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名觀點》親和、草根 許銘春無心插柳反成政壇大黑馬
新頭殼newtalk 文/
許銘春(左)、高雄市長陳菊(右),許銘春投入不到10年,由於因緣際會接到高雄市長陳菊當選無效官司,而認識「花媽」陳菊,兩人因皆具草根的特質格外投緣,從此展開許銘春的公職生涯。
許銘春(左)、高雄市長陳菊(右),許銘春投入不到10年,由於因緣際會接到高雄市長陳菊當選無效官司,而認識「花媽」陳菊,兩人因皆具草根的特質格外投緣,從此展開許銘春的公職生涯。   圖:取自高雄市政府新聞局網頁

低調、有親和力一直是許銘春讓政壇遍地找眼鏡的黑馬。 

許銘春投入不到10年,由於因緣際會接到高雄市長陳菊當選無效官司,而認識「花媽」陳菊,兩人因皆具草根的特質格外投緣,從此展開許銘春的公職生涯。

在市府4年半中,許銘春歷任新聞處長、法制局長,接任這兩項職務時,都適逢高雄市舉辦世運及縣市合併,工作並不輕鬆。當她提出重執律師本業,讓陳菊陷入苦思。許銘春常打趣說,「當初找我進市府團隊,只讓我考慮半天,這次要回去當律師,陳市長卻考慮了半年。」 

喜歡唱歌、酒量驚人的許銘春更能展現自我,律師事務所門庭若市、穿流不息,但來訪的朋友總比登門的客戶多得多,為人豪爽的她絲毫不介意,許銘春律師事務還特闢一室專供友人使用,甚至在門上繪製酒瓶圖案,毫不避諱自稱是市府體制外的「飲酒局」局長。她說,飲酒也可以做外交,像日本大阪府知事橋下徹來訪考察愛河整治,她就用紅酒做了一次很好的外交關係,所以她縱使卸下法制局長頭銜,仍屬市府團隊,隨時為市民打拚。

2年前轉回律師職場跑道,被認為是躍登立院殿堂做準備,不過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許銘春才宣布投入參選左楠區立委時,中途殺出程咬金,劉世芳隨後也宣布投入競逐,一場對決箭在弦上,在陳菊居間協調下,許銘春最終以團結為重,退出選局,無視外界如何繪聲繪影,對她政治前途的評斷。 

2016年民進黨執政,內閣改組,許銘春再度傳出被延攬出任法務部政務次長,但因家庭因素而未答應,直至高雄市政府需才孔急,陳菊再度登門,希望她出長副市長,許銘春才又重返公職。 

律師的刻板印象及剛硬線條,與許銘春親切的笑臉、甜美歌聲及豪氣酒量,似乎格格不入,但這種反差卻造就她廣結善緣,給人信任感,一如她出仕入仕,雖總是給人意料之外,卻是適得其位。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