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才剛見梅克爾 維權律師余文生妻 遭中國限制人身自由

新頭殼newtalk | 陳重生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梅克爾與他們就中國的人權問題交換意見,據稱,這是「六四」事件以來,西方國家領導人首次在訪中期間,會見突破當局封鎖的中國人權活動人士。圖為許豔今年1月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談到余文生被逮捕的經過。   圖:翻攝自Youtube
梅克爾與他們就中國的人權問題交換意見,據稱,這是「六四」事件以來,西方國家領導人首次在訪中期間,會見突破當局封鎖的中國人權活動人士。圖為許豔今年1月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談到余文生被逮捕的經過。   圖:翻攝自Youtube

就在「六四」事件29週年的前夕,中國官方對於異議人士和維權律師及其家屬人身自由的限制,更趨嚴厲。

像是不久前,因案羈押已經超過4個月的律師余文生,他的妻子許豔,在北京與前來中國訪問的德國總理梅克爾見了一面。沒想到梅克爾的前腳剛走,一個星期後,許豔就被所在地派出所和社區人員緊迫盯人跟蹤,人身自由遭到限制,甚至連搭計程車也被禁止。

5月24至25日,連任後首次,也是這些年來第11次訪問中國的梅克爾,再次以實際的行動,表達對於中國人權狀況的高度關切。

根據美國之音(VOA)此前的報導,梅克爾訪中期間,在北京德國駐中國大使館,會見過「709大抓捕」的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以及女性維權律師王宇和其夫婿包龍軍等人。

梅克爾與他們就中國的人權問題交換意見,據稱,這是「六四」事件以來,西方國家領導人首次在訪中期間,會見突破當局封鎖的中國人權活動人士。

根據許豔昨(31)日的說法,早上9點她一出門,就被八角派出所的警察和社區居委會的人近距離跟蹤,並且限制她乘坐計程車。

許豔告訴自由亞洲電台(RFA),這些人員目前仍在住宅樓下的一個平房內守著,她不清楚為什麼自己的人身自由會遭到限制,也不曉得這樣的狀況會持續至何時。向對方詢問,對方始終一問三不知。

許豔的朋友倪玉蘭認為,梅克爾會見了她,加上「六四」逼近,令當局感到緊張,於是加強了對許豔的監控,但這一做法已經違反了中國法律。

報導指出,許豔的丈夫余文生今年1月在住所樓下被警察帶走,後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及「妨害公務罪」逮捕。今年5月,許豔分別向徐州市檢察院及徐州市公安局申請對余文生的羈押必要性審查以及取保候審,但均遭到拒絕。

許豔表示,這令她對於丈夫的情況更加擔心:「昨天一個叫陳文膽的律師去給他存錢,然後下午去可能沒有開門(沒存上錢),但是之前有律師去給他存錢也沒存上」。

許豔還說,5月22日和23日,她分別收到了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檢察院兩個通知書,一個是不讓取保候審,一個是不予羈押(必要)性審查的立案,從我家屬角度來說就是(當局)沒有想近期放他,所以我非常擔心」。

報導稱,截至目前為,余文生被關押已超過四個月,但家屬聘請的律師始終無法會見到當事人。

在會見梅克爾後,「六四」前夕,李文足等人再獲美國藝術家協會頒發年度「捍衛言論自由獎」。李文足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說:「國際上對我們的關注,肯定對我們是非常有作用的」。

李文足舉例指出,4月11日警方軟禁她,「那一天有幾百個人圍著我家樓下,朋友來了不讓上去,而且還打人,我也下不去。那天,他們(警方)說,還要軟禁我一天。但是,由於那天鬧得特別大,關注得特別大,結果第2天,(警方)人就全撤了」。

人權組織「人權觀察」駐香港地區研究員王松蓮則表示,中國的人權問題不是國際社會關注與否的問題,而是中國政府對待人權這個根本問題的態度。「中國對人權問題的態勢,越來越高壓」,她如此認為。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