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對決》專訪新科AIC冠軍J Team 揭總決賽七連勝關鍵

新頭殼newtalk | 陳耀宗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繼SMG後,J Team再為GCS賽區捍衛住AIC冠軍頭銜。   圖:陳耀宗/攝
繼SMG後,J Team再為GCS賽區捍衛住AIC冠軍頭銜。   圖:陳耀宗/攝

《傳說對決》2018 AIC國際賽由GCS賽區第一種子J Team勇奪冠軍,回顧四強賽當天因賽程安排導致體力不濟,被越南第一種子Team Flash(FL)橫掃踢進敗部,但J Team隔日以滿血狀態回歸,先在敗部冠軍戰以直落三橫掃ahq,總決賽再以四比零擊敗FL,奪冠上演王子復仇記。《新頭殼》特地來到位於台北松菸大樓的杰藝文創總部,專訪J Team先發五虎,聊聊這趟AIC奇幻旅程。

Q:首先請各位選手簡單談一下拿下AIC冠軍的感想吧?

Yuzon:非常開心這次能夠拿到AIC冠軍,因為去年是台灣拿下的,今年也不想讓別人拿走,讓那些不看好我們的人說不出話來。

Neil:很開心啊!因為世界冠軍這個東西很難,不是每個人都能得到的,很難得能得到這次世界冠軍。

Star:很開心啊(哈)!很開心可以替台灣再拿下一座世界冠軍,可以讓全世界都知道我們台灣人在電競手遊這一塊其實玩得很不錯。

Benny:達到自己目標的感覺,覺得還不錯,下次目標還是放在AWC。

Winds:就是一種完成夢想的感覺,畢竟只要是當選手的都是以冠軍為目標嘛,就像是完成一個很重大的夢想,很高興在第一年就可以得到這樣的榮耀,很開心啊。

魔龍路選手Winds。
魔龍路選手Winds。

Q:碰觸到獎盃那一刻的心情?

Yuzon:一個字,爽。

Neil:舒服。

Star:很開心。

Benny:平常心。

Winds:滿不敢相信的,我連到飯店都還在懷疑是不是真的,碰到獎盃就覺得很不真實,一切來得太突然了,很不真實。

Q:能夠拿下這座冠軍,對你們每個人來說意味著什麼?

Yuzon:會讓我們在之後的路上走得比較順吧,畢竟我們有這樣的經歷,別人都是看你成績的。

Neil:我還年輕,沒有想到那麼遙遠(笑)。

Star:拿到這個冠軍對你走職業生涯這條路未來一定會有幫助,也可以證明自己。

中路選手Star。
中路選手Star。

Benny:來打電競目標就是冠軍嘛,付出的沒有白費。

Winds:意味著一年下來的努力跟辛苦都沒有白費,一路辛苦走來,大家不看好,從一開始到現在都很辛苦,拿到冠軍就是意味著辛苦沒有白費。

Q:總決賽單日打出七連勝是相當了不起的一件事,特別考慮到前一晚才以三連敗被FL痛毆,這一晚改變了什麼?

Yuzon:前一天賽程對我們來說是不利的,因為Team Flash跟ahq先打,再來是我們跟Alpha Red,打完之後我們又要馬上緊接著跟FL打,等於我們一次打BO10(十戰六勝)。那天我們沒什麼睡覺,因為前一晚的彩排、採訪以及最後檢討,弄到三四點,但我們五點就要集合彩排,變成每個人只有睡一兩小時,其實有點累

J Team AIC小組賽一景。
J Team AIC小組賽一景。

那天又是連續打兩個BO5,第二場其實已經在恍神、無法集中注意力,我們打完那場結束後,本來說要檢討,我們就說不用,直接睡覺吧!每個人都睡飽後再來說,其他就交給教練,教練就負責拿出我們平常團練的勝利方程式,第二天就滿順利的,狀況很好。

Q:評價一下你們在總決賽當天打Team Flash跟ahq的表現?

Yuzon:是我們今年打最好的一次,每個人不講話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進入到那個狀態,可能我只要講我這邊兩個人,中路就會直接來補,說要打哪個點,大家都會直接去卡好位置,大家都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事情,比平常動作還要更快,讓對方沒有辦法去防範。

凱薩路Yuzon。
凱薩路Yuzon。

Q:你們在四強跟總決賽兩次打FL的BP有做出什麼改變嗎?

Yuzon:其實我們只有換輔助,前一天打的是用比較反開型或是營運型英雄,但發現對方不做營運只打架,所以我們把輔助改成前排坦克打正面會比較好打,就做這個改動而已,其他都差不多。

Q:談談你們的對手FL,覺得這是一支什麼樣的隊伍?

Winds:算是比較狂野派,非常注重前期,但是也不知道為何,從越南到泰國的一個半月一直在轉變。他們其實一開始不強,但是不斷在進步,決定好一個勝利方程式打法,隊伍風格就是拚前期,跟泰國隊差不多,加上五個人的個人操作都是非常強悍,所以有資格做出這樣的選擇。他們真的進步超多,就連本來目標是進四強,最後打到總決賽,還打敗ahq,他們真的是進步神速的隊伍。

Q:你們與ahq這批選手可說是從年中AWC就開始對上,中間經過GCS夏季賽和AIC賽事,你覺得現在的J Team跟當初AWC時的你們有什麼差別以及成長?

Yuzon:在AWC的時候,我們狀態其實不好、狀態很差不知道該怎麼打,所以那時候輸是有想過的;GCS夏季決賽時,隊友的狀況都很好,是我狀況不好有點拖累到他們,雖然我的角色有點被Counter(壓制),可是不應該選到這樣,讓我自己那麼難受。我應該有意見就要提了,那時候我狀況不好也讓他們不好打,就沒拿到GCS冠軍,這一點我還滿自責的。所以去AIC的時候我就一直在練,把感覺抓回來,到最後一天我才整個拉回來,甚至比我之前還要強。

J Team在AWC表現不佳,更被以現在ahq選手為主體的韓國隊連續擊敗兩次。
J Team在AWC表現不佳,更被以現在ahq選手為主體的韓國隊連續擊敗兩次。

因為我們隊伍比較傾向於靠另一個邊線打,我這邊(凱薩路)通常都是一個扛兩個,以前的隊伍可以,可能對方技術沒那麼強,但一到世界賽,對手的塔殺都是執行得很完美的時候,我沒辦法頂住可能需要隊友支援,慢慢去討論後,最後一天七場只掉三、四座塔,我們補線非常快,哪邊要被塔殺,不用講什麼他們就會自動來補線,AIC打得很好就贏ahq了

Winds:主要是四強賽狀態流阿,四支隊伍那時候已經是很接近了,AIC其實我們那時候若狀態正常,跟前兩隊打也是五五波,但我們真的狀態太差了,怎麼打都沒自信,總決賽你也看到,其實我們實力真的差不多,我們狀態真的特別好,才能打出七比零

Q:Neil拿下本次大賽MVP,心情經過一週沉澱,有沒有什麼想要分享的?

Neil:我的狀態都是一直很平穩,隊友有時候會比較突出,越突出我就是打得越輕鬆。

Neil以深厚的角色池讓對手難以應付。
Neil以深厚的角色池讓對手難以應付。

Yuzon:主要是他角色都很強,每一支角色都玩得很好,不是每一家打野都可以玩全部角色,有些人可能射手或刺客特別強,但是他什麼都很精通

Winds:其實他世界賽七場拿六支角色出來,如果打野位能拿出六支角色,其他隊伍是難受的,他不知道你要選的體系是什麼,風格可以很多變,包括你跟邊線換線、自己把順位調後面可以做Counter、把順位調前面也可以打出自己的東西。各個隊伍對他的角色池很頭痛,這比較像是他能拿MVP的原因,因為這遊戲打野位太重要,尤其是打野位的Counter Pick,打野位決定遊戲的整體走向,當讓對方沒辦法預測你的角色池,就很難做出反制,絕對是很難受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