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發函施壓助慶富?黃國昌:只有馬自己可回答

新頭殼newtalk | 黃韋銓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今(2)日表示,前總統馬英九以密件方式函轉行政院,要求協助慶富造船公司聯貸,造成的壓力非常清楚,「這件事只有馬英九自己可以回答。」   圖:趙婉淳/攝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今(2)日表示,前總統馬英九以密件方式函轉行政院,要求協助慶富造船公司聯貸,造成的壓力非常清楚,「這件事只有馬英九自己可以回答。」   圖:趙婉淳/攝

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今(2)日表示,前總統馬英九以密件方式函轉行政院,要求協助慶富造船公司聯貸,造成的壓力非常清楚,「這件事只有馬英九自己可以回答。」且時任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透過密室會議方式把公股行庫找來「喬」,黃國昌質疑,若這是光明磊落的事,當初怎會用密件辦理?他認為,這些追究不應就此結束,並要求行政院必須追究責任、具體求償。

行政院今天下午針對獵雷艦案作出調查報告,指出國防部五項缺失。關注慶富案發展的黃國昌今下午受訪表示,行政院仍留下許多未解釋問題,一銀董事長蔡慶年說沒受到壓力,純粹是基於商業放款給慶富;但他質疑,若真是在商言商,怎會反而要求行政院施壓其他公股行庫?且合作金庫對於聯貸案原先有強烈疑慮,後來自己卻參貸高達21億,僅次於一銀,合作金庫前後不一致是受到何種壓力?目前仍未解釋清楚。

黃國昌指出,2015年除了行政院轉交慶富給前總統馬英九的陳情書外,土地銀行在海科館聯貸案時早就知道慶富財務有狀況,卻不斷縱容。黃國昌批評,行政院咎責名單中只有蔡慶年而未有其他公股行庫,且負有督導責任的財政部國庫署,也未列入咎責名單,「這樣不會太離譜?」

黃國昌質疑,調查報告沒提到當初是因為何種政治壓力,讓公庫做出完全違反商業慣習以及專業判斷,導致今天讓全體國人面對高額損失,政治責任要如何追究?「這不是蔡慶年撤職就可以交代過去。」

黃國昌也指出,馬英九以密件方式函轉行政院,要求協助聯貸,造成的壓力非常清楚,「這件事只有馬英九自己可以回答。」黃國昌質疑,前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透過密室會議方式找公股行庫來「喬」,若這是光明磊落的事,當初怎會用密件辦理?

至於慶富將49.33億元匯到澳門、香港等地,這筆金流是否與中國有關聯?黃國昌回應,檢調跟金管會必須追查,但行政院已經清楚點出,這些流入港、澳的錢都是有問題的,但跟獵雷艦沒有直接關聯。

今天金管會主委顧立雄也在會議中指出,「說這是小孩玩大車。」行政院副院長施俊吉也說,一銀就像「打開金庫讓慶富自己搬錢。」對此,黃國昌說「完全贊成這種說法。」是什麼政治壓力讓公股行庫們做出這樣決定,其他公庫董事長應出面向社會說明,特別是土銀跟合作金庫,應出面負責。

黃國昌表示,這些追究不應就這樣結束,調查報告只是開始,後續還會有更多需要負責的人。他也要求行政院必須追究責任、具體求償,「這是現任政府展現改革魄力的最重要指標。」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