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哥物語指2006主打宿舍議題輸選舉 謝長廷 : 不必酸言冷語

新頭殼newtalk | 李志良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駐日代表謝長廷今 (4) 日po文表示,2006年他選台北市長時,並未主打宿舍議題,同時希望朋友之間多給溫暖鼓勵,不必見縫插針、酸言冷語。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駐日代表謝長廷今 (4) 日po文表示,2006年他選台北市長時,並未主打宿舍議題,同時希望朋友之間多給溫暖鼓勵,不必見縫插針、酸言冷語。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阿扁透過「勇哥物語」指謝長廷12年前台北市長選舉主打郝龍斌宿舍問題,結果輸17萬票,質疑綠營在新北市質疑侯友宜的文大宿舍的作法。駐日代表謝長廷今 (4) 日也po出文章表示,2006年他選台北市長時,並未主打宿舍議題,同時希望朋友之間多給溫暖鼓勵,不必見縫插針、酸言冷語。

以下是謝長廷的po文:

阿扁透過「勇哥物語」指我12年前台北市長選舉主打郝龍斌宿舍問題,結果輸17萬票,質疑綠營在新北市質疑侯友宜的文大宿舍的作法。不少人因此前來詢問,我的看法:

一、2006年我選台北市長。前一年的2005年民進黨的縣長選舉席次輸剩6位,整個大勢對民進黨不利。而且2006年又是紅衫軍圍城之年,綠營士氣低落。阿扁央求我參選台北市長,避免綠營整個崩盤,也避免我在高雄的建設無法繼續,所以當時説好的策略是主攻市政,主打高雄經驗,希望兩市都在談高雄,至少穏住高雄,雖然當年其他攻防還有録音帶、花博、宿舍等議題,但並沒有什麼主攻宿舍的事。

二、阿扁自己選連任時,市政滿意度超過七成,又擁有龐大資源和現任優勢仍然敗選,得票率是45.9。可見選戦勝負因素很多,大勢和基本結構也很重要。事後簡化怪罪為主打什麼並不公平。何況時空人物均不同,我當年不行並不代表現在的候選人也不行,道理甚明。目前改革引起的積怨尚待疏解,大勢的確不利執政黨,綠營候選人均面臨辛苦的選戰,需要的是溫暖與鼔勵。朋友如有發現什麼選戰缺點,私下告知當事人即可,不必大聲喧嚷,遭到見縫插針為酸言冷語。

三、選舉本來也是候選人互相檢驗的過程。針對對方的弊端或缺失,加以質疑,並沒有什麼不妥。我們應該批評唾棄的是造假抹黑的技倆。事實上,2006年我選台北市長的投票前九天,突然有高雄市前議員陳春生由立委邱毅陪同召開記者會,指控以前高雄市長選舉的緋聞錄音帶是由我交付給陳春生,事件是我幕後指使云云,電視T台每夜擴大談話播出,我被名嘴辱罵為奧步陰謀的始作俑者,一時百囗莫辯。為防止傷害擴大,我提出刑事控告,但又有一位前高市官員林宏明出來証稱他在場有目睹我交付云云,因此檢察官對我的控告嗤之以鼻,以不起訴處分結案。後來我花很多時間明查暗訪,找出疑點和証據,先把那不起訴處分翻案,然後續行民刑事訴訟,我自己出面接受測謊、接受被告律師詰問及多次法庭辯論,過程曲折勝過電影情節,最後証明是一埸抹黑大戲。陳春生、林宏明兩人都判罪入獄,並須賠償我共230萬元定讞。這件抹黑對我個人及市長選舉影響更大。雖然法院已經認證是造謠抹黑,但一直到最近,網路還有不知情網友質疑錄音帶是我所製作做的,但我已經無精力澄清或追究。「抹黑一張嘴,澄清跑斷腿」,就是我的體驗。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