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高雄市市長補選

管仁健觀點》侯維尼與柯P都該重修中國史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新黨新思維中心主任侯漢廷(左)與台北市長柯文哲(右)。   圖 : 新頭殼合成製作
新黨新思維中心主任侯漢廷(左)與台北市長柯文哲(右)。   圖 : 新頭殼合成製作

為何在鄉民間,台北市長柯文哲要叫柯P?這個無須多解釋;但侯維尼是誰?就要稍作說明了。

現任新黨新思維中心主任,戒嚴時期不用改選的立院老賊侯紹文之孫侯漢廷,2017716日因卡通人物「小熊維尼」貌似習大大,成為中國境內網管嚴加查緝的禁圖。護主心切的侯漢廷,想要昭告天朝聖明,祖國境內絕無禁圖這種荒唐事,因此特別在個人微博上,用維尼圖當封面來PO文〈為何要讓黨背黑鍋?〉。

該文一PO出,中國鄉民便笑稱「光這個封面就活不到明天早上」、「樓主太樂觀了!」、「等下這PO就見不到了」果然幾小時後〈為何要讓黨背黑鍋?〉就被官方刪除了。台灣鄉民也笑稱「是不是有被虐狂?」「為啥要這樣挑戰黨的意志?」所以暱稱他為侯維尼。

刪圖鬧劇才過3個月,中共19大還在熱鬧進行中,侯維尼卻瘡疤未好就先忘了痛,又在點書上單挑白色力量壇主柯P。20171021日《蘋果即時》報導〈別學國父革命10次 柯P:失敗23次就要快點改了〉:

「台北市長柯文哲昨赴交大發表演說,對於過去書本上常教導大家『失敗為成功之母』,還以國父革命10次後才成功為例,要大家再接再厲,柯在演說中對這種想法不以為然,直言失敗2次就要趕快跑,誰頭腦那麼差,還繼續重蹈覆轍,應『抬頭巧幹,不要埋頭苦幹』。柯今天受重申,人應該要靈活一點,失敗23就應該改變,過去國父革命10次的故事,對大學生是很大的誤導。

3天後《聯合報即時》報導〈柯文哲酸國父革命 侯漢廷:可以多了解歷史再發言嗎?〉:

「新黨新思維中心主任侯漢廷在臉書表示,柯文哲的道理是對的,但是例子大錯特錯。……同樣的方法如果失敗,外在環境不變,一再重複,當然還是失敗。要改的是態度、方法。而孫中山革命有沒有吸取失敗經驗、改變方法呢?侯漢廷表示,是有的:

第一次革命廣州之役,失敗原因為保密不慎,事跡外洩。第二次惠州之役,因日本政府臨時禁止日本與革命黨人士來往,取締軍火武器,軍火未能及時接濟,功敗垂成。第三次黃岡之役,被清偵查,提前發動,糧餉不足。第四次七女湖之役,縱使攻各地大勝,但黃岡失敗無法響應,彈藥不足難後繼,又失敗。第五次欽洲起役,攻城不克,糧餉不足。『十次革命,並非單調死板、失敗了開機重來的RPG遊戲』。」

其實侯維尼自己也與柯P一樣,所說的道理都對,但舉例卻犯了同樣的錯誤,而且這種錯誤也永遠無法改變。因為他們口中所說,腦中所自以為是的歷史,都是戒嚴時代國民黨所捏造的政治神話。偏偏這些立場上看似針鋒相對的政客,腦中所裝的卻是來自同一來源的垃圾。

孫文是不是中華民國的「國父」?這只是國民黨在老蔣專權後的一家之言,但受字數限制,本魯暫且不談。不過孫文字逸仙,流亡日本時化名中山樵。孫是漢姓,中山則是日本姓,侯維尼可尊稱他孫先生、中山先生,甚至直呼其名孫文皆可;但稱呼他「孫中山」,那麼蔣介石不就要改稱「蔣石岡」?蔣經國不就要改稱「蔣葉利扎羅夫」?

至於國民黨定調的「國父革命11次起義,10次失敗,終於建立民國」。其實自1894年至1911年,革命起義多達29次,最有名的如徐錫麟、秋瑾等人在浙江發動的光復軍起義,失敗後秋瑾臨刑前絕筆「秋雨秋風愁煞人」還被收入課本,卻因光復會與同盟會間的恩怨紛擾,竟然不在國民黨認定的11次起義內。

至於191110月的武昌起義,是同盟會外圍組織共進會與湖北新軍革命團體文學社,改變同盟會一直在兩廣雲南等邊境各省分起義的作法,在長江流域直搗黃龍。之後長江以南各省響應,滿清政府請出袁世凱重掌兵符,袁一面率新軍南征收復武昌,另一面回北京逼宮使幼主讓位,中華民國才得以建立,滿清覆亡與前10次革命的關係不大。

那麼國民黨為何一定要在歷史課本裡,堅持搞個什麼「10次失敗的革命」?說穿了不也還是迷信「吉利數字」,管你死人活人,總要湊個好看的數字才甘心。所以明明有3人被俘未死,偏要搞東山島7烈士;明明收了86具屍骨,偏要搞黃花崗72烈士;明明就只有46個軍警特自殺,偏要搞太原500完人;明明519人陣亡與567人被俘,偏要搞一江山720烈士;明明423駐守四行倉庫,偏要搞800壯士……為了討個吉利,數字可以任意增刪。

當然啦!就算真的是10次失敗的革命裡,孫文有幾次根本毫不知情。而且即使事先知情,但也根本不在現場,革命既非他所發動,更非他所領導。勉強算是在場的最多也就2次,而且那2次他既不是擔任領導,也沒有全程指揮,最後也都是臨陣脫逃且遠避海外。

1895221日,興中會總會在香港成立,316日舉行首次幹部會議,決定採用陸皓東所設計之青天白日旗為起義軍旗,並計畫先攻取廣州為根據地,由孫文先混入廣州,創農學會為機關並廣徵同志,定農曆九月初九重陽節(1026)為起義之日。

1895年乙未廣州起義,是國民黨的10次起義失敗裡的第1次,也是孫文實際參與起義的第1次。可惜因事先洩密而失敗,以陸皓東為首的多數成員被捕處刑。當時孫文只是興中會會長楊衢雲的秘書;戰況不利時孫文先逃到香港,後來發現還是嫌香港靠中國太近,又轉往南非。為了確立孫文在黨史上的神性,也盡量淡化楊衢雲。

孫文在場的第2次起義,則是第61907年鎮南關起義。1907121日,革命黨員黃明堂發現雲南省中越邊境上的鎮南關,清兵駐防鬆懈,於是發動夜襲,成功占領了鎮南、鎮中、鎮北三炮台。

孫文獲悉捷報,立刻與黃興、胡漢民、日籍秘書池亨吉以及法國軍官等人,從越南河內趕往鎮南關指揮。池亨吉還在隔年5月,出版《支那革命實見記》一書(日本朝日新聞社出版,中譯本為《中國革命實地見聞錄》),記述了他參與鎮南關戰場的實地見聞,孫文在該書的序裡還自稱:

「余自乙未廣州起義失敗以來,歷十有四年,至是始得履故國之土地,與革命將士宣力行陣間。」

可見孫文已多年不曾實際參與革命,此時清廷得知鎮南關失守,計畫由廣西右江道道台龍濟光和廣西參將陸榮廷,率4,000清兵反攻。孫文一見狀況不妙,又藉口要募集武器臨陣開溜,逃到北越之後再轉往新加坡。

無論立場偏統偏獨,鄉民都不能忽略中國史。但讀中國史最麻煩的地方,就是國民黨與共產黨都在搞天朝史觀,因此為了黨國需要,充滿了吹捧、歪曲與湮滅。侯維尼呼籲柯P可以多了解歷史再發言嗎?」,本魯舉雙手雙腳贊成。但歷史不等於黨史,奉勸鄉民們若要像侯維尼那樣「誤把黨史當歷史」,就不如去看愛情動作片還有用些。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