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鴻源觀點》跨域族群藩籬的《莉莉瑪蓮》
新頭殼newtalk 文/
七十幾年前的歐洲與北非戰場,《莉莉瑪蓮》是相當流行的愛情歌曲。
七十幾年前的歐洲與北非戰場,《莉莉瑪蓮》是相當流行的愛情歌曲。   圖:翻攝Youtube

聖誕節將至,一年來,世界似乎不太平靜,如烏克蘭與俄羅斯的紛爭、敘利亞與葉門的內戰、緬甸羅興亞人的悲歌、南海中國與各國的衝突、北韓的飛彈危機等。

七十幾年前的歐洲與北非戰場,在聖誕節來臨之前,每天晚上九點五十五分,不管是德國、俄國或英、美、法等國的士官兵,敵我雙方都會不約而同暫時停下手邊的工作和槍桿,把無線電頻道調到德國國防軍廣播電台,靜靜聆聽一首充滿愛情的流行歌曲《莉莉瑪蓮》–

「在兵營雄威的大門前,那裡有一座路燈。
    如果它依然矗立,我們就在燈下再次相會。
    就像從前啊,莉莉瑪蓮,
    就像從前啊,莉莉瑪蓮。

    我們的身影交織如一體,讓每個人見證我們愛的永恆。
    所有的人都將看見,我們相會在那路燈下。
    就像從前啊,莉莉瑪蓮,就像從前啊,莉莉瑪蓮。」

這首歌原本是由一位生於德國漢堡的作家漢斯·萊普(Hans Leip),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被政府徵召入伍去打仗時所寫的一首情詩《一個正在站哨的年輕士兵之歌》(Das Lied eines jungen Soldaten auf der Wacht)。1938年,德國作曲家諾伯特·舒爾策(Norbert Schultze)為這首詩譜上了曲,並定名為《路燈下的少女》(DasMädchen unter derLaterne),不過,後來歌名被改成現在的《莉莉瑪蓮》(LiliMarleen),原因是漢斯·萊普將他第一位女友莉莉與後來女友瑪蓮兩人的名字,詩意地組合了「莉莉瑪蓮」這一個人名。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2rgfkvqiHE)

第一位唱這首歌的人是拉莉.安德森(LaleAndersen),但是當年德國納粹政府的宣傳部長戈貝爾,認為是靡靡之音而加以禁止。被禁後,許多相關人士都被關進集中營,然而在禁止這首歌之前,這首歌已經紅遍歐洲與北非戰場,無論是德國、俄國或英、美、法等國的士官兵,每一位軍人聽到這首歌,都會情不自禁低頭沉思,甚至流下眼淚來,可見其感人肺腑至深。這首當時紅遍歐洲戰場的《莉莉瑪蓮》,其魅力至今依然未減,撫慰世界各國的廣大人心。(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ccvqf897xA)

《莉莉瑪蓮》當時之所以廣受歐洲軍人的喜愛,主要原因是它喚醒了人類愛好和平與情愛的心靈,畢竟沒有人喜歡戰爭與仇恨。戰爭與仇恨僅起自於少數獨裁者的野心,從古至今都是如此。不要說歐洲,中國五千年歷史就是一部戰爭史,每個朝代的創造者都說自己是「弔民伐罪」的「正義」之師,可是每一位起來的人也是獨裁者,剛開始國家或許強盛與繁榮,可是獨裁統治的本質沒變,經過幾代的養尊處優之後,貪汙腐敗叢生,最後總有人帶頭起來革命,造成千萬人頭落地。中國的歷史就是這樣不斷地循環,永無休止,關鍵就是許多人想當皇帝,沒有民主思維。

當初毛與蔣如果有民主素養,現在的中國也應如同許多歐美國家一樣,是自由、民主、富足、愛好和平又講究人權的國家,不必當心有人再革命或搞權力鬥爭,怎會造成千萬人流離失所與獨裁政體呢?難道中國人始終缺乏民主素養嗎?兩百年前的美國,有民主思維的政治家華盛頓,功成弗居,為何中國沒有?1844年一位滿清官員徐繼畬曾說,他憑藉敏銳的目光,看出美國的制度比滿清優越許多,於是明查暗訪寫下了傳世巨著《瀛環志略》,大力誇讚美國的自由與民主,遺憾沒有其他官員認同,否則後來滿清怎麼會發生太平天國事變、甲午戰爭、義和團事件,甚至亡國呢?反觀日本,看了他的書,發起明治維新,成為強國。

同樣在歐洲的戰爭史,每一次戰爭的起因都是前一次戰爭所種下的結果,如一次世界大戰的起因,是歐洲各國因為殖民地與勢力範圍分配不均所引起,而第二次世界大戰是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德國戰敗,被迫簽定不公平的《凡爾賽條約》,有如1900年入侵中國的八國聯軍,逼迫滿清政府簽訂《辛丑條約》,讓戰敗國割地又賠款,搞得民不聊生,以致讓不學無術的野心家希特勒有機可趁,希特勒認為禍首是猶太人,因此造成猶太人史無前例的悲劇,接著出兵鄰國,拿回認為屬於自己的領土與人民,從而點起二戰的火花。

這些參戰國的士官兵,每個人都認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自己是為「正義」與保衛國家而戰,沒有幾位掌權的高官認真檢討造成戰爭的原因,從而採取一勞永逸的解決辦法,都是站在自己的所謂國家利益,盡量讓戰敗國受到屈辱。當受到屈辱的國家與人民,感覺到自己的生存備受威脅,以致民不聊生時,為了生存,只有訴諸戰爭一途,認為世界沒有公理,只有強權,只有競爭,沒有合作。不只是國家與其人民有這樣的反應,自然界其它的動物也是如此,所以十七世紀的荷蘭哲學家斯賓諾莎就說:「萬物都有努力於維護自己存有的本性」。因此各國應相互尊重對方的生存權與生活方式,不應恃強凌弱或冤冤相報,否則戰爭恐將永無止盡。

如果各國元首能了解這個道理,彼此尊重與互助,二十世紀不至於發生兩次世界大戰,人類的歷史也不至於有那麼多戰爭與悲情。所幸二戰後,英、美、法、俄等大國,因為都曾經在歐洲與亞洲戰場被軸心國所擊潰,最後同盟國雖然戰勝,自己也傷痕累累,元氣大傷,認為自己再也不是強國,而是強中自有強中手,被壓迫民族總是會反抗,於是紛紛放棄對世界弱小民族的殖民,尊重他們的選擇,讓他們各自獨立,也因為核彈的恐怖平衡,任何大國都不敢再輕啟戰端,只有一些地區性的零星戰爭。二戰為世人立下最好的教訓,人類應記取歷史教訓,否則未來沒有任何一國是贏家。

曾經演唱《莉莉瑪蓮》這首歌的德裔歌手瑪蓮娜·迪特里希,因為討厭納粹黨,1939年移民到美國。1945年5月,歐戰結束後,她所演唱的版本發行,唱得十分感性,因此風行歐美各國,間接促成聯合國與歐盟的建立。誰說這首歌對世界和平沒有貢獻?只有一些沒有良心的獨裁者與其幕僚,才會害怕這種充滿人性與良心的歌曲,所以希特勒與戈貝爾會禁止這樣的歌曲流行,蔣介石與其新聞局官員也曾查禁文夏的《黃昏的故鄉》與鄧麗君的《何日君再來》等歌曲。蓄意挑撥國與國或民族與民族間仇恨的野心家,應該以希特勒、裕仁天皇、東條英機和慈禧太后為戒。德國、日本和中國的滿清已經學到教訓,其他國家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ehTlvCl_M0)

英國版的《莉莉瑪蓮》有如《魂斷藍橋》(Waterloo Bridge)電影裡的主題曲《友誼地久天長》(Auld Lang
Syne),電影情節與《莉莉瑪蓮》類似,描述一位英國軍官羅伊與芭雷舞孃瑪拉的愛情故事,男主角是羅勃泰勒,女主角是費雯麗。羅伊與瑪拉在一次倫敦被德軍空襲中認識,後來羅伊從軍,瑪拉從報導中獲知,羅伊可能已戰死沙場,瑪拉傷心之餘,自暴自棄,淪為風塵女郎。沒想到羅伊沒死,回國後在車站看到瑪拉打扮得花枝招展,到處向返國軍人拋媚眼,羅伊不明究裡,很興奮的走向前與其相會。瑪拉覺得自己已是殘花敗柳,配不上羅伊,有天晚上失魂落魄走在滑鐵盧橋上,主動撞車自殺身亡。多年後,羅伊手握瑪拉送給他的定情吉祥物,獨自在滑鐵盧橋上黯然神傷。《莉莉瑪蓮》是首偉大的愛情歌曲,《魂斷藍橋》則是部偉大的愛情電影,兩者跨越族群間的藩籬,深深感動人心,永垂不朽。(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sSkuNhLqg0)

台灣版的《莉莉瑪蓮》有如鄧麗君的《何日君再來》,鄧麗君充滿溫柔婉約的美妙歌聲,曾經風靡台灣全國軍民,因此有軍中情人之稱,其歌聲也曾穿越鐵幕,深入中國城鄉各地,喚醒許多在六、七零年代政治鬥爭中暮氣沉沉的中國軍民,讓他們知道,世上最可貴的東西不是權力鬥爭,而是親情、愛情與友情,人與人間的關係不應建立在仇恨上,而是彼此尊重、諒解與互助合作。鄧麗君的《何日君再來》曾經在三、四零年代被大陸前輩歌手周旋與李香蘭唱紅,後輩鄧麗君翻唱,別有一番韻味,可說為兩岸人民架起一座具有共同語言的橋樑,與歐洲的《莉莉瑪蓮》東西輝映。(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o3jkfyfpso)

這些充滿親情、愛情與友情的歌曲與電影,是人類文明的瑰寶,它們以動人的歌聲與偉大的愛情故事,跨越族群間的藩籬,觸動人類的良知與人性,戰勝人性的醜陋與虛偽,呼喚高貴的靈魂與良心,讓人類不再被野心泯滅自己的良知與人性,不再被任何虛偽的民族主義或所謂愛國思想,掩蓋人類追求和平、自由、民主與人權的天性,畢竟天使與魔鬼,正義與邪惡,永遠不能並存。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