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從王炳忠看《新黨甄寰傳》
新頭殼newtalk 文/
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各行各業皆如此,王炳忠事件也不能例外。2017年12月19日清晨,台北地檢署與調查局偵辦共諜案,針對新黨發言人王炳忠,以及青年軍侯漢廷、林明正、陳斯俊等人發動搜索,並以證人身分約談,且已備好抗傳即拘的拘票。
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各行各業皆如此,王炳忠事件也不能例外。2017年12月19日清晨,台北地檢署與調查局偵辦共諜案,針對新黨發言人王炳忠,以及青年軍侯漢廷、林明正、陳斯俊等人發動搜索,並以證人身分約談,且已備好抗傳即拘的拘票。   圖:取自王炳忠臉書

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各行各業皆如此,王炳忠事件也不能例外。2017年12月19日清晨,台北地檢署與調查局偵辦共諜案,針對新黨發言人王炳忠,以及青年軍侯漢廷、林明正、陳斯俊等人發動搜索,並以證人身分約談,且已備好抗傳即拘的拘票。

但王炳忠拒絕開門,並開手機上臉書直播喊冤,還主張2小時後律師到場才願接受搜索。調查員雖出示法院開立的搜索票及自身證件,雙方仍僵持40分鐘,最後只好直接破門,直播在混亂中結束。

檢調懷疑王炳忠等人違反《國家安全法》2-1與5-1條,涉嫌協助中國間諜刺探台灣情報,不僅情節嚴重,並發現已有黨政高層收受中國情報組織金錢,懷疑中國已成功滲透台灣黨政系統,案情不斷向上發展。黨主席指責「白色恐怖不能這樣搞」;副主席則大喊「政治迫害,官逼民反」。

聽到這兩個戒嚴時代的老特務,無恥的喊著「白色恐怖」與「政治迫害」,真的感到好笑。1979年9月8日中泰賓館事件時,你們兩個老特務在幹什麼?《疾風》雜誌當年那些反共言論一旦公開,中共還會讓你有特權在境內賣菸嗎?

這齣《新黨甄寰傳》在演什麼?

外行人只會看熱鬧,當然看不懂這齣《新黨甄寰傳》在演什麼?鄉民們不妨想想,4個新黨年輕人的家裡被大陣仗搜索,但黨中央那些老的主席副主席反而沒事,而且黨主席反應還超淡定,至今仍不回台應變,很怪吧?但回到歷史來看,一點也不怪。

新黨成立於小蔣死後,一些年輕的特務擔心李登輝權力穩固後,他們就無法接班老一輩在國民黨內的特權,才脫黨成立了新黨。最先的口號是三反:反台獨、反黑金與反共,1996年總統大選時,新黨還配合林郝競選總部,一直指控李登輝曾是台共。

但如今那批創黨特務們老了,新黨現在也改變立場要舔共了,可是中共高層基於夙怨,不可能完全信任這些當年的極右派特務,寧可相信全台最有錢的政客兼掮客。所以黨內才會有些年輕人,不斷前往中國或透過各種管道,強調自己與中共之間並無夙怨,企圖跳過那些始終盤據在位子上的黨內元老,直接與中共高層接觸,爭取中國挹注的統戰資源。

不過這些特務出身的創黨元老,能在腥風血雨中混到今日,也都不是省油的燈。幾個毛都沒長齊的綜藝咖,就想另立黨中央,哪有這麼簡單?特務機關裡的那些老走狗,當年跟新黨高層可都是哥倆好。那麼多退將去中國也沒被搜索,4個綜藝咖的小朋友卻遇上這麼大的陣仗。沒有黨內的抓耙仔提供具體線報,法院會同意開出搜索票?

真正的「國會戰神」

新黨內部上演《甄寰傳》,不是在這些創黨大老快死前才出現的。1993年8月10日新國民黨連線宣布脫離國民黨,成立新黨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與從民進黨脫離的中華社會民主黨、勞動黨與工黨結為聯盟。1994年12月28日,新黨宣布與朱高正立委創立的中華社會民主黨對等合併。

朱高正是戒嚴後期黨外風雲人物,1986年9月28日在圓山大飯店,登高一呼立即組黨,民主進步黨正式成立。1987年當選增額立委,在立法院中推動「暴力問政」,無論揮拳打人、跳上主席桌與扯斷麥克風,都是他首開紀錄,因此被封為「國會戰神」,比現在差點被罷免的那個更會戰,也更神多了。

1990年朱高正因不認同民進黨越來越明顯的台獨立場而退黨,1991年3月1日創立中華社會民主黨,抨擊國民黨是爛黨、民進黨是亂黨,主張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但國代選舉全軍盡沒,翌年立委選舉也只有他一人當選。

1994年他接受新黨提名,競選台灣省省長,可惜敗給宋楚瑜。同年12月28日,朱高正向內政部申請註銷社民黨,把社民黨併入新黨。1995年接受新黨提名,於高雄市北區參選立委,以最高票當選。但朱高正與新黨的蜜月期,到此也開始變調了。

1997年新黨開始大內鬨,除了秘書長郁慕明與李慶華等人不和,立委周荃也退黨參選台北縣長之外,最嚴重的就是朱高正與黃國鐘兩位立委,指控同黨另一立委姚立明涉及詐財。3月9日郁慕明以朱高正「詆毀同志,疏於問政,嚴重影響新黨形象」、「砲打黨中央」、「與周荃互毆」等罪名開除黨籍。

一張紙打掉三屆立委

但郁慕明與朱高正之間的戰爭,並沒有在開除黨籍結束。3月23日郁慕明和新黨唯一的創黨台籍立委陳癸淼,在新黨全委會舉行記者會,除了辭去新黨祕書長,也宣布記者會之所以不在立院召開,就是要放棄言論免責權,因為他要公開國安局佈線在新黨裡的抓耙仔朱高正。

郁慕明指控引爆新黨家變的立委朱高正,留德時化名「陳廣信」,每月固定領取國安局一千美元。為了證明自己所說,郁慕明拿出一張「陳廣信」在1980年自西德寫給「安平」的線報,內容提到美麗島事件元凶施明德之妻艾琳達將到此地演講,由於「安平」要他「主動」一點,所以他排除萬難抵達會場,並利用機會和艾琳達及她母親聊天。

另外「陳廣信」也提到,艾琳達已知施明德不會被判死刑,聽到不利國府民黨的言論就會叫「很棒」。但因不便過於主動,以免行跡敗露,所以只單獨談了10分鐘。「陳廣信」甚至主動提及,有人能安排他與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主席張燦鍙洽談「合作」。當然說了一堆,最後還是希望「安平」每月津貼他的一千美元,能夠直接預付一年。

由於這封線報提到的人事都很具體,媒體得以立即追蹤查證。信中提到的當事人台灣同鄉會成員吳秋祥說,看筆跡這封信是出自朱高正沒錯,而且信中記載吳秋祥開車載「陳廣信」前往會場,途中迷路的過程只有他與朱高正知情,信中提到的在場人物和艾琳達的內容也都相符。

但吳秋祥也特別表示,信中提到崔玉磐研製爆破性火藥,以及在高雄美麗島事件後計畫炸掉台北駐波昂新聞處,尤其是吳秋祥要求「陳廣信」與張燦鍙合作等情節,完全是無中生有、自己編造。

朕賜給你的,才是你的

朱高正留德時是不是職業學生?鄉民心中自有一把尺。但郁慕明當年能在新黨內鬨的最高潮,拿出國安局的內部資料,乾淨俐落的讓朱高正一槍斃命,連任三屆立委的朱高正從此消失於政壇,為何郁慕明當年有這通天本領?現在還有嗎?鄉民們請繼續看下去。

王炳忠雖有繞樑三日讓人依然想吐的歌聲,但就算你能在擂台上挑戰連方瑀,回到庭院深深深幾許的新黨後宮,面對那些《甄寰傳》裡的老妖,一定要記住《滿城盡帶黃金甲》裡皇帝周潤發,劇終前對謀反失敗的次子周杰倫訓斥:

「天地萬物,朕賜給你的,才是你的。朕不給,你不能搶。」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