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專訪/身經百戰最難的不是環境是人 陳彥博學習圓融
新頭殼newtalk | 文/nownews
陳彥博出席一起去南極講座。   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11.06
陳彥博出席一起去南極講座。   圖/記者葉政勳攝 , 2018.11.06

「總不斷和自己拼命,值得嗎?但心理總是有一股強大的信念,告訴我往前走​。夢想最吸引人之處,不在於你能想像多少,而是你願意做到多少。」–陳彥博。

亞洲極地超馬第一人陳彥博這次將擔任橘子關懷基金會所策畫的「前進南極點」冒險計畫的核心人物。目標在零下50度、風速每秒50公尺的極限環境中,以越野滑雪方式行進660公⾥、耗時30天抵達南極點。

▲大夢青年林語萱(左起)、極地超級馬拉松運動員陳彥博、創辦人劉柏園、藝人宥勝、大夢青年吳昇儒等人出席記者會。(圖/記者葉政勳攝, 2018.11.6)

南極團的訓練菜單,每周3次拖輪胎訓練、周四練跑,去了能高越嶺測試有無高山反應,攻雪山、武嶺,一天走8到13小時,像是無盡頭般走到崩潰,不停提高訓練強度,倚賴的前進方式越野滑雪則在4月去了冰島練習。

但陳彥博認為,這次南極長征,需要的不只是體力,更需要強大的心理素質,面對最艱困的環境及人際相處。

「每天起床怎麼又是你。」陳彥博表示,30天每天24小時和同一批人相處在一起,不論發生什麼爭執,都沒辦法臨時喊卡說不玩了,每個人都要融入在團隊中。

身經百戰的陳彥博坦言這是他至今最難的課題,不過他仍努力學習「圓融」希望能帶領團隊一同克服環境考驗,在一片雪白世界中,可能出現幻覺、害怕、恐懼,他說,「我負責當團隊中的開心果,把大家從虛幻的心情中抽離出來。」

劉柏園將與陳彥博帶領吳昇儒、宥勝、林語萱挑戰南極。(橘子關懷基金會提供)

從馬丘比丘得來的守護水晶、恩師的合照、愛狗的骨灰做成的御守和隨身記錄心情的小本子,每次出國征戰的幸運物也因為南極特殊環境,陳彥博必須做些取捨,「水晶會結冰凍傷不能帶,筆可能也要準備耐凍的。」

▲陳彥博(圖/記者陳明安攝)

陳彥博說,「自己很喜歡狗,每次回來都會把握時間到到河濱公園6號水門,看看流浪狗,放鬆心情。」跑過世界7大洲、8大站極地超馬賽「超人」也柔情的一面。

「每次出發前一刻都會去洗澡,把自己洗得乾乾淨淨,用全新的自己迎接全新的挑戰。」陳彥博用自己的方式出發。亞洲首支南極點遠征隊,已經踏上「做大夢」的旅程了。

南極長征隊左起導演楊力州、橘子關懷基金會創始人劉柏園、大夢青年林語萱、吳昇儒、藝人宥勝、超馬好手陳彥博、攝影師林皓申。(圖/陳明安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