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斌觀點》我的《美麗島》軍中震撼!

新頭殼newtalk 文/陳彥斌
1970-01-01T00:00:00Z
1979年美麗島事件發生,當時擁有美麗島書刊恐會替自己帶來不少麻煩。   圖:翻攝自陳彥斌臉書
1979年美麗島事件發生,當時擁有美麗島書刊恐會替自己帶來不少麻煩。   圖:翻攝自陳彥斌臉書

1979年美麗島事件發生時,我正在軍中服役。我是通信士,有間工作房,我獨自睡在小房中,讓所有睡通舖的同袍羡煞!

事件爆發後,媒體一片肅殺,社會氣氛風聲鶴唳!幾日後的一天下午,我公出回到營區,走到小房間外面時,正期班的營輔導長站在門口等我,我掏出鑰匙打開房門,輔導長馬上推門走進房間,他目光逡巡房內一圈後,立即蹲下來把我床舖下的小木箱拉出來。

這動作我立即確定他是有備而來,因為那床舖下的木箱,是我用來置放書本和黨外雜誌的!他拉出來時我難免緊張,可是拉出來後他和我卻面面相覷,因為裡面只剩幾本書。也就是說黨外雜誌和有關政治的書刊都不見了!

輔導長臉色鐵青的說:「《美麗島》呢?」我雙手一攤回說:「沒有呀!」他厲聲斥說:「怎會沒有?」這時我面向的小窗外,有著幾許白煙冒起,我幾可猜出書刊不翼而飛的原因?輔導長一無所獲後悻悻然離去。

他一走,同袍好友「小馬」很快就進來!原來是他發現營輔導長整個下午都在我房間附近徘徊,他領會出是在等我回來,也可猜出是要搜我房間。身手俐落的他,把握輔導長暫時離開時的機會,馬上翻過我房間約兩百公分高的木板隔牆,把他認為可能有問題的書刊全部抱著,又翻牆出來(因房門鎖著),抱到房後的散兵坑,一把火全燒掉!

他說,原本只挑4本《美麗島》,但越想越擔心,乾脆全抱出來燒了!他有些不好意思說:「會不會燒太多?」我心頭一陣激動,拍拍他的肩膀無法言語,要多大、多深的感情,才能讓他冒這麼大的危險解救。

雖然當時不知如被查出在軍中擁有《美麗島》書刊,是觸犯什麼罪?可是肯定會很麻煩!這件美麗島事件的小插曲,歷經37年了,我猶未忘記!近日展開黨外雜誌展,更是再次撩起這段在恐怖中的好友情義。

只是「小馬」馬文貴,退伍後我們情誼依舊,他結婚時,我和幾位昔日同袍,從台中開車去台東參加。但後來卻因酗酒過度而肝硬化,於十幾年前往生。我獨自從台中坐飛機去台東為他送行。送葬中,我騎著一部單車緊追著靈車,心頭一再吶喊:「小馬,一路好走!」「我不會忘記你!」

直到靈車越駛越快,越遠,消失在一條筆直的大馬路上。

作者:陳彥斌(新文化協會執行長)

(本文經作者同意轉載)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