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SC校園聯賽》小組第一出線!靜宜聖徒羊要在本屆發光發熱
新頭殼newtalk | 綜合報導
靜宜聖徒羊在小組賽打出十二勝二敗成績。   圖:陳耀宗/攝
靜宜聖徒羊在小組賽打出十二勝二敗成績。   圖:陳耀宗/攝

第二屆LSC《英雄聯盟》校園聯賽大專院校組已經在去年底結束所有小組賽程,連兩屆都有參賽的靜宜大學校隊「靜宜聖徒羊」以十二勝二敗成績登頂小組賽龍頭,將挺進下一階段的例行賽事。繼採訪十信高中「幼華戰龍」後,小編跋山涉水來到台中沙鹿區的靜宜大學,與「靜宜聖徒羊」選手聊聊隊伍近況。

  • 上路樊兆軒(遊戲ID:PUSGAkari):寰宇管理系二年級,擅長英雄賽恩、賈克斯,牌位鑽一。「高中時期就想打比賽,大學看到有機會就詢問後加入了」
  • 打野田旭峰(遊戲ID:PUSGBS):資傳系四年級,擅長英雄李星、卡蜜兒、塔莉雅,牌位菁英。「我從國三就很喜歡打這個遊戲,高中時期就有打一些小比賽,大學不知道為何一直沒有電競隊成立,到大三的時候才有,就想說打打看就來了」
  • 中路王森億(遊戲ID:PUSGT1da):社工系四年級,擅長英雄卡薩丁、加里歐、卡莎碧雅,牌位鑽二。「有一群朋友可以一起努力奮鬥我覺得很棒」
  • 下路ADC梁韋珽(遊戲ID:PUSGAngel):食品營養組三年級,擅長英雄凱莎、汎、路西恩,牌位宗師。「我滿喜歡這款遊戲,想說跟大家一起打打遊戲,看能否打出名氣」
  • 輔助楊智云(遊戲ID:PUSGJIUN):韓國留學生,國際企業四年級,擅長英雄亞歷斯塔與全部英雄。牌位S3韓服菁英800分,現為台服鑽一。「以前網咖打韓服的時候,前任後勤在後面看我玩,覺得我玩得不錯就問要不要進來校隊」
  • 主要替補童麟傑(遊戲ID:PUSGKurumi):資傳三年級,主要替補輔助,擅長英雄銳空、瑟雷西,牌位鑽三。「高中有打過一些比賽,大學就想說跟著打看看,也是透過選拔賽加入校隊」

Q:教練自我介紹:名字、經歷、為什麼會擔任校隊教練。

教練暨領隊隋勝安:我是日文系三年級,前年原本是想來打《鬥陣特攻》比賽,但我進來隊伍後比賽就沒了,後來LSC校園聯賽開始舉辦,我覺得每個成員那時候都很猛啊,就想說來當他們後勤,順便學點東西,就一路做到現在。

教練暨領隊隋勝安。
教練暨領隊隋勝安。

教練林柏比:我資料科學系四年級,當初我是以選手身分參賽,但打著打著覺得自己不太行,第一季中途就退出了。那時候覺得自己打不好之外,跟隊伍的後勤也有摩擦,後來前任後勤退隊後,上面的人就請我回來接後勤職,認為我可以試著擔任後勤,一開始覺得自己可能會帶不好,畢竟沒有經驗,但最後在校方拜託下還是回來,目前擔任後勤約一年時間。

教練林柏比。
教練林柏比。

Q:請教練說明一下目前選手在學業以及比賽準備的時間分配是?

隋勝安:我們訓練室是與別人共用,無法每天都齊聚團練,這學期是固定每週練習三天,六日自主練習,大概一週會約兩天團戰,每日一至二隊,對象包括ECS隊伍;課業部份因為我們幾乎都是不同系,無法互相幫忙,各自讀各自的。

靜宜聖徒羊的訓練室得與他人共用。
靜宜聖徒羊的訓練室得與他人共用。

Q:靜宜聖徒羊在本屆LSC小組賽成績裡有兩場敗績,可以分享一下是輸給哪兩隊,為什麼會輸這兩場嗎?

隋勝安:兩場是輸給中州科大與僑光科大。

林柏比:對中州科大那一天我們選了中前期陣容、對方則是中後期,我們前面打不好,前六等沒做到事,但六到十二等拿到大量優勢,隊友有點玩開,送了兩波優勢。對面是中後期陣容,送給他們優勢後會越來越難翻盤,最後就輸了,第二場是士氣不好,沿著上一場的氣勢送下去,被直落二。

隋勝安:僑光科大那場我記得是被讓一追二,他們被追平比數後可能是士氣不佳吧!就被順勢帶走。輸這兩場都是在比賽的後半段,也就是第二輪剛考完期中考的時候,因為我們必須要兼顧課業,所以有放他們假回去準備考試,結果有些人就跟著鬆懈下來,可能也跟賽季結算也有點關係。總結就是鬆懈了吧,也算是我督導不周吧......。

Q:選手對於 12-2 的成績是否滿意呢?

樊兆軒:我算中途加入,原本隊伍成績就算滿好的,這學期會遇到的隊伍比起上一季大專校院、高中職不分組的時候再弱一點,我覺得第一名還是可以的,也不是靠運氣才得到的第一。

上路選手樊兆軒。
上路選手樊兆軒。

田旭峰:我覺得那兩敗不該輸的,大概是沒手感以及疏於練習,對不起是我太爛了(笑),我覺得內容可以再打得更好些,終歸咎於那兩敗真的是輕敵加上約團次數約太少。

王森億:成績還算不錯了,畢竟第一名嘛也不能說差啦!但是那兩敗我也是很努力了啦,還是沒辦法嘛,畢竟大家都是人啊,有些失誤沒辦法嘛,第一名還行,可以更好啦!

梁韋珽:我覺得第一名應該的,但是不該輸那兩敗,感覺大家實力還是有些下滑,還要再練練。

下路ADC梁韋珽。
下路ADC梁韋珽。

楊智云:我覺得不太滿意,我們可以全勝卻輸了兩把(覺得戰犯是誰?)比如說打野(田旭峰)操作只進不出的自殺李星,然後打野去中路幫忙,我覺得不能GANK,但他們說可以(王森億:打野CALL的;田旭峰:好,都是我,我認了);他們兩個去自殺,這個遊戲就會有點不好打,就會輸。

童麟傑:第一名是應該的,但其實我覺得全勝是比較好的,他們會吞兩敗可能是連贏太多場,輕敵鬆懈了。

Q:分享一下第二屆小組賽的征戰心得,並請選手們對於現階段的表現為自己打個分數以及說明原因?

樊兆軒:我覺得給自己7分吧!還是有一些東西不習慣打比賽就會緊張,線上打得比較亂,也很難幫到隊友,覺得自己打得不是很好,雖然最後都贏了,但覺得自己的進步空間還是滿大的。

田旭峰:十分,我超強(眾聲笑翻),沒有啦!大概五、六分吧,我覺得某些決策可以再做更好一點,畢竟打野是大腦嘛,要審慎思考自己的選擇,還有一些觀念,比如偶爾會放空,讓遊戲變得很難打,要再改進。

打野選手田旭峰。
打野選手田旭峰。

王森億:我大概六分吧,在這個隊伍我好像比較屬於躺著的那種類型(笑),風格偏保守,走發育,但現在META好像不太適合發育呢,現在都是從頭打到尾所以不太適應這個版本,應該要多拿一些功能角,感覺自己的進步空間還很大,但也是因為最近要忙著家庭事務,不太能常練。

梁韋珽:大概五分吧!幾個分數留給閃現跟治癒吧!(眾聲:都扣招)進步空間還很大,我有點自私治癒都給自己(笑),還要再練練吧。

楊智云:我的話也是五分,我知道以前的實力跟現在差滿多的,如果能拿回實力的話,LSC已經第一名了,我覺得反應跟以前差不多,但一度因為交女朋友荒廢遊戲,回來就打不回以前菁英高分了(笑)。

輔助選手楊智云是韓國留學生。
輔助選手楊智云是韓國留學生。

童麟傑:五分吧!因為我是替補,正選太強了,覺得自己上不太了場,所以就疏於練習,無法跟進隊友的腳步。

隋勝安:算有及格啦!畢竟還是打到第一名,但是大家從期中考後就各自有事,有點疏忽練習,我還是希望大家可以多多練習啦!隊上氣氛已經比以前好很多,我覺得大家都是往比較好的方式邁進,接下來要打例行賽了,也希望大家多多加油。

選手訓練時側拍。
選手訓練時側拍。

林柏比:我給隊伍五分分數,我覺得他們連贏幾把後,後面開始有些疏於練習,可能是玩別的遊戲或是積分打得比較少,讓自己實力下降(笑),但是我相信大家本質是好的,我還是很看好他們。

Q:小組賽階段,除了自己隊伍之外,教練認為哪一支隊伍最具威脅性?原因是?

隋勝安:中州是把比較強的人換回來,僑光厲害的一點就是資源豐富,他們是電競班,資源足以快速增加選手的實力,這兩間學校是目前在小組賽最有威脅的,如果大家再疏於練習的話…(笑)。

Q:面對接下來的例行賽,你們覺得隊伍整體有沒有仍須要改善的地方?

隋勝安:最首先需要加強的環節就是練習量,我覺得每個人自我要求練習量要再增加,我覺得除了練習量之外還是練習量,大家基礎要再打更好一點。

林柏比:跟我們去年陣容來比,上路有換人,可能磨合上還要加強,打法跟風格也都跟去年不同,都還需要再磨合。

Q:例行賽隊伍名單中,哪一隊是目前最大的假想敵?(包括種子隊伍)

隋勝安:最主要提防的還是遠東科技大學的「遠大鷹」吧!因為我們對於台北城市科技大學「城市蒼鷹」的資訊還不了解,遠大鷹會是我們的首要敵人,因為我們在這小組賽已經大概了解其他五隊對手,選手也都自己說是大意失荊州,未知的敵人都是最恐怖的。

Q:想請問各位選手當初加入靜宜聖徒羊,家長的反應是如何呢?

樊兆軒:我爸媽是希望我只要課業顧好,不太管我的社團活動或是參與比賽,就自己去做好就好。

田旭峰:我只有跟我媽講,因為我爸算是比較傳統的父親,能少惹事就少惹事(笑),我都跟我媽說我要去弄社團的東西,但因為之前有去中國江蘇參加海峽兩岸大學生電競大賽,我媽應該是有點驚訝,覺得「你竟然可以去中國?」大部分時間還是要求我只要能顧好課業就行。

王森億:我好像沒跟我爸講過,我媽的反應是尊重我的選擇,他們就是覺得我課業好就好,畢業後有個好工作就好。

中路選手王森億。
中路選手王森億。

梁韋珽: 我一開始是都沒講,我家人也不知道我電腦玩滿多的,直到後面去中國參加海峽兩岸大學生電競大賽,才有跟家人做首次溝通,我爸比較開明但媽媽比較守舊,所以是跟我爸爸說,我爸是希望看我自己,我媽是叫我回家念書(笑)。

楊智云:我本來以前菁英高分的時候想當職業選手,那時候我想進去但父母說不行,韓國是要父母都同意,那時候未滿十八歲,但上大學後已經滿十八歲,爸媽就說你想當職業選手就先進去,然後要當第一名,就可以繼續走這條路,加油。

童麟傑:我爸媽也是看我自己,比較尊重我的選擇,只要課業好就好。

替補輔助選手童麟傑。
替補輔助選手童麟傑。

Q:各位選手認為作為靜宜聖徒羊一員參與LSC校園聯賽,對自己而言意味著什麼?

樊兆軒:我覺得代表校方也好、代表自己也好,打比賽就是自己年輕時的夢想,你也只有現在能做,現在不做就永遠都沒機會啦!就是打看看嘛,反正也不花你多少時間,以後還是有很多時間可以做別的事,我自己是覺得當選手滿有價值的。

田旭峰:我的想法也算是完成我高中時候的夢想,那時候就很瘋《英雄聯盟》,算是對自己有個交代,至於當選手是否有價值,就等到我打到第一名再說(笑),但我還是覺得這團隊很棒。

田旭峰談作為選手的感想。
田旭峰談作為選手的感想。

王森億:我覺得選手這個身分是一種競技的身分,如果可以打得更好就盡力打得更好,如果這個團隊需要我,我就會在這裡。

梁韋珽:對我來說,選手算是一個滿榮耀的稱呼,當選手其實還不錯,靜宜是所好學校,代表靜宜大學就是要好好打比賽,不要丟了學校的臉。

楊智云:我覺得進來靜宜聖徒羊是一種有家的感覺,可以來這邊交朋友,現在是電競世代,如果校方可以更支持點、資源多一點會更好(笑)。

楊智云認為來到靜宜聖徒羊可以交到許多朋友。
楊智云認為來到靜宜聖徒羊可以交到許多朋友。

童麟傑:我覺得作為靜宜聖徒羊的選手,這不僅是代表校方,也是代表我高中的一個夢想,可以來這裡交朋友,這是一個很棒的家庭(笑)。

Q:去年靜宜聖徒羊在季後賽八強首輪出局,請問今年教練對於該隊的期待或最想證明的地方是?

隋勝安:我當初來到這邊就是想證明這幾個人是真的滿強的,尤其是我當初進來的時候,發現「哇!有個韓服菁英800分,這群人怎麼那麼強」,想辦法讓他們有曝光、可以證明自己的機會,讓全台灣都看到。像有時候看其他隊伍新聞,就覺得他們有機會比其他學校都還強,只是剛好比賽有點掉漆。因為我們畢竟比較辛苦,需要同時扛著學業跟練習的壓力,就是想辦法儘量讓他們把最好的一面表現出來,在這一屆LSC大放異彩。

林柏比:目標一定是冠軍,這沒什麼好講的,因為台北城市科技大學換了一批人,機會可能會再大一點,去年我們最害怕的敵人就是城市科大,但八強很不幸就落敗,但我相信他們是可以贏的。這六個選手實力都是有的,只要他們加緊練習,不要說短時間提升實力,但至少要維持原本一定的標準,我是第一屆選手,也跟在座各位一樣滿懷熱情,希望可以打下屬於我們的獎牌,到了後勤感觸又更大,看著他們成長才會知道自己是多快樂的,我相信這次沒有第一、應該也要有第二。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