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智淵觀點》全球挑戰艱困動亂的2019年

新頭殼newtalk 文/邱智淵
1970-01-01T00:00:00Z
美中建交近40年,有合作也有競爭,如今兩國意識型態衝撞,逐漸走向對立。圖為2017年美國總統川普(左2)夫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2)夫婦參觀北京故宮。(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美中建交近40年,有合作也有競爭,如今兩國意識型態衝撞,逐漸走向對立。圖為2017年美國總統川普(左2)夫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2)夫婦參觀北京故宮。(檔案照片/中新社提供)   

結束了炙熱高溫,天氣變幻無常的2018年,全球即將邁入2019年的新年。由於2018年年尾遺留了很多的國際重要問題,這就讓新的豬年面臨了許許多多的變數。

在2019年國際間面臨的主要問題有:

美國進入大選年

今年又是美國總統的大選年,美國總統川普即將爭取連任。2018年的期中選舉共和黨算小輸,眾議院的主導權被民主黨拿走,若干重要的州州長被民主黨拿去,都使得川普必須上緊發條來應付這一年來自民主黨的挑戰。

總統與國會的爭執就表現在雙方對於美墨圍牆興建的意見爭辯上,聯邦預算未過也造成了美國政府機構的停擺,如果不能及時讓政府「開機」,對於美國政府的運作與威信會造成影響。

川普在過去爆發的相關醜聞有愈演愈烈之勢,尤其是通俄們案件,司法單位順藤摸瓜已有直搗川普本人之勢,這都會成為今年美國的主要變數。

 

中美爭霸戰

2018年,美國花了一整年修理中國的經貿,的確讓中國的經濟貿易出現了損傷,經濟成長也慢下來了,許多在經貿與科技上的「狼性」也暫時低調了多,甚至隱藏了起來,過往高倡的的中國製造2025年不再被刻意強調,但是貿易戰傷及的是兩方以及周邊依附這兩國市場生存的中小國家,使得2019的全球經濟顯然陷入了緊張與無奈中。

美國為了避免中國掌控世界科技運作規則,施出重手扣緊5G重鎮華為公司的高級主管,這樣的動作就在避免中國真正崛起,進而與美國爭霸。配合著雙方將在過完年後再次進行經貿談判,雙方的合作或破裂將深深影響2019年全球的景氣。

中美雙方雖然在經貿上鬥爭,在軍事上仍將維持耀武揚威,鬥而不破的局勢,終究兩國一開火造成的傷害是無可比擬的。再說今年是選舉年,衝突會有利於川普選情嗎?值得仔細觀察。

 

中國問題

受到美國的打擊,中國經濟面臨逐次下行狀態,這樣的下行會影響到中國的收入,進而造成內需消費萎縮,金融危機出現以及房地產等等的問題,此外中國過度膨脹的信用貸款以及地方債這兩個嚴重的問題會否在2019年爆開,這是中國必須穩穩掌控的金融危機。

「一帶一路」大戰略受到美國的擠壓,中國勢必要重新調整步伐,尤其美國際但中國的後勢,一直要把中國趕出WTO中,中國是開發中國家身分的動作,都要影響的亞投行(AIIB)與一代一路的布局。

 

英國脫歐問題

在歐洲最重要的還是英國脫歐議題。如果能順利脫歐,英歐之間都還要三年來互相磋商折衝才能順利達成,目前反而是英國內部對於脫歐與否又在反反覆覆,如果英國國會最後無法通過脫歐方案,英國將面臨政府垮台重選的危機,那麼脫歐案會把英國經濟拖累是可以預見的了。

 

歐盟整合問題

歐盟因為移民與難民問題顯露破綻,區域整合的裂痕出現。德國總理梅克爾因為移難民問題,執政權受挫,將交出執政棒子,讓過往挺歐洲移民政策最力的德國態度轉彎,法國總統馬克宏也因內政處置不佳,為了維持國內穩定,無暇兼顧歐洲整體事務,義大利、奧地利以若干受移民影響的國家極右派紛紛掌權,要嘛,改變歐洲總體政策,或者退盟以對都有可能發生,這都讓歐整的整合出現裂痕。

 

中東紛亂問題

美國宣布要從敘利亞、伊拉克與阿富汗等地逐步撤軍,撤得了嗎?美國撤軍後,將由俄羅斯填補美國留下的權力真空,俄羅斯又與區域強權伊朗和敘利亞結為同盟,這讓沙烏地阿拉伯、以色列與掌控黑海進出權的土耳其面臨威脅,這是美國可能坐視中東油源被他人操控的嗎?

再說,ISIS的根源未除,又再加上庫德族獨立運動這兩個內部的民族衝突問題,如果美國真撤軍了,會否讓動亂再次壯大,已銷聲匿跡近一年的恐攻事件再度揚起?這可是個不能恣意而為的問題呢。

 

溫室效應的發展問題

2018年酷熱高溫的夏天造成了人們的痛苦,2019年的氣候還會如此酷熱難耐嗎?還是會有甚麼重大的天災繼續發生,這已成為了這些年來人類最大的生命夢魘。

 

這七大問題串連著其他的刺問題會在2019年困擾著人們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