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我是中國人•(按)妳家大門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鳳飛飛這張唱片的封面上,寫著「我是中國人•(按)妳家大門」,隱含戒嚴時代台灣藝人在國民黨壓迫下只准當「中國人」的抗議。   圖:管仁健/提供
鳳飛飛這張唱片的封面上,寫著「我是中國人•(按)妳家大門」,隱含戒嚴時代台灣藝人在國民黨壓迫下只准當「中國人」的抗議。   圖:管仁健/提供

很多鄉民常問本魯:「歷史很難吧?」本魯總會安慰他:「還好啦!想了解40年前戒嚴時代的台灣,請看今日的中國。想了解40年前文革時代的中國,請看今日的北韓。」

掌權者都是同一個娘養出來的,就像柯痞的偶像「青年導師」毛澤東或蔣經國那樣,豢養一群紅衛兵式的鷹犬。例如「兩岸一家親」的柯痞網軍,九字箴言就是「你藍綠,你垃圾,你壞壞」,然後集體圍攻獵物。至於中國五毛的九字箴言,當然就是「你台灣,你台獨,你壞壞」。

2018年8月3日《新頭殼》報導〈宋芸樺喊「中國是祖國」 臉書百萬讚一夜狂瀉剩9字頭〉:

「藝人宋芸樺憑著電影《我的少女時代》紅遍兩岸三地,日前遭翻出3年前在玩快問快答時,最喜歡的國家是台灣,遭陸網友舉報是台獨份子,昨日她在微博發聲明表示,她是一個中國人,台灣是家鄉、中國是祖國,沒想到造成反效果,引起兩岸網友瘋狂砲轟,截止今11點為止,臉書擁有的百萬粉絲也暴跌到僅剩9字頭。

宋芸樺今年主演的新片《西虹市首富》上映7天,票房賣破人民幣15.48億元,但卻遭中國網友舉報指稱台獨,雖然昨晚緊急發文道歉止血,內容卻強調,中國是她的祖國,聲明一出,不僅沒辦法讓陸網友息怒,還讓台灣人對此相當不滿,宋芸樺的臉書、Instagram、微博因此被兩方負評灌爆。原本宋芸樺臉書粉絲破百萬,2日深夜急速直降,今早僅剩99萬4千多人,……」

「我是中國人」的祖師娘鳳飛飛

沉默不是懦弱,忍耐不是麻木。
儒家的傳統思想,帶領我們的腳步。
八年艱苦的抗戰,證實我堅毅的民族。
不到最後的關頭,絕不輕言戰鬥。
忍無可忍的時候,我會挺身而出。
同胞受苦、河山待復,我會牢牢記住。
我不管生在那裏,我是中國人。
無論是身在何處,誓做中國魂。

可憐的宋芸樺,被迫成了「周子瑜第二」,也要像被恐怖組織ISIS綁架的人質,斬首前還要先公布一篇「我是中國人」的宣言。但這樣太麻煩了,應學習戒嚴時代蔣經國的鷹犬機構警總,直接讓本土天后鳳飛飛,乖乖交出一張「我是中國人」的唱片,配合「愛鄉更愛國」的政策宣傳。今天很多鄉民大概不信,鳳飛飛會來唱「我是中國人」,但在那個荒謬的時代,很多荒謬的事,就這樣荒謬的發生,又被大家荒謬的遺忘。

1970年代一開始,台灣的外交局勢就風雨飄搖、接連潰敗;當然,官方的說法就是國際姑息逆流氾濫、聯合國違背設立初衷、美日領導人爭赴匪區獻媚、「三合一」敵人陰謀叛國等。但說穿了當中華民國從被聯合國逐出的那一天起,老蔣在台灣自稱代表全中國來統治台灣這個島嶼的神話就已破滅。

尤其是1971年12月29日,長老教會提出〈對國事的聲明與建議〉,對外要求美中兩大國「我們反對任何國家罔顧台灣地區一千五百萬人民的人權與意志」;對內則要求兩蔣「能在自由地區(台、澎、金、馬)作中央民意代表的全面改選,以接替二十餘年前在大陸所產生的現任代表。」

當長老教會的聲明一出來,本土化的趨勢已無法回頭。偏偏老蔣從大陸帶來的軍人,這時也都已衰老,軍隊裡也都是台灣人的義務役士兵為主了。要維持1950年代開始這個永遠不改選的國會,難度日益增高。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還想玩封建時代的父死子繼,當然需要島內的「思想教育」了。

雖然在對岸的「武統」威脅下,讓台灣人「愛國」並不難;但要阻止島內要求人權、渴望參政的需求,光宣傳「愛國」就不夠了。否則大家認同的「國」不一致,仍無益於維繫這個外來政權的領袖父死子繼。所以當時「愛國歌曲」還要特別標示,大家要愛的是「中國」,所以才會出現大量的愛「中」國歌曲。

這些愛「中」國歌曲,不僅不會再交給外省人的歌星來唱,甚至那些《群星會》裡像是余天、謝雷的本省籍歌星,因為已經被電視台馴化到字正腔圓,根本沒一絲本土味了。當局要的是像原住民歌手蕭孋珠來演唱〈四海都有中國人〉,或是在黃俊雄布袋戲《雲州大儒俠史豔文》裡安插一個「中國強」的角色,讓唱〈田莊兄哥〉的本土歌手黃西田用國語演唱〈中國強〉。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鳳飛飛唱的這首〈我是中國人〉。

鳳飛飛被「歌監」3個月

1978年11月10日,由演員代表、製片公會、片商公會、戲院公會、三台節目部負責人所組成的「影視劇演藝人員生活自律評議委員會」,忽然緊急召開會議。

原來他們接到了警總移送的「言行猥褻」檢舉函,聲稱9月18日在台中酒店,鳳飛飛在舞台上對觀眾問:「我這麼瘦,有何發胖的特效藥?」有人提到喝牛奶,一旁的康弘就用手擠壓胸部;有人提到喝豆漿,黃西田就用手在下體位置,比出手淫射精的動作。

當然,在中南部歌廳做秀的男藝人,要「吃素」還真不容易,因此處分康弘與黃西田,根本不會有人關心;但是要處分鳳飛飛,而且是用「言行猥褻」的罪名來定罪,當然會引起社會一片譁然。

鳳飛飛一向謹言慎行,穿著也很中性,她一生中連露一點胸部的晚禮服,與露出大腿的迷你裙都沒穿過,說她會開黃腔,做色情表演,太不可思議了。

雖然鳳飛飛、黃西田對媒體大聲喊冤,當天還列席評議會說明(康弘未到),但聽過當事人說明後,委員們仍議決對鳳飛飛、康弘處以禁演三個月,黃西田則被禁六個月。顯然當事人所提出的說明,不足以推翻評議會收到警總轉來的檢舉函。

當鳳飛飛知道了要被禁唱3個月的評議結果,自然是悲憤欲絕;還有五十名以上當天在場聽歌的歌迷,其中一名還帶著現場錄音,要來證明鳳飛飛沒開黃腔。可惜鳳飛飛得罪的不是別人,而是當時警總的司令,評議會當然只能依警總的命令辦事。

鳳飛飛蒙受不白之冤,只能卑微的親筆寫下陳情書,交代事情的本末,登在當時的《你我他電視週刊》。但要評議會翻案重審根本不可能,這封陳情書只是要對粉絲與對歷史做個交代而已。

雖然以當時鳳飛飛的身價,就算在台灣被判了歌監,出國去演唱三個月也是小事,搞不好還賺得更多。不過鳳飛飛這次得罪的可不是其他特務單位,而是「喊水會結凍」的警總,台灣的入出境管制都掌握在他們的黑手中。後來據說是新加坡總理李光耀夫人出面邀約,請鳳飛飛去當地義演,由小蔣批示警總才放行的。

「靠老岳父,防色女婿」的流言

三個月歌監期滿後,鳳飛飛果然「痛改前非」,完全配合政府「愛鄉更愛(中)國」的政策,變得比外省掛藝人更愛(中)國了。當時本省人女歌手與原住民女歌手,都要被迫來唱這種愛「中」國歌曲。別看這些女歌手很紅,收入很高,但她們仍然面對的是族群與性別上的雙重壓迫。

例如鳳飛飛雖然走的是鄉土路線,無論打扮再怎麼中性,羊入虎口後的下場還是一樣的。老一輩的聽眾大概也都有印象,在那演藝圈還未盛行經紀人制度的時代,鳳飛飛的母親「鳳媽」,總是像在跳黏巴達,如同連體嬰似的黏在鳳飛飛身邊,讓那些豬哥公會的男藝人們恨到牙癢癢的。無奈蒼蠅拍可以趕走飛來飛去的蒼蠅,卻擋不住張牙舞爪的鷹犬。

歌監結束後,鳳飛飛遠嫁香港,逃避警總的迫害。但她的演藝事業終究還是在台灣,還是要回台灣演唱。到了1982年1月10日,她為了響應「三民主義統一中國」運動,在台北國父紀念館舉行《鳳情千千萬:三民主義飛向大陸義演晚會》,並拜師學藝唱京劇,籌款三百萬,全數捐給中國大陸救濟總會,做為空飄基金,因而獲救總頒贈感謝狀。

很多鳳迷也許會不解,當年「鳳情千千萬」演唱會,鳳飛飛為何會很不搭調地去配合何應欽「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大同盟」的宣傳?還去學唱那種怎麼看怎麼怪的京戲?三十多年後,鳳飛飛去世後,另兩位開黃腔事件當事人康弘與黃西田,才在TVBS的《2100全民開講》節目裡,公開證實了盛傳已久的流言,鳳飛飛是因拒絕警總高官的「欽點」才遭此「薄懲」。康弘甚至在節目裡直接點名:

「現場有一位,有一位就是我們警總的最高首長,警備總司令最高首長也在現場,他希望鳳飛飛去坐一下。」

透過當事人康弘的點名指控,我們才知道原來鳳飛飛是因婉拒當時警總司令汪敬煦(何應欽侄女婿)的「欽點」才招此橫禍。所以後來鳳飛飛經「高人」指點,演藝路線一百八十度翻轉,民間盛傳的「靠老岳父,防色女婿」的流言,也就不全然是空穴來風了。原來鳳飛飛當年唱京戲與唱〈我是中國人〉,全都是為了躲避警總的迫害。

不過鳳飛飛這位堅強的台灣女孩,雖然被迫唱了〈我是中國人〉,但就像她被判處「歌監」後,仍頑強地寫了「陳情書」。因此在這張唱片的封面上,〈我是中國人〉後面接了一首〈妳家大門〉,讀起來就成了「我是中國人•(按)妳家大門」,隱含戒嚴時代台灣藝人被迫當「中國人」的抗議。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