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梁岱琦觀點》踩著千禧曼波終不悔的林強
新頭殼newtalk 文/
生活藝文
林強在兩年前跟Dj Point許志遠合組了工作室,名叫「志樂制樂」,介紹這麼寫著「受儒釋道思想啟蒙,以志於道、成於樂。志勉,故名志樂」,這就是現在制樂、志樂的林強。
林強在兩年前跟Dj Point許志遠合組了工作室,名叫「志樂制樂」,介紹這麼寫著「受儒釋道思想啟蒙,以志於道、成於樂。志勉,故名志樂」,這就是現在制樂、志樂的林強。   圖:翻攝自Youtube

林強多年前為電影《千禧曼波》所做的配樂,出現在巴黎時裝周Chloe的秀上,模特兒踩著個性步伐,襯著的是林強的電子音樂和台語呢喃,這一步,林強在2001年就已踏出,卻一直到2017年才回到台灣。

細碎、規律的電子節拍,襯上迷濛的吉他聲,在2001年電影《千禧曼波》裡,這是舒淇一手拿著菸、走在渙散著藍光天橋上,那段一鏡到底的開場音樂。16年後,穿著繽紛新裝的女模特兒,依著同樣的節拍邁開步伐,但得到的迴響卻很不同。巴黎時裝周上捎來的,不是春裝的訊息,而是音樂的消息,現在的林強已被定位在電子音樂與配樂領域裡,但這條路走來並不那麼順利,電子音樂是林強刻意選擇林中那條人煙稀少的道路。

不清楚Chloe的秀場導演是誰,但服裝秀發表地在巴黎,法國一向對於音樂有著極高的接受度,法國文化部長期在政策上支持唱片出版,尤其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音樂元素,不過林強的配樂能被聽見,侯孝賢佔很重要的因素,侯孝賢對林強 來說亦師亦友,亦是將他從流行音樂拉往電影配樂的重要推手。

兩人相識於<黑輪伯>的MV拍攝現場,侯孝賢剛以《悲情城市》拿下威尼斯金獅獎不久,<黑輪伯>找來李天祿演出,侯導來探班,因此結識了林強。籌拍《戲夢人生》時,本屬意找林鉅演出,但李天祿不呷意,侯孝賢問他找強仔好嗎?老先生點頭答應,結下林強與侯孝賢的合作之緣。

在某次採訪中,侯孝賢談到林強從創作歌手至演員,曾一度太過「自覺」。《戲夢人生》部份場景在福州拍攝,因鄉下蒼蠅多,密密麻麻很是嚇人,拍攝一場吃飯的場景時,林強怕髒不敢將筷子放桌面,而是擱在碗上,很明顯是「自覺」在拍戲。在侯孝賢眼中,林強從《戲夢人生》、《好男好女》,到了《南國再見,南國》才終於「釋放」完全進入角色裡,但太過入戲,有陣子自以為自己是戲中人,索性叫他負責電影音樂,林強找了濁水溪公社、雷光夏等,做出來的音樂讓侯孝賢讚「每一條都合到不行」。《南國再見,南國》是林強的第一部電影配樂,後來侯孝賢的電影持續找他,《千禧曼波》、《最好的時光》一直到同樣令人驚艷的《刺客聶隱娘》。

最早在背棄主流大眾的《娛樂世界》專輯裡,林強已嘗試使用Techno、工業噪音,除了在配樂使用電子音樂,2002年他還曾出版過一張《歡樂中國年》,嘗試將<踏雪尋梅>、<迎春花>、<賀新年>這種逢年過節聽到爛的應景音樂「電子化」。這對他來說,這應該是張極為商業的作品,已經忘了專輯做得怎樣,卻對那次採訪印象深刻,記得當時林強的工作室 在士林舊街的老公寓裡,言談裡他提及房東租他很便宜,還有他已鮮少公開演唱,意外竟接下了青箭口香糖的廣告歌,整首歌曲都以台語演唱。當時他只淡淡地說,是朋友介紹的,因為快過年了,想包紅包給爸媽,所以才接的。

《千禧曼波》林強找來Dj Fish和日本電子樂大師半野喜弘合作,Chloe秀上使用的曲子是<A Pure Person>,裡頭迷濛的吉他是發掘盧廣仲的製作人鍾成虎所彈,他在自己的臉書上回憶,林強會帶著饅頭到淡水找他,在小小的客廳裡編寫這首歌,聽到這旋律,那時的畫面歷歷在目。《千禧曼波》在台灣並未發行原聲帶,後來市面上流通的多是「歐版」,從國外「進口」回台灣,顯示台灣有多麼不重視電影音樂,即使這是侯孝賢的電影、即使得到當屆金馬獎最佳電影音樂、即使當時唱片市場還算榮景,依然沒有被出版的必要。

<A Pure Person>原名應該是<單純的人>,如同林強在曲子喃喃唱著「善良、平凡、快樂、善良的人」,這些年來已變得慈眉善目的他,似乎朝著這樣的目標前進。林強在兩年前跟Dj Point許志遠合組了工作室,名叫「志樂制樂」,介紹這麼寫著「受儒釋道思想啟蒙,以志於道、成於樂。志勉,故名志樂」,這就是現在制樂、志樂的林強。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開講無疆界
「提供各界不論就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社會等各領域議題,有話直說,有意見就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