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想當中國人 就從自願接種假疫苗開始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0061-10-01T07:32:52Z
中國爆發假疫苗事件,讓許多家長恐慌擔心。   圖 : 翻攝自bbcomes.com
中國爆發假疫苗事件,讓許多家長恐慌擔心。   圖 : 翻攝自bbcomes.com

震怒了!朕又怒了!習大大從地球的另一端發表越洋震怒宣言。荒謬的卻是中國人自己反而看不到皇上震怒的消息。因為東廠鷹犬要管制網路言論,凡是有提到「疫苗」這個敏感字眼的一律封殺,所以習大大跨海震怒的消息也一起被封殺了。2017年7月23日《新頭殼》報導〈「藥命」假疫苗掀反彈 中國嚴控輿論網友改上美使館微博留言〉:

「中國生產疫苗接連被爆出事,讓中國各界輿論沸騰。根據外媒報導,中共宣傳部門嚴格控制假疫苗相關的報導,禁止獨立調查的報導,也封殺網路消息。……根據美國之音(VOA)中文網,中國的做法包括不警告就直接封閉帳號的措施。

其中有中國網民翻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台後,在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發生之後,時任中國國家藥監局食品安全協調司司長孫咸澤遭免職,但卻在2014年又被任命為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品安全總監,還於2015年升為該局的副局長,實為諷刺。面對此次的疫苗危機,據美國之音報導,中共的舉動是大力刪除網民所貼的孫咸澤過去獲升任的相關報導。

這次的假疫苗事件惹惱民眾,造成不小的民怨,而中國當局嚴控輿論的行為,造成大批網友在這幾天直接改到『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官方微博』留言,有網民直說『請美國干預假疫苗這種泯滅人性的事件』,也有人說『心徹底被傷透了。連孩子的疫苗都可以造假』。……」

高級外省人就是愛惡搞疫苗

在中國,反正什麼都可以是假的,小孩喝的奶粉是假的,喝了會死,接受疫苗注射是假的,注射了反而了會死。只有喝農藥相對比較安全,因為農藥也是假的,喝了還不一定會死。

但台灣人也別幸災樂禍,這種亂搞疫苗來坑殺孩童的中國人,在台灣也超多,尤其是戒嚴時代至今,持續掌權的那些高級外省人。2013年4月9日《新頭殼》報導〈馬英九:希望兩岸合作製造H7N9疫苗〉:

「最近中國發生H7N9流感疫情,總統馬英九今(9)日表示,兩岸曾在2年前簽署醫藥合作協議,希望能透過合作製造相關疫苗,遏止H7N9流感蔓延。馬英九上午接見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訪華團時,做了以上表示。……

馬英九表示,過去5年,大力改善兩岸關係,總共簽署18個協議,服務貿易協議談判也接近尾聲,而兩岸合作的增加,對於兩岸人民都有正面效益。……」

幸好太陽花學運擋住了服貿,哈佛攝影系博士的抓耙仔,也灰頭土臉的下台了。否則真讓這個兩蔣鷹犬繼續惡搞下去,台灣跟中國合製疫苗,現在就換台灣人焦頭爛額了。不過他也不會在乎這些,反正同輩的姊妹,晚輩的女兒都走光了,剩他獨自在台灣當「台獨」撈錢,就算高級外省人眼中的賤民,在台灣被中國假疫苗全毒死了,他也無動於衷吧?

日本疫苗在台灣引發的風暴

1960年代初期,台灣的小兒麻痺症疫情,一年比一年劇烈。雖然有些開業醫師或醫院,會自行進口注射型的沙克疫苗,提供民眾自費注射。但因價錢太高,一般家庭小孩又多,根本無力負擔。老蔣當時又將大量預算,投入根本不可能的「反攻大陸」,怎麼有可能提供孩子注射免費的沙克疫苗?

1964年,台灣省衛生處長許子秋,眼見小兒麻痺症疫情失控,就動用私人情誼,拜託日本贈送124萬CC的沙克疫苗。由於日本規定疫苗的期限僅1年,但世衛組織(WHO)規定的卻是2年。因此日本在捐贈前,已由六家機構再作檢定,僅有北里研究所贈送約7萬人份過期,但也確認即使過期仍都具有防疫效價。

這些雖然在日本規定已過期,但仍符合世衛標準的沙克疫苗,被許子秋引進台灣,到1965年4月底止,提供70餘萬孩童免費施打,也沒有傳出任何死亡或副作用的消息。對台灣小兒麻痺的控制,顯然收到效果,讓5年級的我們,當時免於小兒麻痺症的肆虐。

可是基隆海港檢疫所一個女工友,卻對本案提出檢舉,認為是日本要謀害我們。她丈夫原本是該所的技工,因案解雇後卻由她補上了丈夫的缺。為何檢疫所裡有這麼奇怪的人事制度?原來她丈夫的哥哥就是所長,後來也因案調職。

由於這批疫苗是來自日本捐贈,在當時某些變態仇日的高級外省人看來,簡直是奇恥大辱。立委輪番質詢內政部長連震東,省衛生處接受日本捐贈疫苗,是否代表內政部「大權旁落」?因為連震東一開始也不知省衛生處許子秋幹了這件「大事」,一問三不知下,被立法院裡的老賊們砲轟到臭頭。

後來連震東才知道是許子秋「越權」,未經正式「外交」途徑取得疫苗,因此引起中央的不悅。但這批疫苗確實也有效撲滅了台灣越來越烈的小兒麻痺疫情,所以還是低調回應立委牛踐初的炮轟,表示日本贈送的沙克疫苗,厚生省也支持,但恐怕左派議員在國會中反對,才透過所謂的「民間團體」北里研究所轉贈。

連震東掛保證表示這批疫苗出口時,經由日本政府委託的「日本細製劑製造協會」檢驗合格,並附有證明文件。因此鼓勵民眾不要輕信謠言,趕緊帶孩子來免費接種,以免染病後終身遺憾。但連震東也承諾會要求「省級」單位日後接受捐贈,應循正式外交途徑辦理。

從疫苗看生為台灣人的悲哀

雖然中央為了控制疫情,也「默認」了許子秋的應變做法,否則根本無法撲滅越來越多的小兒麻痺案例。可是在省議會裡仍有雜音,「半山」出身的軍系省議員黃光平痛責許子秋,引進日本超過時效的藥品視為珍品,不顧人民的生命健康,還由政府公開注射。衛生處昧於法治,罔顧人命。在法律上,衛生處只是省府二級機構,有什麼地位能擅自作主?

但許子秋也有備而來,提出內政部衛生司長張智康、中研院院士袁貽瑾、台大醫學院長魏火曜、台大公衛研究所陳所長拱北、台大醫學院細菌學教授嚴智鍾、農復會衛生組長許世鉅、國防醫學院副院長彭達謀、國防部軍醫局局長楊文達、國防醫學院社會醫學系主任李宣果、省議會議員謝清雲、省府委員也是名醫的周百鍊,11人組成的調查小組,一致認為省衛生處在政策上與技術上皆屬正確。

無奈科學訴求改變不了高級外省人「抗日」的決心,新竹建功路一名9個月大的男嬰權啟君,只打過白喉與百日咳的混合疫苗,根本沒打沙克疫苗。可是報上已刊出「使用過期疫苗,引起不良反應,權啟君一個犧牲者」。

另一方面軍系監委曹啟文,也在監察院提案糾正台灣省衛生處辦理小兒麻痺症預防接種措施失當,內政部衛生司處理也欠妥,經監察院內政委員會通過糾正案,移送行政院轉飭內政部及台灣省政府注意改善。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司法濫訴,沙克疫苗事件過了5年,前台南航空檢疫所所長,因案轉任高雄航空檢疫所技正的梅貽琨,仍向台中地檢處具狀檢舉省衛生處長許子秋,自日本商人手中引進超過時效的沙克疫苗,涉有瀆職及間接殺害民族幼苗之嫌。報載這位檢舉者梅貽琨,就是前清華大學校長梅貽琦的弟弟。

唉!生為台灣人的悲哀,中國疫苗是假的,高級外省人卻盲目力挺;日本疫苗是真的,高級外省人卻窮追猛打。要跟這些人混在一起,其實什麼統獨的都不是重點,在疫苗這件事上惡搞,他們就能讓台灣全島滅種的。想當中國人,就從自願接種假疫苗開始吧!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