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從唇槍舌戰到唇膏大戰的GM電魚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名嘴扯韓國瑜辯論表現不好,是因為到三立梳化時擦護唇膏所致。    圖:翻攝PTT網頁
名嘴扯韓國瑜辯論表現不好,是因為到三立梳化時擦護唇膏所致。    圖:翻攝PTT網頁

寒流來了,溫度降得再低,總是還有下限;但中國勢力介入的大選韓流,讓鄉民驚覺:舔中媒體與喜韓兒的恥度,真的是永遠沒有下限的。

78對87的電視辯論會後,87這一方若堅持幹話王已經大勝,成功地把辯論會搞成直銷大會,代表自己的風度與高度,反正這次辯論87就是贏78。坦白說,政治就跟宗教一樣,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現在就算有人宣稱有個光頭從小就喜歡在溪邊看魚兒逆水往上游,照樣有一群黨國信眾堅信不疑。

可是大選前的電視辯論,不是給自己的基本教義派取暖用的,要要用來爭取尚未決定的中間選民。78對87究竟誰能爭取到游離選票?大腦正常者自有定見,雙方陣營也可以自我誇勝。

但可笑的是,87這方似乎先有人改變戰法了,也認為在GM電魚下,是自己的主子落下風了。但韓流消風的理由,卻是因為87「中毒了」。而且是毒到嘴巴,不是毒到腦子,沒有的東西是永遠不怕毒的。2018年11月21日《新頭殼》報導〈名嘴扯韓國瑜表現不好是因擦護唇膏?〉:

「九合一選舉到了,高雄市長選戰相當激烈,民進黨候選人陳其邁與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19日辯論會之後,有名嘴在節目上提到辯論現場的幕後花絮,扯到韓國瑜使用的『護唇膏』害他表現不佳。……

名嘴謝寒冰錄製中天《新聞龍捲風》,表示韓國瑜到三立梳化時,梳化人員問韓國瑜『要不要塗護唇膏?』,結果護唇膏一塗下去,韓國瑜『覺得不對勁、好像怪怪的、然後喉嚨開始痛!』……」

天龍人「夜襲」又老又窮的高雄捷運

唉!實在不知這種不見血就能封喉的「三立牌護唇膏」要去哪裡買?上班族要是能買到,讓老闆試用一下,大家耳朵就能清淨很多。不過舔中媒體製播的新聞鬧劇,只是在電視裡播出,想看的喜韓兒就專心收看,智商正常的人就轉台,沒什麼要緊的。

然而喜韓兒大鬧高雄捷運,這一點就太超過了。2018年11月15日《新頭殼》報導〈韓粉高捷激唱「夜襲」〉:

「高雄市長候選韓國瑜『三山』大會師,昨晚(14日)最後一站挺進岡山,湧進近7萬支持者。晚會散場後,不少支持者轉乘高雄捷運離開,並且在捷運車廂內齊唱《夜襲》,影片也隨即瘋傳在臉書引發熱議。……」

究竟是誰上傳天龍人「南漂」造勢後,還「夜襲」又老又窮的高雄捷運?2018年11月15日《自由即時》報導〈抓到了!拍片《夜襲》高捷車廂韓粉 被爆住北市自稱中國人〉

「有網友對此追查影片上傳者來源,結果在臉書社團『小辣椒洪秀柱後援會』中發現原始上傳者,是1名居住在台北市,自稱中國人的女性,她昨日晚間9點13分上傳影片,並於貼文裡寫道『散會後高雄的捷運上~~~~~哈哈哈!』……」

反年改米蟲癱瘓台大兒童醫院

天龍人11月14日晚上,要在合法聚集的岡山怎樣造勢,這是他們的自由。若是在他們自己租用的遊覽車上怎樣高歌,仍是他們的自由。可是在大眾交通工具的高雄捷運車廂裡聚眾喧嘩,就像中國大媽在香港地鐵裡跳廣場舞一樣,完全藐視其他還在車上的在地乘客,這種乞丐趕廟公的無恥行為,就嚴重超越台灣人能容忍的底限了。

這群抱著「統治者」心態的過客,要在「又老又窮」的高雄,大聲喊著要「鑽入敵人的心臟」,不就跟71年前國民黨屠夫彭孟緝在高雄車站前的血腥屠殺一樣嗎?2018年4月26日《新頭殼》報導〈反年改癱瘓兒童醫院 台大醫生:有小孩延誤就醫造成遺憾〉

「反年改團體「八百壯士」在25日在立院外陳抗,除了爬上拒馬、與警方對峙爆出毆打記者以外,甚至防警察包圍攻佔台大兒童醫院,造成醫院癱瘓。

對此,台大醫院婦產科醫生施景中在臉書透露,佔領兒童醫院的老北杯和一些阿姨們,興高采烈在兒醫發放便當,病人坐的沙發都被他們佔用了,對著相機比YA,開心的在打卡,結果有小孩因此延誤就醫,造成終生的遺憾。」

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壞人變老了

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是示威遊行的熱門地點。歷年來除了紅衫軍以外,幾乎都是親綠團體在示威。可是這些本土社團無論抗爭多激烈,也不會有人瘋狂到會在捷運上合唱,更不會去霸佔台大醫院的大廳。但為什麼這些喜韓兒敢這麼做?這些反年改的米蟲又為什麼敢這麼做?

因為親綠團體的抗爭者,從小在兩蔣戒嚴體制下,了解選舉只是當權者每隔幾年特許幾天的「民主假期」,那是統治階級為了紓解民怨才偶而放鬆的疏洪道。離開了那個造勢場子,黨國體制的鷹犬就隨時待命,身邊的陌生人也不見得與你同一想法,反而可能是支持黨國的皇民。這麼一來,他們當然不可能會輕易在大眾交通工具上騷擾其他乘客,更不可能去霸佔與癱瘓醫院。

相反的,這些上了年紀的喜韓兒與反年改米蟲,年輕時就是以「統治者」自居,靠著兩蔣的黨國體制加持,他們早已習慣站在台灣人民的頭上拉屎。很多年輕的鄉民們,誤以為他們是老了才變壞。大錯特錯了,他們年輕時更壞。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壞人變老了。

在他們這些統治階級的眼裡,被統治者就是永遠潛在的「敵人」,就是只能接受他們的差遣。如果台灣刁民想跟他們平起平坐,那就是陰謀叛亂的「敵人」,所以他們要高唱「只等那信號一亮(殺殺),只等那信號一響(殺殺)」。為什麼唱到信號一亮或是一響,大家就一定要一起大喊「殺殺」?

因為這些統治階級的鷹犬,看到了信號一亮,或是聽到了信號一響,不像「高雄屠夫」彭孟緝這樣殺了又殺,一殺就沒完,你們這些台灣人會乖乖當個順民嗎?所以一定要「殺殺」之後再「殺殺」,一連四殺。

從唇槍舌戰到唇膏大戰,GM電魚的這場選戰,再次提醒年輕鄉民:不是現在的老人變壞了,而是當年的壞人變老了。

編輯精選:

候選人全遭「撕髮」迫害 網友公認最帥的是他

「除台北外 五都全贏」 沈富雄震撼彈 質疑自信哪來

6款表情包網友喊想買 高嘉瑜親自留言還是那句話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