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燕俐觀點》低薪的怒火還在延燒!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台灣有很多年輕人選擇前往中國、東協工作。圖為新加坡街頭的上班族。到底該如何避開低薪魔咒呢?先在知名大型外商卡位,待了幾年累積實力,才有跳槽的本錢;不要排斥外派,打開了視野,才能掌握各國市場的需求!
台灣有很多年輕人選擇前往中國、東協工作。圖為新加坡街頭的上班族。到底該如何避開低薪魔咒呢?先在知名大型外商卡位,待了幾年累積實力,才有跳槽的本錢;不要排斥外派,打開了視野,才能掌握各國市場的需求!   圖:達志影像/路透社。
行政院長林全日前的一番老實話,「低薪問題短期內無法解決」,又澆了廣大民眾一盆冷水。人民可以理解的是,結構性的問題絕非一朝一夕可以改變,但無法接受的是,卻還看不到中長期的完整政策和執行方法,難怪年輕人對政府的信心逐漸流失中……

台灣的低薪問題持續惡化,尤其近期看到幾個案例,更讓我背脊發涼——原來低薪問題已從年輕上班族向上延燒,許多資深員工和中階主管也多年未加薪,低薪已入侵各行各業,燒的全民心中一把怒火。

一位電視台企製哀怨的向我抱怨,「從2008年發生金融海嘯以後,公司就再也沒幫我們團隊任何一個人加過薪,想跳槽,也不過多個兩、三千元,但又要面臨節目可能隨時收掉的風險,只好繼續窩在原單位,看著飛漲的物價和房價,被迫安慰自己起碼還有同事可以互相取暖!」

多年前曾帶過的一位部屬,目前在平面媒體擔任中階主管,也感嘆的說,「幸好我們還曾歷經過十多年前大幅加薪的榮景,前陣子同業老闆來挖我,居然只願意調薪三千元,我還懷疑是否自己越來越沒價值了?」

是啊,還記得二十年前踏入職場,無論是在媒體業或金融業,隨便跳個槽,沒有加個五千或八千元,是不會心動的。更別說,期間還有幾位老闆,為表誠意,一幫我加薪,就是萬元以上起跳,更有某一年,我光是年終獎金就領了5個月,比現在很多上班族一整年的薪水還要多。

然而,隨著台灣內需產業不振、金融市場萎縮、媒體環境改變,我曾待過的那些昔日績優企業,薪水和福利也逐年縮水,曾聽過最慘的狀況是,某家大型紙媒年終居然只發了七天,許多資深員工看到薪資單,不免悲從中來。

原本以為低薪集中在本土企業,沒想到,外商也來學習,在節省人事成本這一塊,簡直呈現無縫接軌。親戚的小孩今年研究所畢業,頂著國立名校的光環,卻沒讓他在薪資上佔到多少便宜。

好不容易考進知名美商,在「期望薪資」欄,他寫上「40K」,最後人資核薪下來,只有「35K」。我鼓勵他,「35K確實比我當年還要低,可是對照人力銀行最新調查,企業願意給台大畢業研究生的平均薪資是29947元,你有超越正常水準,很不錯了!」

連知名美商都只願意給35K,更遑論其他台灣中小企業,可能更精打細算。也因此,不願陷入低薪泥沼的人,紛紛重新思考職涯規劃,有人出來創業,也有人到海外尋求機會,就連主計處剛公布的統計,「去年到海外工作者達72.4萬人,比2009年成長6萬多人,也比2005年大幅成長一倍。」正呼應了這個現象。

很多上班族殷殷期盼政府能有效處理低薪,但林全院長日前的一番老實話,「低薪問題短期內無法解決」,又澆了廣大民眾一盆冷水。人民可以理解的是,結構性的問題絕非一朝一夕可以改變,但無法接受的是,卻還看不到中長期的完整政策和執行方法,難怪年輕人對政府的信心逐漸流失中……

那麼,到底該如何避開低薪魔咒呢?在大環境沒有改變的前提下,就如同我勉勵親戚的小孩,「先在知名大型外商卡位,待了幾年累積實力,才有跳槽的本錢;不要排斥外派,打開了視野,才能掌握各國市場的需求;更要勇於嘗試業務工作,因為外商論功行賞,能帶進實際業績的人,才有機會升官加薪!」

年輕人沒有政府可以靠,靠自己來面對困難和挑戰,還比較實際一些!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