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丁貴:我若是蔣介石 要噴我頭髮OK啦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市報導
4746-09-22T07:20:58Z
自由台灣黨主席蔡丁貴9日回應遭到染髮劑攻擊事件。   圖:林朝億/攝
自由台灣黨主席蔡丁貴9日回應遭到染髮劑攻擊事件。   圖:林朝億/攝

針對大陳島鄉情文化促進會以染髮劑攻擊並嗆說擦掉就好,自由台灣黨主席蔡丁貴今(9)日表示,「我是活的人,是一個人」,又如慈湖一年花政府幾千萬元維護。他反問,可以在路上隨意攻擊一個跟體制無關的人嗎?不過,蔡也說,「如果我是蔣介石,他要來噴我頭髮,OK啦」。

台灣社等本土社團今日下午召開記者會聲援遭桃檢拘提的慈湖潑漆獨派學生。不過,媒體多聚焦在自由台灣黨主席蔡丁貴上午遭到染髮劑攻擊事件。對於上午遭到攻擊,蔡丁貴說,某個角度這也是在幫助台獨的聲勢。他也同情攻擊的人,「統派已經走投無路,才會用這種比較低階的手法」。

蔡丁貴呼籲,留在台灣想要強迫台灣被中國統一的人,台灣與中國往來已經沒有禁忌,應該他們自己回去就好。「我們台灣雖然比較小、也沒有中國富裕,我們自己生活就好」。

他還說,「要回去趕快回去,若沒有機票來跟我講,我來幫你募款」。

有記者提問,大陳島鄉情文化促進會理事長胡志偉說,「若潑漆擦掉就好,那生髮劑不喜歡也擦掉啊!」蔡丁貴則回應,「我是活的人,我是一個個人」。他說,為什麼政府每年要花4200萬元維護蔣介石的棺木,「我有花花流亡政府任何錢嗎?你可以在路上攻擊任何跟體制沒有關係的任何人嗎?所以這個類比是完全是不是當」。蔡丁貴還說,「如果我今天是蔣介石,他來噴我的頭髮,OK啦」。

對於會不會擔心人身安全,蔡丁貴說,他不相信流亡的中華民國司法體制,「最後,大不了就是暗槍打死我,也許到最後打死我時,台灣人民才知道要建立獨立自由國」,他說,「我會害怕」,但「不會要求警方保護,我希望他們來把我打死」。

蔡丁貴嚴肅地說,他還告訴「八百壯士」的楊思聖說,如果真的要被統一,他們可以回去。但是為了年金出來抗爭,時間要久一點,不要三、二天就去。也不要自己去爬牆,掉下來。這時一旁的台灣母語教師協會理事張慶豐則「嘿嘿」,笑了出聲。

蔡丁貴還說,他現在都在燒中華民國的旗子。而楊思聖也說要來燒公投盟的旗子。但要燒可以,他認為這是言論自由。是要買來燒,「不能自己拔我們的旗子。我也是去買旗子來燒的」。

蔡丁貴說,他們這一代老的台獨份子應該要站出來把台灣獨立建國的最後階段完成,不要讓年輕世代在迷亂中自己找出路。

至於當天參與潑漆、世新大學法律系四年級的蠻番島嶼社成員郭潤庭表示,包括中正紀念堂、慈湖這些威權的象徵都應該去除掉。解嚴都30多年,但228事件的血卻還留在那裡。台灣社會很多人被國民黨洗腦不知道,但民進黨政府過去就在街頭衝、都有台灣心,「本土政權你們還在做什麼?還是被中國思想綁票?」他們把選票蓋給民進黨,現在都有促轉條例的法源了卻不做,不是打假球嗎?

慈湖潑漆學生郭潤庭9日說明當天抗議的理念。   圖:林朝億/攝
慈湖潑漆學生郭潤庭9日說明當天抗議的理念。   圖:林朝億/攝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