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一個用眼神改變輿論的少婦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今年4月上映的電影《失控謊言》,是一部改編自「萬華七彩藝苑命案」的犯罪心理電影。圖為該案嫌犯劉網當年投案的照片。   圖:翻攝自國家文化資料庫
今年4月上映的電影《失控謊言》,是一部改編自「萬華七彩藝苑命案」的犯罪心理電影。圖為該案嫌犯劉網當年投案的照片。   圖:翻攝自國家文化資料庫

纏訟近2年,北捷隨機殺人案兇手鄭捷三審定讞了;而再過不到一個月,總統馬英九也要下台了。一個是在媒體上從一開始就是人人望能誅之的惡人,另一個則曾是媒體寵兒。20094月到蘭陽女中、20116月到北一女,那些中學女生就像吃了搖頭丸那樣狂叫。20096月再到銘傳大學,還有大學女生無預警熊抱;至於女記者報導時的一秒變花癡,與今日灰頭土臉、人人喊打對比,真的是滄海桑田、不勝唏噓。 

鄭捷在媒體上的形象始終如一,馬英九則與陳水扁等諸多政客一樣從金變土;那麼在媒體上有瞬間翻身,從人人喊打到人人按讚的案例嗎?印象中還真的不多。樓一安導演的台灣新類型電影《失控謊言》,劇中女主角許瑋甯用她出色的演技,尤其是那柔順卻堅定的眼神,感動了觀眾,也重現了半世紀之前那個在媒體形象上瞬間豬羊變色的少婦。 

196785日下午,當時是台北鬧區康定路51號,專門製造塑膠女體模特兒的工廠「七彩藝苑」發生命案,老闆王文敏(31歲)因懷疑妻子許絹(30歲)與學徒陳國房(17歲)有染,在憤嫉交織之下,將2人殺死,再把屍體埋在家裡。由於報案者是王文敏妹夫的弟弟江金根(34歲),日後為了江金根是不是共犯,纏訟10多年。 

但鬧區埋屍也罷,報案者是不是共犯也罷,都不是媒體關注的焦點。反而是王文敏混在人群中,冷靜觀看警方挖屍,再騎機車載著西園路二段的一個少婦劉網(30歲)揚長而去。之後,劉網的丈夫楊甘泉向雙園分局報案,妻子丟下平日一人照顧的5個孩子,他懷疑是被王文敏劫持逃亡,因此特地來報案。警方發現劉網手藝很巧,平常在家也編織假髮賣給七彩藝苑。 

媒體記者深入探討王文敏到底對女人是有何「致命的吸引力」?因為之前警方懷疑他會去中部投靠旅館女中(服務生)「春子」,又以為他會去找風塵中的紅粉知己「明珠」,結果卻跌破大家眼鏡,和他一起亡命天涯的,竟是客戶的妻子。而且他身高僅163公分,相貌又不出眾,只是臨時通知,對方就拋夫棄子,帶著所有現金跟隨。王文敏的「魅力」究竟在哪裡?立刻成了媒體的最新話題。 

七彩藝苑案的案情發展越來越離奇,警察堅持不懸賞抓人,記者也不去追著警察抓逃犯,而是追著劉網的丈夫楊甘泉,讓他的見報率還高於兇嫌王文敏。根據楊甘泉對記者的描述,他的父親是退役將軍,母親身陷匪區。剛來台時,他家境不錯,父親退役後開設一家豆腐工廠,劉網雖只有小學畢業,身高156分;但長相清秀、身材苗條、而且反應靈敏、工作認真,在工廠裡深受他父親賞識,他父親才去她桃園縣大園鄉的娘家為他提親。 

他與劉網婚後9年,生有5名子女,分別是長女華美(8歲)、次女集美(6歲)、兒子天厚(4歲)、三女雅美(2歲)與5個月大的么女瑞美。他說,兇手王文敏的3個兒子還好,有祖父母與姑姑照顧;但他的5個兒女自母親離家後,未斷奶的么女日夜哭泣,其他幾個都得了皮膚病,他根本無力照顧,因此,與劉網娘家的人討論過了,劉網再不回家,他就要將兒女送進孤兒院。 

老實的楊甘泉戴著一頂全國知名的綠帽子,遭遇確實引人同情,但是,媒體也報導了鄰居的說法。楊甘泉由於不善經營,豆腐工廠早就垮了不說,在錦西街開設的「華美美容院」,靠著劉網的美髮技術,先後訓練了20幾個學徒,死忠客戶也很多,因此還開了分店,但依然被楊甘泉做垮了。現在劉網只能在家編織假髮,之前請的女傭也都遣散了,但仍有2個學徒在跟她學習編織假髮,顯然這女人比她先生更有能力;假如沒先生和小孩的牽絆,也許她早就賺大錢了。 

警方攔截到王文敏給父親的家書。信的正面是用中文寫的,王文敏請父親同情劉網5個兒女的遭遇,先拿2千元給劉網的丈夫楊甘泉作生活費,但翻到背面,只有四個日文平假名「ないです」在「給錢」那裡,這是日文否定的意思,也就是要父親「不給」。原來警方認為王文敏通日文,劉網不懂。而劉網被5個孩子纏住,根本不曾離家半步,並未涉及殺人罪,與王文敏這樣逃亡也很累,他們只要透過媒體心戰喊話,一定能讓她投案。 

除了揭穿王文敏騙她的手段,也請楊甘泉寫公開信,27日在報上公布,信中提到只要劉網肯回家,往事一筆勾銷;讀小二的長女華美也親筆寫了「媽媽:妹妹弟弟哭,好想你」,希望能勸媽媽回家,但似乎效果不如警方預期,王、劉2人依然杳無音訊。 

輿論對於警方的緝捕無功,極盡冷嘲熱諷。警方為了宣示緝捕決心,忽然宣布懸賞獎金3萬元,緝拿王文敏及劉網,但各界依然懷疑警方的誠意。因為劉網的鄰居都說,報上刊登警方提供的劉網近照,是生完第5胎時懷抱嬰孩照的,外型顯得臃腫,其實劉網身材纖細,現在一點也看不出已生了5個孩子。 

經過將近1個月的追索,王文敏與劉網一次又一次地逃過警方追緝,最後主動向警方投案後,劉網被移送看守所前,聽到記者問及5個兒女,哭到無法回答;可是記者問她:「你的丈夫歡迎你回家,你願意嗎?」劉網露出了驚訝神色,但隨後又低頭不語。劉網的回應讓楊甘泉完全無台階可下,親友鄰居也從笑他「太老實」,決定聘請律師控告劉網通姦。 

七彩藝苑案發展至此,輿論走向也開始有了變化。原本2人在逃亡期間,大家還揚言抓到這個淫婦,就要將她浸豬籠、亂石打死,甚至該施以滿清10大酷刑;但劉網投案後,卻出現了眾多支持她的言論。男生會同情她,是因她每次出庭,無論平日的纖細苗條,還是懷孕時的大腹便便,鏡頭前都是輕蹙愁容、低頭不語,楚楚動人的樣貌,讓人有些不忍。 

至於女生會同情她,則是因為很多婦女也和劉網一樣,遇到貧窮又不解風情的丈夫,年紀輕輕就被眾多兒女牽絆,還要負擔沉重的家計,因此,有不少女性也羨慕或佩服她的勇氣。86日,台北地檢處依妨害家庭罪嫌起訴劉網;1130日,台北地院以妨害家庭罪判處她有期徒刑5月。劉網得知刑期後並未上訴,而是默默入獄服刑,出獄後消失於茫茫人海,不知所終。 

原來王文敏與劉網是國校同班同學,劉網是個養女,但很聰明,功課好而且會畫畫,在班上與王文敏每次都在搶功課第一名與畫圖冠軍。畢業後,劉網沒升學,去美容院當學徒。雖然她嫁給將官之子楊甘泉,但婚後楊甘泉賠光了家產,7年間生了4女1男,孩子少時,家裡有傭人,孩子多時,反而沒錢請了。劉網必須賺錢,照顧5個兒女,還要親手編製假髮賣錢,因此,與王文敏因生意往來而重逢。

劉網明知王文敏是在騙她一起逃亡,但在這世界上,只有王文敏願意肯定劉網在編織假髮上的藝術性,這是楊甘泉無法做到的。他從不知妻子喜歡藝術,更何況是欣賞肯定,他只把這些假髮當成生財工具。一個女人那種盼望獲得肯定的心情,是馬斯洛5種需求中的最高層。她狠心拋棄5個兒女固然殘忍,可是那種願為「知己者」逃亡、生子的複雜心情,也不是其他人能懂得。這不是愛情,是報恩;因為報恩,她才會不計代價陪著他度過最後1個月,還為他生1個兒子。 

劉網當年在媒體上由黑轉紅的特殊經歷,透過許瑋甯的精湛演技,在電影《失控謊言》裡重新呈現。雖然混血的許瑋甯,眼睛從顏色到大小,都與當年的劉網差異極大,但會勾魂的眼神卻一樣的。也難怪讓當年的讀者從報上看了劉網投案後的照片,就轉變了對她的看法,這在台灣新聞史上也是一經典案例。鄉民們若想比較許瑋甯與當年劉網眼神上的異同,就請看一下《失控謊言》這部鄉民也一定能看懂藝術片吧!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