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瀕臨滅絕的調查!從黑鳶中毒線索揭開大毒殺的年代

新頭殼newtalk | 文/中央社
9879-09-26T07:34:57Z
近年來在屏東某些地區偶爾能夠見到黑鳶成群盤旋在耕耘機上方,研究人員洪孝宇說,這才是台灣農村應有的風景。   圖:謝季恩/攝  洪孝宇提供
近年來在屏東某些地區偶爾能夠見到黑鳶成群盤旋在耕耘機上方,研究人員洪孝宇說,這才是台灣農村應有的風景。   圖:謝季恩/攝 洪孝宇提供

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日前發表論文「從黑鳶中毒線索,揭開過去大毒殺的年代」,被國際猛禽研究期刊接受刊登,文中指出1980年前後農藥防鳥、鼠,農地鳥類廣泛被毒殺。

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鳥類生態研究室7年前投入台灣黑鳶(老鷹)瀕臨滅絕的調查,當時台灣已有沈振中、「老鷹想飛」導演梁皆得等人關注調查黑鳶大量消失問題,屏科大與這些人合作,發現屏東有農民為趕鳥及滅鼠使用農藥,黑鳶捕食被毒死的鳥或老鼠後死亡,研究室人員繼而展開農民勸說,並設臉書「寂靜的秋天-農地毒鳥回報」鼓勵民眾舉報,發現全台各地都有農地毒鳥事件。

洪孝宇等人日前發表的「從黑鳶中毒線索,揭開過去大毒殺的年代(Recent Avian Poisonings Suggest a Secondary Poisoning Crisis of Black Kites During the 1980s in Taiwan)」,近日被國際猛禽研究期刊(Journal of Raptor Research)接受刊登。

論文中指出,從文獻中顯示,一直到1976年出版的圖鑑「新台灣鳥類指南」,黑鳶都還是常見的留鳥,從1980年代起,開始有人注意到黑鳶變少了,到1991年,台灣首次猛禽調查,正式提出黑鳶大量消失的警訊,當時估計全台黑鳶最大量僅175隻,而且歷年分布區中有61%已經絕跡。

洪孝宇說,從毒鳥回報中,被回報次數最多的毒鳥熱區在台南的水稻直播田,於是研究室開始追查水稻直播這個農法在台灣的發展歷史,發現從1976年至1980年代,農業雜誌甚至包括官方刊物都推薦水稻直播的標準程序就是稻種先拌「好年冬」或「萬靈」(對鳥類劇毒農藥)再播種,繼而有農民使用在葡萄園。

文中指出,1985年在南投竹山,還有葡萄園因為一次毒殺上千隻鳥類,引發地方人士關切,用毒殺防鳥害的方式顯然被部分農民沿用至今。

洪孝宇表示,台灣從1950年開始實施滅鼠運動,1980年代起又陸續引進第二代毒性更高老鼠藥,而且每年發放給農民的數量可高達800噸到900噸之多,如今市面上可買到的都是二代鼠藥,對黑鳶等鳥類的危害雪上加霜。

洪孝宇表示,從調查文獻,「實在令人難以想像在1980年代前後,台灣的農地鳥類和其他野生動物遭遇多麼廣泛的毒害威脅」。

從各地回報的毒鳥案中,洪孝宇歸納出台灣毒鳥熱區,他說,台南的水稻直播栽培田仍是毒鳥熱點之一,高峰期是12月到1月的播種期;其次是屏東的紅豆田,高峰期在秋季的播種期;而東部地區和台北關渡、屏東墾丁等地,春季插秧時經常有野鴨(花嘴鴨、紅冠水雞等)會進入水田踩壞秧苗,農民用藥毒殺的狀況也時有所聞。

另外,中部地區近年興起的小麥田、屏東的蓮霧園、嘉南地區的玉米田、甚至是綠肥大豆跟向日葵園等,只要是播種或收穫期易受鳥害的作物,幾乎都曾被回報毒鳥案例。

洪孝宇指出,國外也有案例如以色列黑鳶、歐洲紅鳶被毒害問題,但歐美很早就關注這個問題,限制藥物,台灣現在已開始在補救,不算太晚,林務局與慈心基金會近年來大力推動綠保標章,鼓勵農夫維護農田中的生物多樣性;台南的水雉教育園區努力勸說改變直播田的毒鳥行為;農糧署跟屏東縣政府宣導紅豆使用機械播種,把種子埋進土中即可降低鳥害等。

洪孝宇說,好消息是這幾年來的政策改變和推廣行動,已經逐漸發揮效果,水雉園區普查台南的水雉族群在去年突破千隻,台灣猛禽研究會調查全台黑鳶的數量也緩步提升到500隻以上,可見只要毒害威脅降低,這些瀕危物種就能發揮牠們驚人的生命韌性。

不過,洪孝宇說,加保扶水懸劑(殺蟲劑)雖然禁用了,仍有其他農藥具有潛在的生態危害,而且不像農地毒鳥這般容易被發現,此外,台灣二代鼠藥的使用依然氾濫、未受管制,需要努力的地方還有很多。

洪孝宇強調,不是要批判過去,每個時代的做法有它的背景因素,只不過以前的農業操作很可能因此導致黑鳶消失,這是應該要從中警惕的。

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日前發表論文「從黑鳶中毒線索,揭開過去大毒殺的年代」,指出台灣從1950年開始實施滅鼠運動,1980年代起又陸續引進第二代毒性更高老鼠藥,且每年發放給農民的數量高達800噸到900噸之多,如今市面上可買到的都是二代鼠藥,對黑鳶等鳥類的危害雪上加霜。   圖:洪孝宇提供
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日前發表論文「從黑鳶中毒線索,揭開過去大毒殺的年代」,指出台灣從1950年開始實施滅鼠運動,1980年代起又陸續引進第二代毒性更高老鼠藥,且每年發放給農民的數量高達800噸到900噸之多,如今市面上可買到的都是二代鼠藥,對黑鳶等鳥類的危害雪上加霜。   圖:洪孝宇提供
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日前發表論文「從黑鳶中毒線索,揭開過去大毒殺的年代」,指出1980年前後農藥防鳥、鼠,農地鳥類廣泛被毒殺。   圖:洪孝宇提供
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日前發表論文「從黑鳶中毒線索,揭開過去大毒殺的年代」,指出1980年前後農藥防鳥、鼠,農地鳥類廣泛被毒殺。   圖:洪孝宇提供
圖為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人員在農田撿拾鳥屍。   圖:洪孝宇提供
圖為屏科大野保所鳥類生態研究室人員在農田撿拾鳥屍。   圖:洪孝宇提供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