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蕭萬長跪下來會聽得更清楚吧?
新頭殼newtalk 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前排右)10日上午於博鰲論壇開幕式前接見來自台灣的企業家代表團,並與率團前往的前副總統、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榮譽董事長蕭萬長(前排中)寒暄。大陸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前排左)陪同會見。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前排右)10日上午於博鰲論壇開幕式前接見來自台灣的企業家代表團,並與率團前往的前副總統、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榮譽董事長蕭萬長(前排中)寒暄。大陸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前排左)陪同會見。   圖 : 讀者提供

要當中國人,先學會跪著。在台灣至今仍堅持在黨名之前掛上「中國」的國民黨,面對美中關係緊繃,美台關係則日益緊密的變局,一群平日眼睛長在頭頂上高官巨富,來到這「九天閶闔開宮殿,萬國衣冠拜冕旒」的習大大面前,立刻換了嘴臉,就恨為何不能立刻跪舔。2018年4月11日《新頭殼》報導〈蕭習會7分鐘 眾人站著聽習近平講話3分鐘〉:

「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8日至11日在海南博鰲舉行,習近平選在今天開幕式之前接見來自台灣的企業家代表團,並與前副總統、兩岸共同市場基金會榮譽董事長蕭萬長寒暄,習近平共發表約3分鐘講話。

習近平首先回顧海南的發展,海南當年是邊陲海島,建了經濟特區後,今年已滿30週年;此外,今年也是中國大陸改革開放40週年,改革開放初期他在福建、廈門任職時,很多台灣民眾到大陸,兩岸民眾同舟共濟。

習近平強調,30年、40年過去了,中國大陸的發展,『功勞簿上要記上我們台胞、台企』,接下來兩岸前景一定是很光明,雖然歷經一些風雨坎坷。

他並重申,一定要『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這樣兩岸的路會越走越寬,「兩岸民眾應該共同推進祖國統一大業,共圓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

據現場人士轉述,習近平接見由蕭萬長率領的台灣企業家代表團並握手、拍照、寒暄,整個過程約7分鐘,由於現場未擺放椅子,眾人站著說話,習近平共發表約3分鐘講話。」

微笑老蕭也有發火時

原本2013年「蕭習會」時,兩人還是坐著說話;但今年蕭萬長卻成了站著「聽訓」。俾倪不可一世的習大大,口沫橫飛外加手舞助陣,對著蕭萬長訓斥「中國夢」;政大外交系所畢業,外交官出身的蕭萬長卻像個小媳婦,恭謹順服地點頭如蒜。

在國民黨這些高官心裡,台灣與中國是什麼關係?這一幕勝過千言萬語。但鄉民們可別以為號稱「微笑老蕭」的蕭萬長,永遠都是這一副客氣樣子。從前他在李登輝總統時代當行政院長時,對國會裡那些囂張跋扈的高級外省人,與今日可真是判若兩人。

1999年3月12日立法院總質詢時,新黨三位外省籍立委李慶華、馮定國、朱惠良連番向蕭萬長質詢「新台灣人是不是中國人?」蕭萬長回應「新台灣人也是中華民國的國民,能認同這個地方的人都是新台灣人。」

最後一棒質詢的外省籍立委,就是那位入獄前發表「堅持台獨必敗,統一必勝,將以從容就義的心情,為中國統一大業,樂於做此犧牲,並以此為榮」的性侵菲傭犯馮滬祥,他批評蕭萬長「沒有自己的國家立場」,「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應改名「蕭萬短」。

此話一出,向來被稱為「微笑老蕭」的蕭萬長也動怒了,鐵青著臉重申:「今天政治環境很複雜,從憲法、兩岸分治來看,不能簡略答覆。至於馮委員藉質詢為我改名,這是人身攻擊,本人不作回答。」

蕭萬長對馮滬祥的質詢僅是冷處理,但同樣是來自嘉義,僅有小學學歷,前省議員出身的國民黨立委許登宮,一周後在國是論壇發言,質疑馮滬祥到底是新黨?還是新共產黨?還用台語回罵新黨和馮滬祥是「共產黨的走狗,有奶可吸就是娘,無奶可吸就幹你娘,4個博士還不如我這個『博土』。」

新黨視障立委鄭龍水不滿,上前怒斥許登宮怎說粗話,許登宮回應:「台灣人不容侮辱」,讓籍貫高雄的鄭龍水更惱火,直接拉扯許登宮,其他立委趕緊將兩人拉開。會後新黨黨團發表聲明,譴責院長王金平未處置許登宮辱罵,讓新黨形象受辱;許登宮則堅稱自己講的只是「台灣勸世俚語」,根本不是侮辱,雙方叫陣後不了了之。

蕭萬長8歲時的〈那一支香〉

龍應台在《大江大海1949》裡,也記載著一段蕭萬長的故事〈那一支香〉:

「我坐在蕭萬長的對面。當過行政院長,現在是副總統了,他仍舊有一種鄉下人的樸素氣質。

1949年,這鄉下的孩子十歲,家中無米下鍋的極度貧困,使他深深以平民為念。

但是,要談1949,他無法忘懷的,反而是1947。八歲的孩子,能記得什麼呢?

他記得潘木枝醫師。

貧窮的孩子,生病是請不起醫生的。但是東京醫專畢業以後在嘉義開「向生醫院」的潘醫師,很樂於為窮人免費治病。蕭萬長的媽媽常跟幼小的萬長說,『潘醫師是你的救命恩人喔,永遠不能忘記。』

彭清靠和涂光明到高雄要塞去協調的時候,潘木枝,以嘉義參議員的身分,總共12個當地鄉紳,到水上機場去與國軍溝通。

這12個代表,在1947年3月25日,全數被綑綁,送到嘉義火車站前面,當眾槍決。
8歲的蕭萬長,也在人群裡,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眼睜睜看著全家人最熟悉、最感恩、最敬愛的醫生,雙手被縛在身後,背上插著死刑犯的長標,在槍口瞄準時強推跪下,然後一陣槍響,潘醫師倒在血泊中,血,汨汨地流。

『8歲,』我說,『你全看見了?你就在火車站現場?』

『我在。』

在那個小小的、幾乎沒有裝潢的總統府接待室裡,我們突然安靜了片刻。

火車站前圍觀的群眾,鴉雀無聲。沒有人敢動。

這時,萬長那不識字的媽媽,不知什麼時候,手裡已經有一支香,低聲跟孩子說,『去,去給你的救命恩人上香拜一拜。你是小孩,沒關係。去吧。』

小小的鄉下孩子蕭萬長,拿著一支香,怯怯地往前,走到血泊中的屍體前,垂眉跪了下來。」

新台灣人VS.中國夢

2012年3月25日,是潘木枝醫師逝世65週年。當時擔任副總統的蕭萬長,出席二二八基金會舉辦的「那一支香還在燃燒——潘木枝醫師紀念特展暨追思會」。蕭萬長在致詞裡表示;

「小時候常受潘醫師照顧,我媽媽曾說,如果沒有潘醫師,可能無法順利長大成人;潘醫師枝不僅對我好,對所有患者都一視同仁,他遭槍決在眾人心中留下悲痛、深刻的記憶。當年潘醫師遭槍決時,我曾到現場祭拜,當年那支參拜的香至今繚繞心頭,我感懷潘醫師對台灣民主的貢獻,他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曾參與籌備東海大學創校,1954年推動台灣長老教會「教會倍加運動」(PKU),1957年擔任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幹事的黃武東,曾在嘉義地區擔任牧師,在他的《黃武東回憶錄》裡這樣說:

「赴機場的代表中,以副議長潘木枝(李筱峰教授注:潘不是副議長,副議長是林文樹)說話最多被帶回嘉義監禁時,他還天真的以為會經過法院公判,還說將在公判時討回公 道。直到槍殺的前一天,一名守衛偷偷的在香菸盒上寫字告訴他,明日即將行刑,請他把遺言寫在香菸盒上,他願意轉達其夫人。潘木枝才知道事態嚴重……」。

李筱峰教授也說:「受過日本近代化法治社會薰陶出來的台灣人如潘木枝,對於不經公開審判竟可槍決人犯的祖國政治,似乎只有在臨死前才看清楚它。從潘木枝身上,我們看到那個年代的台灣人的悲哀。潘木枝死後,屍體一直暴露在槍決地點。隔了一夜,他腳上所穿的皮鞋竟然不翼而非,被看守現場的士兵偷去了。

受到他照顧的朋友和親戚,知道潘木枝被槍決,都紛紛拈香來祭拜他,當時香非常稀少,祭拜他的人只好一個接著一個,用別人拜過的香來祭拜,有些人用到香火已盡,還在用香根祭拜……。」

當年拿一支香祭拜潘木枝醫師的8歲男童蕭萬長,長大後卻加入了這個殺害他救命恩人的暴力集團。但當上行政院長後,卻因「新台灣人」在國會殿堂,被一個高級外省人改名「蕭萬短」。如今80多歲了還要去海南在習大大面前恭聆「中國夢」,蕭萬長還記得自己8歲時的那一支香嗎?或許下次再見習大大時,跪下來會聽得更清楚吧?

小編hen推推~~~

怎麼又是他? 成龍超狂親中爭議言論懶人包
隔了8年!中日重啟高層經濟對話
「卡管」集數直追八點檔!12張圖帶你秒懂台大校長難產

拔管卡管大戰 熱門大匯整

蕭習會7分鐘 眾人站著聽習近平講話3分鐘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