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 誰反對《台灣旅行法》?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美國通過《台灣旅行法》,親中的或左派的國際媒體熱衷於採訪藍營政治人物,發表反對意見,仿佛台灣對《台灣旅行法》並不領情。
美國通過《台灣旅行法》,親中的或左派的國際媒體熱衷於採訪藍營政治人物,發表反對意見,仿佛台灣對《台灣旅行法》並不領情。   圖 : 翻攝自金石黨

美國通過《台灣旅行法》,親中的或左派的國際媒體熱衷於採訪藍營政治人物,發表反對意見,仿佛台灣對《台灣旅行法》並不領情。

 台北市長擬參選人孫大千警告説,「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國民黨立委江啟臣說,北京恐會更收縮台灣的國際空間,以此回應美國;国民党智库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国安组顾问曾复生分析説,台湾处于两大国之间就可能“未蒙其利先受其害”;馬英九時代台灣駐美代表沈呂巡說,“就算得到美國這些(利多),但我們將會失去什麼?中共如果對美外交出現問題,它很多地方都可以(對台)施加壓力,三方平衡恐會被打壞”;國民黨前立委林郁方認為,如果台灣獨派將其視為一個“綠燈”,是令人擔憂的,這項法案未必會反應美國國務院態度,“日前國務院官網才撤掉中華民國國旗”;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副院長黃奎博說,這部法案不僅將傷害長期緊張的台海兩岸關係,也將傷害中美關係,“台灣成為美國行政部門一個談判籌碼並被中國加大外交孤立的機率增加了”。

如果只看這些言論本身,而不看說話者是誰,一定會以為説這些話的人是中國國台辦發言人、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以及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的總編輯。這是另一種“身為台灣人的悲哀”——他們明明是台灣人,卻自認為是中國人;他們明明生活在民主自由的台灣,卻嚮往獨裁專制的中國。吃台灣米,喝台灣水,卻以做中國人為榮。他們腳踩在台灣的土地上,卻眼巴巴地眺望著從北京降下甘露。

以上言論,一般台灣民眾都只是當著笑料看,危害有限。另一批聲稱是正義人士和社運人士、關心台灣且有國際觀的言論者,所發表的反對言論,表面上看與藍丁差不多,卻更有迷惑性。比如自稱“我們是一群定居於台灣與美國,認同馬克思主義、無政府主義及其他基進左翼政治觀點的學生及社會運動參與者”的“破土”媒體發表的丘琦欣所寫的《全世界都擔心核戰在即,只有台灣慶祝納瓦羅和波頓上任?》一文,再次重複“繼續將台灣作為與中國地緣政治競爭的棋子”的論調,更中國的環球時報如出一轍,典型的“人一左,腦就殘”。蔡英文一句話就讓這個論調破產了:不要笑看台灣,台灣也是“棋手”。

這篇文章聲稱:“波頓和納瓦羅代表川政府鷹派的無能和非理性。”作者批評説:“納瓦羅連最基本的經濟學都不太懂。”因為反美、反川普,作者到了喪失理智和罔顧事實的地步:我不知道作者本人的學歷和職務是什麽,人家納瓦羅是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倍受尊敬的經濟學教授,著作等身且獲獎無數,在公共領域也極具知名度。你可以不相信台灣或中國的學術體制,但美國的公立名校中,一個“連基本的經濟學都不太懂”的人能當上經濟學教授嗎?如果全是胡說八道,他的書能夠成為備受學界好評的經典之作嗎?

左派的基本立場是反美親中,任何反對中共的言論和人物,都讓他們傷心欲絕乃至恨之入骨。他們反對資本主義,偏偏只以美國爲標靶,卻不知道中國才是權貴資本主義的典範。然而,這個年頭的所謂馬克思主義者,比陳映真那個年代還要指鹿為馬、破綻百出。這些人自己承認“生活在台灣與美國”,既然那麽痛恨美國,為什麼還要生活在美國,而不移居中國呢?

該文作者批評納瓦羅是“美國退出TPP的重要推手”,仿佛TPP是多麽偉大的人權憲章,退出TPP是不可饒恕的彌天大罪。同時,作者自己又承認“TPP一直以來都是讓富國更富,不惜犧牲其他國家利益的貿易協議”。那麽,退出這個坏協議難道不是好事嗎?美國退出TPP這個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協議,得益的恰恰是美國的工人階級,左派難道不該拍手叫好嗎?為什麼美國政府作出這個讓美國工人階級支持的決定,左派還要破口大罵呢,難道左派要跟工人階級為敵嗎?這樣的左派,不是喪心病狂又是什麽呢?

這些言論,或資訊過時,或邏輯混亂,或強詞奪理,或自相矛盾,無法讓人信服,徒增笑柄。比如,美國國務院確實存在著一個把台灣當棋子的“親中賣台派”,那是奧巴馬、希拉蕊及其前朝餘孽——可是“破土”諸君,因為要堅持左派立場,將真正買台的左派奧巴馬、希拉蕊視為救星,卻將真正友台的右派川普視為敵人。他們對事實視而不見:川普撤掉溫和派國務卿蒂勒森並換上強硬派的蓬佩奧之後,將會讓國務院完全執行其對抗中國的“印太戰略”,親中派的勢力已然土崩瓦解。而波頓並非作者所妖魔化的“核戰狂人”,波頓是華府深受尊重的國際戰略家,已經在多屆政府中任要職,若波頓落實《台灣旅行法》,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身份訪問台灣,將是美台關係的一大突破,對台灣有百利而只有一害——“一害”就是中國必然呼天搶地、惱羞成怒。

如今在國際上被孤立的不是台灣,而是窮兵黷武、橫衝直撞的中國。中國在週邊及全球沒有一個真正的盟友,而台灣的民主化成就在西方獲得普遍的承認與尊重。中國是“失道寡助”,台灣才是“得道多助”。再比如,“戰略專家”認為台灣可以靠“平衡”戰略生存,其實梅特涅式的“勢力均衡”戰略早在一戰前就終結了,一戰、二戰、冷戰以及反恐戰爭,從來都是以勝負定乾坤,民主與專制這兩種對立的意識形態不可能長久和諧並存。

台灣的主流輿論,尤其是太陽花之後成長起來的年輕一代人,不會認同以上這些指鹿為馬的言論。而這些言論被某些國際媒體加以放大報道,只能說明某些國際媒體對台灣的認識是何等脫節和失真。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