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管仁健觀點》能有一面國人都會畫也都想拿的國旗嗎?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國父紀念館前掛著巨幅國旗。圖:張良一/攝
國父紀念館前掛著巨幅國旗。圖:張良一/攝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當過兵的四,五年級鄉民,大概都會懂得軍中什麼叫「畫國旗」,其實就是虧人又夢遺(遺精)了。但是說真的,我們的國旗很不好畫,絕不可能在阿兵哥熟睡時,這樣「噗」一下就能出來的。

6都裡唯一國民黨執政的新北市,今年砂石倫豪性大發,下令要廣印、大印國旗,結果廠商卻擺了大烏龍。2017年10月5日《自由時報》即時報導〈糗大!新北市府掛的國旗印錯凸槌 漏夜更換〉:

「新北市政府為慶祝國慶,在市府大廳懸掛24面巨幅國旗,但廠商將國徽的比例印刷錯誤,市府發現後,立即漏夜重新更換,目前已懸掛正確版本的國旗。

近日國民黨立委頻質疑政府今年的國慶活動懸掛國旗數太少,曾任國民黨主席的朱立倫,為與中央『互別苗頭』,擴大舉辦新北市的國慶活動,不僅舉辦升旗典禮,並在全市道路、橋梁共懸掛1萬面國旗,比去年多出4,000面,沒想到自己眼皮底下的國旗竟然,實在是糗大了。

民政局局長江俊霆今天表示,今年重新製作大型國旗懸掛在市府大廳,懸掛隔天他發現國旗的圓圈看起來怪怪的,比例似乎不對,詢問同仁也看不出哪裡有問題,最後仔細一查,發現國徽的圓圈比較大,立即要求廠商更換,目前已全部更新。

記者仔細比照新舊版國旗,印錯的舊版國旗,國徽中的白日實體圓比較大,12道光芒顯得短胖,白日與12道光芒間的青圈,看起來比較細。依照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國徽定為青天白日,其樣式為圓形、青白色,白日居中,並有12道白尖角光芒,其間留一青色圓圈。」

1997年之前的港英政府,並未禁止港片裡出現中華民國國旗。但導演不知是顧慮中國市場,還是純心搞笑,總是要把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給改造一番。

這兩張第四台播爛了的劇照,鄉民們一定不陌生。第一張出現在《賭聖》裡,世界賭王大賽時周星馳代表台灣出賽,用的就是這片只剩9道光芒,且與白日黏在一起的國旗。另一張電影《賭神2》羅家英身上的國徽,中間的白日乾脆改成方形,光芒數目也不對。

把國旗裡的青天白日畫正確,別說對香港人有點難度,對台灣人同樣不易。《魯冰花》裡飾演小學美術老師的男主角郭雲天,受校長之託主持美術選手訓練班,選出最優者代表學校出外比賽。他極力栽培古阿明,卻遭其他老師抵制,他們都認為鄉長的小兒子林志鴻畫得好,而古阿明的畫則是亂七八糟。

最好笑的一幕就是鄉長小兒子畫國旗時,堅持要「十二個角一樣大」,郭雲天告訴他「這麼遠看不清楚,國旗畫成一片紅就可以了」,飾演校長的方龍,嚇得連忙用台灣國語喝止:「大家不要談政治!」白色恐怖的氛圍不言而喻。

另一部國片《多桑》,導演吳念真描繪他日治時代出生,只會說台語及日語的父親SEGA(蔡振南飾演),戰後與受國民黨教育的孩子,價值觀完全衝突。SEGA在幫女兒畫國旗作業時,這段對白讓人聽了既好笑又心酸。

「阿兄,你看多桑把國旗這樣畫,叫我怎麼交啦!」

「幫你畫還不高興,國旗不是這顏色是什麼色?鬼才看過白色的太陽。」

「人家陸皓東畫的本來就是白色的。」

「他不識字,你也跟他一樣笨喔!你真笨。你看人家日本國旗是白色的嗎?」

「你什麼都日本,你汪精衛啦!」(女兒這時改用國語了)

「你不要以為北京話我聽不懂喔!」

「你漢奸走狗你汪精衛啦!」

「惡妻孽子,無法可治啦!」

國旗的功用就在於凝聚同在一國的人心。因此先撇開永遠無解的統獨爭論,國旗就應該要構圖簡單,人人能畫。但別說國民黨前主席找來的廠商會印錯國旗,戒嚴時代交通與傳播都不像今日發達,鬧劇更多,什麼十道、十一道、十三道光芒的都有。

國民黨總愛指責民進黨「不愛國旗」,其實從歷史來看,民進黨這些招數也都是從國民黨那裡偷學來的,因為中華民國的國旗,最先也不是這模樣的。

1911年12月4日,武昌起義後獨立之各省留滬代表,在江蘇教育會開會,制定以「五色旗」為國旗。1912年1月10日,臨時參議會議決以「五色旗」為國旗(取紅、黃、藍、白、黑五色,代表漢、滿、蒙、回、藏五族共和之意)咨請大總統頒行。

但當時擔任臨時大總統的老孫,因為不喜歡這面旗子,就函覆參議會暫予擱置並未頒行。然而參議院卻在同年5月10日,又決議通過「五色旗」為國旗。後來雖然全國法定以「五色旗」為國旗,但老孫與他領導的國民黨,就像現在的民進黨一樣,實行不承認、不敬禮、不懸掛的「三不」政策。

1925年廣東國民政府成立,翌年7月9日老蔣就任總司令,才以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誓師北伐。但所謂的青天白日滿地紅,規格雖經老孫制定,卻因太過複雜的條紋,國人根本無從理解。老蔣四處出巡,看到國旗的樣式,尤其白日與光芒那部分,完全是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也是氣得要命。

1943年9月9日,老蔣在國民黨五大全會十一中全會演講裡,才規定十二道光芒的排列,要如同時鐘上十二小時的位置一樣均勻對稱。直到1946年,國民大會制定了《中華民國憲法》,第一章總綱第六條才明定:「中華民國國旗定為紅地,左上角青天白日」。1954年立法院修正中華民國國徽國旗法,才明定國旗之式樣、位置、尺寸、比例。

早年在中國到戒嚴時代的台灣,老蔣對於國旗裡12道光芒的正確位置與比例,三令五申要嚴加督導。偏偏每次出巡,都會看到《賭聖》或《賭神2》的這種國旗。因此1968年實施九年國教,國中生要上的「童軍」課,第一課就是教大家怎麼「畫國旗」。

依國徽國旗法,國徽的白日體圓心至白尖角光芒頂,其長度與白日體半徑,比例為2與1。每道白尖角光芒的頂角為30度,十二角為360度。戒嚴時代國中升學班是不用上聯考不考的童軍課,但有一堂卻不能缺,就是教大家畫國旗那一堂。用手工畫國旗很複雜,要先裁一張長寬比例3:2的圖畫紙,準備好鉛筆與著色筆,還有圓規、塑膠三角板與量角器等製圖工具。

全世界有哪個國家,小朋友畫國旗還需要這麼麻煩的?這樣的國旗能凝聚人心嗎?難怪這面旗,國民黨看見共產黨就收起來,看見民進黨又拿出來;相反的民進黨看見國民黨就收起來,看見共產黨又拿出來。到底還要等到哪一年,我們才能有一面大家都會畫也都想拿的國旗?

抒發己見投稿「開講無疆界」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開講無疆界
「提供各界不論就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社會等各領域議題,有話直說,有意見就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