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新黨老少惡鬥下的男版《血觀音》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回顧20多年前的「許大爺」密使事件,到今日譴責王炳忠的「敗事說」,郁慕明等新黨高層,從反共到舔共這麼一路走來,就像《血觀音》裡惠英紅扮演的棠夫人,她當然也愛年輕的棠寧與棠真,但這是在年輕人完全願受老人擺佈的時候。   圖 : 翻攝自新黨打假除亂臉書
回顧20多年前的「許大爺」密使事件,到今日譴責王炳忠的「敗事說」,郁慕明等新黨高層,從反共到舔共這麼一路走來,就像《血觀音》裡惠英紅扮演的棠夫人,她當然也愛年輕的棠寧與棠真,但這是在年輕人完全願受老人擺佈的時候。   圖 : 翻攝自新黨打假除亂臉書

「新黨4傻」被檢調搜索偵訊,引發黨內的老少惡鬥已進入第二回合。PTT上現在最多人的老婆——台北市議員高嘉瑜(沒辦法,周子瑜已經變「韓國」瑜了)在政論節目裡也說,事發當天,就有前輩提醒她,這件事的內幕太複雜。一開始風向太亂,要再觀測一下,別急著幫檢調說話。

當然在此要鄭重聲明,這位前輩絕非本魯,高嘉瑜也不是我老婆,但王炳忠事件確實很不單純。2017年12月19日早上,郁慕明不顧王炳忠等「新黨4傻」被搜索偵訊,堅持赴中國,受訪時還捅了王炳忠一刀,說他只是「小朋友」,哪裡會危害顛覆國家安全,應該只是想「蒐集資料」罷了。

王炳忠就是因涉嫌國安法2-1條才被檢調搜查的,該條文說「人民不得為外國或大陸地區行政、軍事、黨務或其他公務機構或其設立、指定機構或委託之民間團體刺探、蒐集、交付或傳遞關於公務上應秘密之文書、圖畫、消息或物品,或發展組織。」結果郁慕明卻先替王炳忠承認是在「蒐集資料」,郁慕明為何要在這個節骨眼上捅王炳忠第一刀?

侯漢廷比王炳忠討喜?

但戰局還沒結束,4個車手被搜索偵訊後,都沒轉被告就全數請回,證明這4個車手中至少有1個願配合檢調,檢方為保護這汙點證人才會將這4人全請回。不然有人交保或限居,甚至聲押,被無保請回的汙點證人不就曝光了?

檢方的做法證明有車手要供出上線了,郁慕明當然要趕緊回台再補第2刀,所以25日早上接受黃光芹《POP搶先爆》專訪問時,又罵王炳忠「到處呱呱叫」、「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他們根本不夠條件搞情報」「新台幣500萬元要成立類軍事組織,簡直是開玩笑,也把中國大陸看得太低了。」

郁慕明越說越白,根本是在向北京直接喊話,若要對台蒐集情報,甚至要發展類軍事組織,王炳忠這種沒當過兵的年輕人只會敗事,而且500萬根本不夠用。薑是老的辣,錢還是花在肯賣台的老特務以及退將身上,CP值比較高。

談到未來新黨選戰布局,郁慕明又抱怨,王炳忠一板一眼很嚴肅,比較不討喜;侯漢廷講話的樣子很輕鬆,就算講嚴肅的話也很自然,比較討喜,但太愛遲到仍待改進。顯然郁慕明這些新黨高層的眼光大有問題,侯漢廷與王炳忠兩人選不選得上是另一個問題,但除了你們那些高級外省人以外,在台灣有誰會認為侯漢廷比王炳忠討喜?

王炳忠企圖效法盧麗安?

郁慕明為何這麼討厭王炳忠,要像當年對付朱高正那樣,不搞死這個黨內罕見的「死台客」就不干休。說穿了新黨是個比國民黨更「外省」的政黨,侯漢廷爺爺是不用改選的萬年立委,王炳忠卻只是小宮廟童乩之子,這種出身的台灣人,就算捲舌音說到咬斷舌頭,跟真正的高級外省人相比,還是無法討新黨高層之喜的。

郁慕明20年前在新黨要選省長時,讓台籍的朱高正加入,但選完就公開朱高正年輕時在德國當抓耙仔的密告信,讓朱高正一槍斃命(新黨高層在戒嚴時代當過抓耙仔的更多)。現在另一個比朱高正更天真的王炳忠,以為說話捲捲舌,唱個中華民國頌,新黨就會重用他這個黨內少數的台灣人,只怕他會死得比朱高正更慘吧?台灣人加入新黨,根本就是蠢貨在找死嗎?

對中國的統一大業來說,台灣人投共的宣傳價值,絕對大過於外省人投共。這一點共產黨知道,新黨知道,郁慕明更知道。因此對於黨內想越過他,直接與中國統戰單位接觸的台灣人,他是絕對不會手軟的。

1994年11月2日,代表新黨參選省長的候選人朱高正,自稱如果中國武力犯台,他衹要打5通電話,就能讓中國暫緩攻勢24小時。一個台灣人敢自誇與中共的有秘密溝通管道,新黨那些高級外省人立刻有了共識,絕不能讓這個台客繼續存在於新黨,連存在於政壇都不行。如今王炳忠企圖效法盧麗安,跳過高級外省人仲介而直接投共,新黨高層此時豈能坐視?

鄉民們或許不解,新黨比國民黨、親民黨更舔共,但中國為何卻將買辦的利益交給連爺爺,郁老只包攬到賣菸這一小塊?新黨高層戒嚴時大多出身特務,與共黨高層有積怨,這固然也是原因;但為了統一大業,中國是可以不計前嫌的。

然而就像《血觀音》裡的議長對記者或官員那樣,敵人有三種,第一種口唸經手卻不摸乳,那是可敬的敵人,對陣廝殺固然殘忍,但大勢底定就不再追殺。第二種摸了乳就不再唸經,那是可收買的敵人,買通後就暫時當個朋友。但第三種則是摸了乳還要唸經,婊子他們也要當,貞節牌坊他們也要,那是下三濫的敵人。

「許大爺」密使事件

中國為什麼不信任郁慕明?因為在兩岸互動史上,新黨也搞過「破壞」。1995年4月19日上午,新黨立委郁慕明在立法院國是論壇上踢爆,1988年李登輝剛接班,中共高層就透過國學大老南懷瑾牽線,希望兩岸互派密使在香港接觸。

1992年6月16日,南懷瑾的3位學生:總統府辦公室主任蘇志誠與文建會主委鄭淑敏以及企業家尹衍樑,在香港與中國國家主席楊尚昆的秘書楊斯德、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及中共高層特使「許大爺」六人面談。

郁慕明公開了特務機關的資料,想在首次總統民選前證明李登輝「親共」,與國民黨搶奪眷村鐵票。但尹衍樑根本沒公職,要見誰是他的自由;蘇志誠權重位不高,總統府辦公室主任只是個屁大的黑官。而且他的回應是赴香港「休假」,行程中獲密報有「非主流人士」與中共勾結,因此在友人安排下赴該飯店「抓匪諜」,還故意與中共人員照相,使得非主流不敢再作祟。

三人中唯一具政務官身分的就是鄭淑敏,她不能像尹衍樑那樣不答,也不能跟蘇志誠那樣反嗆立委,只好四兩撥千金的坦承常去香港採購衣服,因為她的衣服都只在香港買。這種話出自最高文化官員之口,似乎有點怪怪的,但確實也不犯法吧?蘇志誠因此嘲諷郁慕明的爆料,只會有「2天的新聞壽命」。

蘇志誠這樣的外省人,沒像朱高正這麼好宰;郁慕明一刀沒刺到要害,還被笑新聞只能撐2天。到第3天的21日早上立法國是論壇,他再度提出資料,公開中共特使「許大爺」本名為許鳴真,職銜雖只是小小的國際科學技術工業委員會副主任;但他在文革時,曾收容被鬥爭的陳雲、楊尚昆之子,是這些高幹子弟的「教父」,因此與江澤民、楊尚昆走得很近,其子許永躍還是陳雲辦公室祕書。

為了捅這第2刀,郁慕明加碼爆料,許大爺不只是在香港與蘇志誠密會,1994年還侵門踏戶的以欽差大人之姿來台,「巡視」了陸委會與海基會;並在某著名醫院做健康檢查,留下病歷紀錄。郁慕明的爆料越來越清楚,但新聞還是不到2天。

坦白說1994年時,李登輝已一路鬥垮俞國華、李煥與郝柏村,完全大權在握。這時兩岸開放交流已7年,不管92年國共之間有無共識,但辜汪會談都已公開舉行了。兩岸之間有無密使?對台灣民眾來說,甚至當時還在野的民進黨,早已不在乎了。

但郁慕明這種「不管兩岸交流,還是直接談統一,都要等我們這些高級外省人說了算」的高姿態,連媒體都看膩了。就算從特務機關裡拿來的密件屬實,仍然難逃蘇志誠所說「2天的新聞壽命」。

回顧20多年前的「許大爺」密使事件,到今日譴責王炳忠的「敗事說」,郁慕明等新黨高層,從反共到舔共這麼一路走來,就像《血觀音》裡惠英紅扮演的棠夫人,她當然也愛年輕的棠寧與棠真,但這是在年輕人完全願受老人擺佈的時候。如今棠寧想帶著棠真偷渡,就算還沒公開叛變,棠夫人會怎麼先下手為強?這場男版《血觀音》還沒到最高潮,鄉民們請繼續收看。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