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零合外交 陳建仁訪教廷高舉兩岸和平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社
5825-09-17T07:39:38Z
副總統陳建仁出訪教廷,在教宗夏宮花園接受媒體訪問   圖/中央社
副總統陳建仁出訪教廷,在教宗夏宮花園接受媒體訪問   圖/中央社

副總統陳建仁在中梵協議後出訪教廷,外界難免將此行視為「固樁」之旅,不過從他走訪的行程,可看出他極力避免陷入對岸的零合外交思維,希望為台灣走出不同的國際生存空間。

例如陳建仁第二天參訪的重點,是卡西諾山上的聖本篤隱修院,就傳遞了濃厚的兩岸和平善意。因為這裡在二次世界大戰時曾爆發極慘烈的山地戰,之後重建炸毀遺跡,就是為了提醒世人和平的可貴。

卡西諾山位在距離羅馬東南方130公里處,聖本篤529年在山頂蓋了本篤會隱修院,成為隱修制度的鼻祖。

但避世的修士仍未能逃過人為戰禍,二次世界大戰時,卡西諾山因為地形易守難攻,成為德軍駐守地點,盟軍發動四次進擊,傷亡慘烈,數萬盟軍被三千德國傘兵擋了四個月,讓德國第一傘兵師得到「綠色魔鬼」稱號。

1944年2月,盟軍誤判德軍是以山頂的本篤修道院為據點,對修道院採取焦土式轟炸,戰後教廷在原址重建隱修院,修道院的大門上,更以巨型字體寫上PAX,就是拉丁文的和平之意。

陳建仁此次「聖誼專案」的主要目的,是參加先教宗保祿六世的封聖大典。他在出發時發表演說,期許兩岸永續和平,在中梵簽署主教任命協議後,盼促使中國宗教更加民主化,兩岸天主教友都能受到教宗的眷顧。

保祿六世恰好也曾造訪卡西諾聖本篤修院,他當時強調,聖本篤修院重建的一磚一牆都見證了和平的重要,是人類化干戈為玉帛的典範。

保祿六世盛讚聖本篤是和平的信使,陳建仁透過造訪聖本篤隱修會,其實也等於向教廷傳遞了一個和平的訊息,台灣絕不會當兩岸關係的麻煩製造者,台灣也非常希望走出兩岸互挖牆角的外交競賽,創造共存雙贏的契機。

陳建仁訪教廷受禮遇 教宗夏宮包場歡迎

副總統陳建仁今天下午在警車開道下,前往參觀歷任教宗的夏日避暑宮殿,夏宮今天下午原本兩點後就不開放,為了陳建仁訪團特別安排專人包場導覽,展現特殊禮遇。

面對中梵簽署協議的壓力,虔誠天主教徒陳建仁在教宗夏宮不談政治,只是與夫人一起到夏宮花園的角落,面對聖母像禱告了三分多鐘。

教宗夏宮位在距離羅馬約25公里的甘道夫城堡(Castel Gandolfo),1623年被教宗烏爾巴諾八世選為夏日避暑居所,此後歷任教宗都在夏天移居此處,但教宗方濟各2013年當選後改變此一習慣,並在2016年將夏宮全面開放給民眾參觀。

陳建仁在專人導覽下,參觀了夏宮展示的歷任教宗畫像、服飾、座椅,以及教宗私人起居室,包括最著名的教宗書房,許多重大教廷決策都是在這張古董書桌上定案,而風格簡樸的教宗寢室,在二次大戰時曾充當難民孕婦的產房,有40多位嬰兒在床上誕生。

陳建仁觀賞了夏宮收藏的二戰時期歷史照片,當時戰火延燒義大利中部,但因為教宗領地受到保障,未受到攻擊轟炸,教宗庇護十二世遂決定把花園向附近居民開放,收容上萬難民。

陳建仁隨後也到夏宮花園,實地參觀當時收容難民的庇護所,他稱讚這是一個捍衛人道價值的遺跡,相當有意義。

陳建仁與夫人並漫步到夏宮花園角落的小聖母像前,禱告信經、天主經、聖母經等經文。這個角落深受歷任教宗喜愛,先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常在此沈思,前教宗本篤16世也常到聖母像前的魚池餵魚。

 

延伸閱讀:

陳副總統出訪梵蒂岡 盼兩岸永續和平 中國邁向宗教自由

「聖誼專案」 陳建仁抵教廷:台梵邦誼穩固

副總統陳建仁與夫人在教宗夏宮花園的角落,對著小聖母像祈禱三分多鐘。   圖/中央社
副總統陳建仁與夫人在教宗夏宮花園的角落,對著小聖母像祈禱三分多鐘。   圖/中央社
副總統陳建仁(左一)出訪教廷,第一天下午參訪歷任教宗的夏日避暑居所。   圖/中央社
副總統陳建仁(左一)出訪教廷,第一天下午參訪歷任教宗的夏日避暑居所。   圖/中央社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發布2019.09.17 | 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