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左獨的道路是死路一條 蔡英文毫無反省 傲慢無比
新頭殼newtalk 文/
蔡英文到彰化縣12次,凝聚泛綠團結力量支持魏明谷連任。
蔡英文到彰化縣12次,凝聚泛綠團結力量支持魏明谷連任。   圖 : 魏明谷競選總部/提供(資料照片)

同樣是中期選舉,美國川普總統領導的共和黨小贏(失去眾議院的多數席位,但在權力更大的參議院小有斬獲),與之相反,台灣蔡英文總統領導的民進黨卻大敗,一勝一敗,兩者對照鮮明。

此前幾個星期,我應邀到華府台灣同鄉會演講,提及民進黨選情危險:蔡政府未能提振經濟,未能大步走向美日聯盟,緑營冒出喜樂島聯盟造成嚴重分裂,少數民進黨人士綁架全黨強推同婚議題等,已然給民進黨政府帶來致命傷害,若不處理這些問題,民進黨將會被選民教訓。當時,很多台派朋友不太同意我的看法。然而,選舉結果驗證了我的悲觀預估。

進一步分析此次民進黨之潰敗,我個人認為,主要原因有如下六個:

第一,作為總統的蔡英文缺乏遠見與魄力,在國家處於全方位轉型的時代,偏偏採取“無為而治”的黃老之學,試圖左右逢源,卻兩邊不討好,只能被越來越挑剔的民意所拋棄。蔡是學者出身,長期居於象牙塔之中,缺少實際生活歷練,與基層民意隔膜。並不是蔡英文被身邊一批“文青”包圍,而是蔡本人就是“文青”。“文青”禍國,早有前車之鑑。儒家文化圈迷信學問和學歷,台灣崇尚“博士治國”,實際上紙上談兵的學者型領導人遠不如實幹家式的、商人型的領導人。比如,蔡執政兩年跟川普執政兩年相比,最大的差距就是:川普通過減稅等一系列右派自由市場經濟政策,讓美國經濟恢復活力和生機;但蔡不敢提出減稅等大刀闊斧的經濟政策,台灣經濟一直低迷。此次民進黨的失敗,很大程度上是選民對經濟現狀的不滿,正如在一九九二年的競選中,比爾·克林頓打敗了海灣戰爭之後聲望如日中天的老布什的競選口號:“笨蛋,問題在經濟!”

第二,民進黨某些貌似進步的人士,未經黨內謹慎而充分的討論,就以“進步”姿態綁架全黨強推支持同婚乃至“多元成家”議題的公投。民進黨台北、新北、台中、高雄四個重要都市的參選人,都公開支持同婚,此次全軍覆沒,絕非巧合。

同婚並非台灣社會共識,長期以來,少數同性戀者及其支持者通過各種文宣手段造成巨大聲勢,仿佛誰不贊同同婚誰就是反動派、誰就是國民黨。然而,同婚運動企圖瓦解婚姻和家庭的定義和價值,很多民眾在其輿論壓力之下被迫成為“沉默的大多數”,平時不敢發聲反對,只好通過公投來表達反感與厭惡。此次公投,七成以上選民反對同婚及相關議題,讓此種所謂的“進步價值”頓時冰山消融。其實,不僅是同婚議題,此次公投的所有議題,沒有一個沒有重要到必須加以公投的地步。公投乃“國之重器”,不可輕舉妄動。就連是否進口日本的某些物品也成為公投項目之一,真是視公投如兒戲。公投並不能救台灣,提升國防和精神啓蒙才當務之急。

第三,中國以金錢和權勢操縱台灣選舉,獲得空前的成功。台灣民主化之後的每一次選舉,中共都會用不同方式來介入。在江澤民時代,中國以赤裸裸的武力來威脅,試圖通過發射飛彈左右台灣選舉。接著,中國投入鉅資經營“兩岸政商聯盟”,“大連艦隊”(連戰家族)、旺旺集團、佛光山和媽祖宮廟系統即為其中典型的“巨靈”。但是,太陽花運動猛然勃興,讓中國傳統的統戰政策歸於失敗。於是,最近幾年,中國以更為細膩精準的滲透模式來介入台灣內政,此次韓國瑜在高雄意外勝選,就是中國的“新模式”之牛刀小試。韓剛剛當選,立即宣佈接受九二共識,中共方面“投之以桃,報之以李”,馬上組織陸客旅行團到高雄旅行。這一次中共嘗到甜頭之後,更篤信“買下台灣”比“打下台灣”容易,以後操縱台灣選舉(尤其是兩年後的總統大選)的行徑將更加猖獗。而遺憾的是,民進黨對中國的各種統戰和滲透手段一直坐視不管,處於被動挨打狀態。

第四,綠營自我分裂,內鬥甚至比“外鬥”還要慘烈,讓很多中間派選民大失所望。首先是民進黨內部的派系鬥爭已成根深蔕固的沉痾。掌握主要權力的新潮流系,放棄了當年的初心,淪為“贏者通吃”的權貴共同體。黨內初選刀刀見血,而蔡英文中央無力協調與約束。其次是民進黨未能與其他綠營黨派如時代力量等達成有效溝通和妥協,在重要議題上併肩作戰,也未能明智地處理與柯文哲之關係,以敵為友、自掘墳墓,當斷不斷、反受其亂。再次,一批失意政客和野心家,如郭倍宏、彭文正、曹長清(已經入籍美國的、早已聲名狼藉的所謂中國異議人士,卻被某些台灣獨派當作香餑餑,曹氏深入介入台灣內政,已違犯台灣相關法律,卻無人加以制止)等人,佔據“急獨”之道德制高點(卻又罔顧台灣島內的主流民意和國際現實),將蔡英文和民進黨政府當作超過國民黨的“首要敵人”,心懷惡意地口誅筆伐,其結果只能是親者痛、仇者快。

第五,百年老店的國民黨仍然樹大根深,如同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國民黨在太陽花運動之後潰敗,黨產遭到清理,內部四分五裂,有人認為國民黨從此一蹶不振,甚至可能走向新黨化、泡沫化。這種對國民黨的過度輕視和藐視,於民進黨而言,失去了危機感和憂患意識。果不其然,國民黨是權力鬥爭的高手,得到共產黨的輸血之後,絕處逢生,迅速重整旗鼓,進而利用民進黨執政兩年來的各種重大失誤,發起絕地反擊。國民黨控制了台灣多數的主流媒體、學校及學術和教育機構、傳統的宮廟系統,加之蔡政府推動的“年金改革”手段粗糙而粗暴,將一百多萬軍公教人員推向國民黨一邊,使得去馬英九的國民黨聲勢又顯浩大。此次選舉,國民黨奪走三分之二縣市首長之席位,甚至讓獨派大本營高雄變天,如果此種趨勢發展下去,國民黨在兩年後的總統大選中未必沒有勝算。

第六,在對外政策上,民進黨政府更是出現巨大失誤。美國總統川普執政以來,美國朝野逐漸達成以中國為最危險的敵人的共識,同時實行圍堵中國的印太戰略,在此戰略格局中,台灣地位凸顯。明明美國已經開始實行雷根以來最為親台的政策,高舉台灣,做球給台灣,台灣的國際形勢大好,就應當與川普政府密切唱和,大力推動與美、日乃至韓國、澳大利亞、紐西蘭等民主國家的盟邦關係——比如,主動邀請美國海軍艦隊停靠高雄,當中國施壓國際各大航空公司取消台灣之國名時果斷地將中華航空改名為台灣航空以示反制,這些都是台灣政府力所能及之事。然而,台灣政府看不到美國印太新戰略為台灣提供的登上國際舞臺的機會,反倒因為固守左派價值,仇恨川普和共和黨,繼續捧民主黨及企圖出賣台灣的歐巴馬、希拉蕊等無良政客之臭腳,即便是偏向本土派的媒體也以辱罵和嘲諷川普並散佈反美假消息為樂,台灣的高科技企業甚至幫助中國企業偷竊美國的技術,如此作法,怎麽能贏得川普政府的信任與尊重?

這次選舉結果,驗證了我一向堅持的觀點:拜託左派不要再禍害台灣了,到頭來不僅讓台灣經濟停滯,更有可能讓獨派價值瓦解。右獨才是台灣出路,左獨是死路一條——左和獨兩個價值本來就水火不容。不要再偶像化左獨的史明,要回到彭明敏右獨的道路上。救台灣,必須去除左派和儒家的思想毒素,必須建立右獨的社團或政黨,也就是台灣自己的共和黨,並呼籲出現川普式的新領袖。

然而,蔡英文的敗選聲明,雖然聲稱“人民用選票表達對執政團隊的不滿,我就要虛心聽大家意見”、“真正需要改變的人是我自己”,但究竟如何改變,卻語焉不詳。蔡根本沒有承認自己做錯了什麽,這才是其最可悲之處。蔡敗選後的若干言論,毫無反思,傲慢無比,令人失望。與其攻擊選民“反智”,不如斷然以減稅政策振興經濟、斷然與同婚等所謂“進步議題”脫鈎、切實推動司法改革、對中國的霸權作出強硬回應,這些都是可以立即開始的改革舉措。但蔡隻字不提。蔡英文如果不好好學習右派政治家之典範撒切爾夫人,就真的沒有救了。

編輯嚴選:

為黨承擔接黨主席? 蘇嘉全:被點名的人 應該勇於承擔

談高雄市長選舉 吳念真:祝高雄人變成首富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