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倡制定新憲法 獨派:讓錯亂的中國靈魂歸位

新頭殼newtalk | 黃韋銓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談及為何要制定新憲法時,基進黨主席陳奕齊形容,台灣現況是「政府以上,國家未滿」,要透過制憲斬斷與中華民國的牽連,讓政府與國家一致化。   圖:黃韋銓/攝
談及為何要制定新憲法時,基進黨主席陳奕齊形容,台灣現況是「政府以上,國家未滿」,要透過制憲斬斷與中華民國的牽連,讓政府與國家一致化。   圖:黃韋銓/攝

永社今(3)日舉辦「新憲法的想像與實踐」年度研討會,談及為何要制定新憲法時,基進黨主席陳奕齊形容,台灣現況是「政府以上,國家未滿」,要透過制憲斬斷與中華民國的牽連,讓政府與國家一致化;且「有人的靈魂是中國,有的人是台灣」,制憲能夠再次凝聚政治意志跟未來想像,讓錯亂的靈魂慢慢歸位。

談及制定新憲法,陳奕齊在會中提出四主張,表示制憲是政治意志共同體的凝聚過程;也是組織再造的過程,以制憲創立一個民主共同體的意志;而太陽花運動之後,年輕世代的聲音開始出來,希望制定新憲法,並重新檢視台灣的人權清單。

陳奕齊指出,中華民國憲法不合時宜已是社會共識,但政府明知不合時宜卻遲遲不處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陳奕齊也說,新憲法就如同新的公約,用來重新塑造國民的政治意志,「有人的靈魂是中國,有的人是台灣」,制憲運動能夠再次凝聚政治意志跟未來想像,讓錯亂的靈魂慢慢歸位。

至於台灣是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陳奕齊說,從政治上來說,台灣是「政府以上,國家未滿」,是有效的政府,但仍不處於國家狀態,希望政府與國家可以一致化。

陳奕齊提到,過去一直不敢處理的威權組織,必須一併處理,因為政府組織再造就是從威權邁向民主最重要的環節,不一定要從憲法層次解決,但過去一直沒討論威權組織轉型這一塊,「仍非常粗淺。」

此外,永社理事長鄭光倫也提到,目前中華民國憲法在國家認同方面,仍有法統情節與國家正常化等問題。鄭光倫指出,過去國民黨堅守中華民國憲法,拒絕更動憲法本文,無非是基於法統情結,諸如憲法前言、三民主義、五權憲法、中華民國等,都是不能處碰的神聖禁忌,讓國家正常化難以推動,成為阻礙。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