄縣的負債。事實上,總計陳菊12年任內,舉債1037億,還債1208億,還的比借的還多。

尤其,李樑堅說過去市府沒有公告的隱藏負債,還包括「勞健保190億元」,以及「教育退休人員優惠存款差額利息(18趴)92億元」,但是這些本來就不在「公共債務法」的舉債數據,更不能算是陳菊造成的負債?這不僅違反財政部的舉債定義,也嚴重違反社會對「舉債」的常識認知。

積欠勞健保,在台北、高雄同樣爭議多年,待遇命運卻大不同。「馬市長」頑固抗繳的勞健保,最後靠的是「馬總統」修法獨厚台北市由中央政府墊還;但高雄市長陳菊卻必須認命,乖乖逐年還款,任內總計還了518億。

退休教師18%利息補貼更是一筆爛帳。1980年代末,李登輝主政之後到90年代初期,許多資深教師曾經為了申請退休被拒絕而群起抗議,當時還經常成為媒體報導焦點。歸根究底,出在省政府、省議會仍在,政府層級疊床架屋的年代,選舉非常頻繁,國民黨為了拉攏軍公教,不斷訂出優渥的退休給付。

但是,教師的退休給付是地方政府買單,因而造成地方財政的沈重負擔,在無法支應所需預算之下,乾脆拒絕教師的退休申請。當年面對教師的群起抗議,國民黨的解決之道,是將原本應該由地方政府提撥的18%利息補貼,改為指示台灣銀行先暫時墊付,於是變成地方政府積欠台灣銀行的「債務」。累積到2006年陳菊接任高雄市長時,這筆18趴欠款已經累積至56億元,2010年縣市合併時更增加到92億。

18趴補貼!國民黨不義政策竟變成陳菊造成的負債?

不斷累積的18%利息補貼欠款,當然成為非常沈重的負擔,李樑堅口中的92億元,前高雄市長的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有份,前高雄縣長楊秋興也有份,反而跟陳菊比較沒有關係。因為陳菊上任後,為了積極面對18%所造成的問題,與台銀協商達成協議,暫時擱置「舊債」但不能再產生「新債」。

換句話說,就是暫時攔置屬於歷史遺留的「舊債」92億元,改以編列92億負債產生的利息給台銀。但是新申請退休的公教人員,市府必須編列相應足額的18%利息補貼給台灣銀行。儘管如此,高雄市政府每年對此必須編列的預算,也不是小數字。

例如,高雄去年度預算書編列的18%利息補貼,就高達47億元。今(2019)年度,也就是選舉前已經編列,但韓國瑜拒絕重新編列,原封不動送進市議會審議的「預算書」裡,則因年金改革於去年7月上路,今年減編為35億元。值得慶幸的是,可望在兩年後,2021年度歸零,不必再編列這項預算。

目前全台灣退休軍公教,在台銀的18%「優惠存款」超過4500億元,過去每年利息補貼都超過810億。如果沒有年金改革,高雄市政府除了舊債92億元,還必須年年編列約47億元。超級詭異的是,強力反對年金改革的韓國瑜團隊,竟在市議會答詢時,將18%欠款曲解也是陳菊造成的負債。

在此只能說,不愧是在義守大學副校長任內,就經常接受中評社專訪的李樑堅,政治鬥爭100分,但財政專業能有幾分呢?

高雄市長韓國瑜首次向市議會「施政報告」,如何呈現高雄負債數據,立刻成為各界關注焦點。   翻攝自高雄市議會民進黨議員邱俊憲臉書
高雄市長韓國瑜首次向市議會「施政報告」,如何呈現高雄負債數據,立刻成為各界關注焦點。   翻攝自高雄市議會民進黨議員邱俊憲臉書
截至2018年底止的高雄市債務狀況表   高雄市政府
截至2018年底止的高雄市債務狀況表   高雄市政府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