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台語片第一紅星的同志版「運河殉情記」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1956年首映的《薛平貴與王寶釧》,捧紅了女扮男裝的梅英,成了台語片第一紅星,爆紅後贏得富商林陳鳳鴦的憐愛,也引發了她與養母之間的爭執,一怒之下竟跳下運河企圖自殺,上演同志版的「運河殉情記」。   圖:管仁健提供
1956年首映的《薛平貴與王寶釧》,捧紅了女扮男裝的梅英,成了台語片第一紅星,爆紅後贏得富商林陳鳳鴦的憐愛,也引發了她與養母之間的爭執,一怒之下竟跳下運河企圖自殺,上演同志版的「運河殉情記」。   圖:管仁健提供

 「豬哥找金燕」的親子大戰,引發全國關注。2016年5月19日《蘋果日報》報導︰「豬哥亮上周六被女兒謝金燕爆家暴、要老婆小三共事一夫醜聞,他反捅謝金燕未婚瞞子多年之痛,語意不明被外界猜測欲以謝金燕獨子生父身分做籌碼。網路出現封殺聲浪、要抵制他的節目和表演,深受『鬼父』形象重傷的豬哥亮昨風雨中赴華視錄影,上工時臉色憔悴,昨電視台全面封鎖避媒體進入,謝金燕則宛如人間蒸發。」 

很多人看到這場親子隔空放話的新聞,就感慨什麼「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其實不用說到什麼太古,半世紀前台灣演藝界就出現過「母女互告」,而且還是真的告上法院,最後引發台語片第一紅星同志版「運河殉情記」,以及被當成雛妓收留於婦職館的鬧劇。 

1950年代台灣最紅的歌仔戲班,就是1948年由雲林麥寮人陳澄三主持的拱樂社。陳澄三負責業務,劇團則由小老婆麗錦順(本名劉順妹)管理。麗錦順是苗栗客家人,自幼被賣入歌仔戲團當養女,成為名小生後加入拱樂社,不但找了一起坐科的養姊妹搭檔演出,自己也收養了許多童伶。 

陳澄三很有經營概念,他深知野台戲的市場已在萎縮,即使包電影院演歌仔戲,也無法持續太久。因此雖是歌仔戲第一天團,1955年另一同業督馬歌仔劇團,製作第一部台語片《六才子西廂記》時,就親赴拍片現場觀摩。 

這部電影粗製濫造,歌仔劇團每天深夜戲剛演完,帶妝演員就在舞台上利用原布景拍攝起來,沒有特別燈光,演員的臉都看不清楚;也沒任何蒙太奇,完全一鏡到底。這樣的品質即使號稱首部台語片,台灣人依然不買單,上片幾天後慘賠收場。 

陳澄三雖然不懂怎麼拍電影,連電影都沒看過幾部;但他知人善任,邀請留日且拍過電影的何基明執導,不但將劇本交出,任由導演修改,連演員也交由導演全權安排。 

何基銘認為飾演王寶釧的吳碧玉與代戰公主的許金菊,都才十幾歲而已,若讓年愈不惑的名小生麗錦順飾演薛平貴,顯得格格不入,堅持不用已有知名度又是老闆娘的麗錦順,而啟用年僅17歲的小梅枝(本名劉梅英,劇團的童伶不支薪,掛名也沒姓,一律稱小)。 

為了尊重導演,陳澄三不說第二句話,不但換了男主角,還把祖產拿去銀行抵押,借了50萬元讓導演無後顧之憂。有《六才子西廂記》的前車之鑑,《薛平貴與王寶釧》儘量避免內景,出外景又多花了許多成本。 

1956年1月4日在台北中央與大觀戲院首映,報載當天拱樂社全體團員裝扮整齊,吹打西樂,分乘兩台小卡車遊行台北街市,放映前還有「主角梅英小姐等20名演員登台吹樂演唱」,觀眾爭相入場,擠破了中央戲院的玻璃,全省賣座超過200萬元,同年8月及10月就推出了續集與第三集。 

《薛平貴與王寶釧》為了吸引客家鄉親,還另外配製了客語版。本片大賣不僅帶動搶拍台語片的第一波風潮,數年間產量激增,幾倍於政府全力扶植的國語片,也迫使在香港拍攝的廈語片,全面退出台灣與東南亞市場。女扮男裝的梅英,更成了台語片第一紅星;但爆紅後也引發了她養母麗錦順爭奪戲箱的矛盾。 

戲箱又稱戲籠,是歌仔戲團裝戲服的木箱或竹籠。在民風保守的年代,女性戲迷不敢公然追男星,只敢追女扮男裝的坤生。她們捧戲子的方式叫貼紅條,就是公開打賞,如「賀拱樂社光彩,雙金五百,王阿舍上」,就由劇團收下後交團主分配;但若是「賀小梅枝光彩」,就由小梅枝或其養母獨拿。這種肯具名打賞的捧角,就稱戲箱︰但若怕打賞時具名會樹大招風,或是引發家庭糾紛,就用「親友上」,這也就是今日所說的親友團。

由於當時台灣民間買賣養女的風氣很盛,養女被養父性侵、買賣婚姻或推入火坑的案件更層出不窮,引發許多外省人的同情,就由「半山」的女權運動者呂錦花出面,成立台灣省保護養女運動委員會,推動政府在1956年通過「台灣現行養女習俗改善辦法」,專門處理養父母與子女的糾紛,還成立婦女職業輔導館,保護前來尋求庇護的養女與被警方抓到的雛妓。 

飾演薛平貴而爆紅的劉梅英年僅17歲,與同劇演員吳碧玉、林玉霜、林鳳妹等人,都是幼年家貧或被長輩矇騙賣入戲班的「綁戲(字)囝仔」,如今一躍成名,比唱歌仔戲時吸引更多戲箱(粉絲),與同樣演小生的養母麗錦順有了瑜亮情節。 

梅英爆紅後仍隨拱樂社來台北大中華戲院演出,延平北路一段的57歲富商林陳鳳鴦,平日就喜歡捧坤生,一見梅英更是憐愛,不但送禮、請吃飯,還收她做乾女兒,梅英也就視林府為自己家,與林陳鳳鴦形影不離。為了表示對乾媽的愛,1956年8月梅英一成年,就自行宣稱將姓氏由劉改為林,讓養母麗錦順更加憤怒。 

1957年7月24日,梅英隨拱樂社到台南演出,乾媽林陳鳳鴦專程南下相陪,8月12日起,兩人一起投宿旅館5天。這時梅英宣稱已決心離開劇團,與乾媽共同生活,日後入補校讀書與拍台語片。8月19日,梅英在演戲時,還在台上自編台詞辱罵養母。 

由於班主陳澄三長年在外跑業務,大老婆則在麥寮老家照顧三子二女,夫妻倆都很少來劇團,因此偶爾來時必然慈眉善目,並且送禮賜食,不像麗錦順平日督勤甚嚴,甚至偶爾打罵,綁戲囝仔們對養母都沒有好感。爆紅後的梅英與養母有了爭執,陳澄三只對梅英好言相勸,還要她的姊妹們陪她去運河邊散心。 

四個小女孩與梅英邊走邊聊,但梅英越想越氣,竟跳下運河企圖自殺,上演同志版的「運河殉情記」。四個小女生不敢下水,只好在岸邊大聲呼救。路過的軍人奮勇下水,救起了梅英,問她為何尋短?梅英只說是與養母吵架,外省人不識眼前這小女孩是台語片第一紅星,還以為是被養母逼良為娼,就直接送去南市婦職館保護。 

梅英自殺與送婦職館保護的新聞一出,立即轟動南台灣,每日前往企盼一睹芳容者不可勝計,婦職館也不堪其擾。但梅英對養母雖無怨言,卻不肯跟她回團;即使養母請她生父母來接她回去,梅英也拒絕。婦職館因梅英已成年,只好依其意願,隨乾媽來台北同住。養母不甘一手栽培的梅英被奪,於是提告林陳鳳鴦妨害家庭及教唆自殺。 

梅英與乾媽到台北後,拱樂社另一女演員王蓮蕉,也脫離戲班投奔林陳鳳鴦。陳澄三指控王蓮蕉走時偷走了屬於戲班的戲裝和行頭,於是又到台北市警局告林陳鳳鴦教唆王蓮蕉竊盜。警局在林家中找到梅英與王蓮蕉後,將3人皆移送台北地檢處偵辦,經交保候審。 

梅英與乾媽之間真的是有同志情誼嗎?當時報載似乎又非如此,傳說拱樂社因《薛平貴與王寶釧》大賣後,新加坡某僑商即託人接洽赴南洋演出,拱樂社已收定金五萬元,正在辦理出國手續中,因此而引起歌仔戲界同業的嫉妒,使出這招拆台記,讓拱樂社的出國公演因梅英出走而告吹。 

梅英在被班主與養母控告後,也公開指控陳澄三與麗錦順虐待,希望他們能歸還身分證件與私人衣物,但卻不願提告。據傳梅英後來又與乾媽鬧翻,拱樂社姊妹淘有的說她墜落煙花,但也人說她嫁給一位外省將官後不久即自殺。但這些晚景淒涼、不知所終的傳聞,就像是不是台語片第一紅星的同志版「運河殉情記」?永遠也無法查證了。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