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管仁健觀點》讓「圍獨放統」的警方 退居第二線吧!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反年金改革團體召集人黃正忠(左二)等人今(21)日出面,強調他們絕對不是暴徒,他們沒有打警察,也沒有放置煙霧彈,煙霧彈是有人栽贓嫁禍。
反年金改革團體召集人黃正忠(左二)等人今(21)日出面,強調他們絕對不是暴徒,他們沒有打警察,也沒有放置煙霧彈,煙霧彈是有人栽贓嫁禍。   圖 : 常日豪/攝(資料照片)

西方有句諺語「所羅門的審判」,典故出自《聖經‧列王紀》,台灣人大多也聽過。2個妓女帶著1個男嬰,到以色列國的所羅門王面前,都堅持自己是男嬰的母親。原來這兩人同住一房,各自也都剛生下男嬰。這天夜裡,一名婦人不慎壓死了自己的孩子,在痛苦和嫉妒下,竟偷偷將屍體和另一人的孩子交換。清晨另一婦人發現後爭鬧不休,於是一狀告到所羅門王的殿前。

在那沒有DNA可驗的時代,所羅門王面對兩個都堅持是男嬰母親的妓女,思索了一會兒,竟吩咐手下拿把刀來,宣稱最公平的解決方案,就是將這孩子劈為兩半,兩個女人各得一半。當聽到這個可怕的裁決時,男嬰真正的母親喊道:「我主啊,將活孩子給那婦人吧,絕不可殺他!」但說謊者卻說:「這孩子也不歸我,也不歸你,把他劈了吧!」

所羅門一聽,立即將孩子判給真正的母親,群眾也鼓掌歡呼。因為真正的母親,會本能地保護自己的孩子,而說謊者卻不然。面對台灣始終無解的統獨爭議,魯蛇似我者就像是沒有DNA驗證方法的所羅門王,甚至就只是在圍觀的鄉民甲乙丙丁,判別真偽的方式也很「前古代」。2017819日《蘋果即時》報導〈台灣之恥!反年改大將竟稱:抗議沒完沒了,還有閉幕式〉:

2017台北市藉運動會開幕式,是全球轉播盛事,不過,反年改團體號召抗議活動,在場外暴動導致運動選手無法進場,開幕式罕見出現僅參賽國繞場,卻無參賽運動員的窘況,引發民眾批評。

反年改大將、全國公務人員協會理事長李來希受訪表示,『……反年改這些人的問題需要解決,抗議會沒完沒了,接下來還有閉幕式。』李來希也在臉書發文,直指『看見了我們退休退伍軍警抗爭的力道?』」

台灣在國際運動競賽中,甚至在國內自己主辦的國際競賽中,到底該用什麼名字?用什麼旗幟?乃至於觀眾入場時能帶什麼旗幟?多長?多寬?很多確實不是我們能決定的,我們自己內部也有完全不同的意見。

但有一個事實,鄉民看得很清楚。雖然柯P的「兩岸一家親」讓獨派很不爽,但無論多激進的台獨團體,當天也不敢去阻撓各國運動員入場,因為別說大多數台灣人不會同意,其他獨派團體,甚至該團體的成員也不會同意。

古今中外的鄉民都一樣,我們跟2000多年前的以色列的鄉民也心意相通,分得清這兩個妓女誰是真媽媽,誰又是假媽媽。凡是一味堅持自己的主張,不惜傷害孩子的那一個妓女,絕對就是冒牌的媽媽。2017820日《新頭殼》報導〈李來希指煙霧彈台灣國丟的,陳儀庭批栽贓〉:

「反年改團體負責人李來希今 (20) 日於臉書上PO文並張貼現場照片,指稱媒體硬栽贓2017世大運開幕典禮時丟擲煙霧罐,係反年改團體軍公教人員所為,其實是台灣國所為,台灣國也隨即發出聲明,表示這是栽贓。

被指丟煙霧彈的台灣國成員陳儀庭表示,絕對沒有攜帶、丟擲煙霧彈,……在警方的強力封鎖和交管下,他從頭到尾的活動範圍不過就這短短兩百公尺,李來希貼的照片是反年改人士在敦化北路口和警方推擠時,他和朋友被警方保護帶到管制區時拍攝的,時間是在蔡英文總統車隊經過前半小時,當時天還亮著。……

警方也表示,經比對相片,陳儀庭的相片所發生時地為昨日18時許,於臺北市敦化北路、八德路口東北角所發生的陳抗事件,經責任分區萬華分局勸阻後離去。另開幕典禮丟擲煙霧罐,係昨日晚間195分於小巨蛋南出口附近所發生,核對兩起事件發生時間地點顯然不同,……」

世大運開幕式會在場外出現毆打警察、扔煙霧彈,甚至運動員無法入場的鬧劇,主其事者的反年改團體迄今沒有人出面道歉,只有嘻皮笑臉的李來希仍在鬼扯栽贓。當然啦!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按照集會遊行法,不能因這些無賴,限制其他團體的陳情抗議的應有權利,即使是這群既是丐又是匪的團體,要在閉幕式時繼續胡鬧,本人還是堅持警方仍應核准。

但鄉民們一定也有相同的擔憂,從626日立法院外滋擾案、630日復興崗外滋擾案,到819日的世大運開幕滋擾案,現任的軍警忘了自己是官兵,退休的軍警卻搶著當起了強盜,高層軍警內鬼通外賊,事先洩漏軍情、事後推諉卸責。睜眼說瞎話的台北市警局長邱豐光狡辯,抗議群眾沒有突破封鎖線,也沒有煙霧彈,還揚言是「滴水不漏」,這傢伙的臉皮真的比防彈衣還堅固。

但軍警高層心態上最大的偏差,就是堅持「圍獨放統」的意識形態。白癡都看得出來,會破壞世大運維安的團體,是你們那些貪得無厭的學長。但819日當天,花這麼多人力去對付根本不會產生威脅的陳儀庭,卻對惡行最重大,毆傷萬華分局劉姓巡佐,被檢方聲請收押禁見,卻被恐龍法官以10萬交保的「南台灣抗暴聯盟」發言人顏才仁,只是保護管束30分鐘後就放了。

6月在立法院外,暴徒用肘衝撞的是政客,反正只要政客自己不提告,警察不管也無妨。但這次被打到兩眼長黑輪的是第一線的警察,拜託警方能否公布一下,當時警察都已經逮到了公開毆打同事的現行犯,究竟是哪些團體與那些人,前來「關心」顏才仁的? 抗議就抗議,叫囂就叫囂,甚至推擠都還說得過去,但為何打警察的現行犯半小時後都能放?

2017822日《聯合報》報導〈靜止挖斗突鬆脫 砸死臨時工〉:「林姓臨時工昨第一天到某工地工作,隔壁鄰居請他幫忙修水管,林好心應允,才拿鋁梯欲爬上怪手挖斗查看水管,重達百公斤的挖斗突然鬆脫,重壓他的胸部送醫不治。……

67歲林姓男子靠打零工維生,昨上午11時許,受雇主要求,到北市北投區致遠二路巷內工地工作。因天鴿颱風將來襲,工地隔壁鄰居擔心受損的排水管颱風天無法作用,請求林協助處理,林好心答應幫忙。……」

這是同一天發生在北投的一場悲劇,一個67歲的林姓工人在颱風前,仍要上街工作而發生意外。相反的62歲的陸官46期退役上校顏才仁,周休七日,月入七萬還不滿意,非要上街毆打第一線的基層警察。但高階警察卻無動於衷,學長學弟的哈拉一下又放人了。

基層警察太辛苦也太危險了,如果閉幕典禮時高層「圍獨放統」的策略不變,李來希又揚言要來讓大家見識一下「我們退休退伍軍警抗爭的力道」,那麼愛台灣的鄉民們,趕快推舉一位德高望重者,組織一個更公正的糾察隊,讓只能奉令「圍獨放統」的基層警察退居第二線吧!

抒發己見投稿「開講無疆界」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開講無疆界
「提供各界不論就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社會等各領域議題,有話直說,有意見就來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