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馬英九還是回鍋當職業學生吧!(管仁健)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馬英九總統日前說,「他曾認為8年台北市長夠長了,但紐約市長彭博當了12年。」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考一題「腦筋急轉彎」︰什麼油比黑心油更黑?答案就是回鍋黑心油。201644日《自由時報》新聞〈想回鍋?馬英九:紐約市長當了12年〉︰「總統馬英九將於今年520日卸任,日後動向備受關注。根據《年代新聞》報導,馬英九日前參加某晚宴,會中有人向馬英九詢問卸任心情,馬英九說,他會習慣的。此外,馬英九也說,他曾認為8年台北市長夠長了,但紐約市長彭博當了12年。」 

馬英九卸任後可能回鍋選台北市長的消息一出,民進黨台南市立委林俊憲立刻在臉書上PO文︰「馬英九想回鍋?饒了大家吧!這是今天最讓人『倒彈』的新聞!」網友們則紛紛留言:「心驚膽顫、餘悸猶存。」、「一隻不會安分守己的馬。」、「兒童節都過了,還在過愚人節。」、「自我感覺太良好了。」、「拜託,別再出來害人了吧!」、「一切都是出獄以後的事了,或許先當室長好了!」

其實媒體對馬英九太苛刻了,紐約市長彭博當了12年算什麼,胡志強還連續當了台中市長13年,比彭博還多了1年。至於我們人類救星加世界偉人加自由燈塔加民主長城的蔣總統Part1 and Part2,父子倆也都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因此,回鍋當市長有何不可?乾脆就回鍋當總統吧! 

不過,馬英九可能忘了,他當市長8年,當總統也是8年,所以朝思暮想、夢寐以求的,就是要先回鍋擔任市長,再回鍋擔任總統。然而,馬英九這一生的黨職兼公職,還有個職務也當了7年,而且還是他初試啼聲、一鳴驚人的處女作,那就是任期也長達7年的國民黨特派駐美職業學生。 

根據20066月發行的《傳記文學》第88卷第6期(總號529號)特稿:習賢德〈馬鶴凌、馬英九父子與革命實踐研究院〉第18頁至第19頁,馬英九於自述中提到自己留學期間,主編《波士頓通訊》,曾以「王紹陵」、「葉武臺」、「李南橋」筆名發表文章10餘萬字,批判中共、台獨及海外左派,迭獲海工會獎勵。

1978年底,「中」美斷交(美匪建交)後,負責發動抗議遊行,草擬抗議宣傳。之後出任紐英倫中華公所英文發言人,負責赴各學校、團體演說,運用電視、電台與親匪人士辯論。 

1980 年初,又奉命編寫〈高雄暴動真相〉(Myth and Reality of the Kaohsiung Riot),以因應高雄事件發生後海外宣傳真空,台獨讕言充斥之困境,政府拿500份,分送美國國會有關議員。 

1981年初赴紐約實習後,奉命研究遇上台獨暴行的策略,撰寫〈恐怖主義與台灣獨立運動〉(Terrorism and the Taiwan Independence Movement),共84頁,獲外交部次長錢復、海工會主任曾廣順嘉勉。 

這篇〈馬鶴凌、馬英九父子與革命實踐研究院〉,內容裡特別標出「馬英九除了是國民黨黨史上第一位包括父母和自己都曾在革命實踐研究院接受革命思想洗禮的黨主席,更是以黨的奶水直接澆灌培養成材的接班人」、「受惠於中山獎學金獎助留學美國」、「再加上馬家根正苗紅的背景,一般同儕自難望其項背」。 

1949年國府遷台,老蔣戰後初期橫稱擁有的300萬大軍,實際撤來台灣的連後勤單位加眷屬不到60萬,其中還包含不少臨時拉伕湊數的。但軍隊撤來的有限,特務卻幾乎全來了;因為一來,中共肯收被俘與投降國軍,卻必殺特務;二來,特務能比軍隊更早知道軍情,因而溜得更快。所以外省人在台有極高比例的特務,馬英九這一家就是典型代表。 

馬英九的父親馬鶴凌於195311月與19551月,兩度在革命實踐研究院受訓;他的母親秦厚修也在19606月受訓。1982年靠爸族的職業學生馬英九回台,擔任總統府第一局副局長,又考了專為權貴子弟黑官漂白的甲等特考,同時,也在國民黨內革命實踐研究院講習班第24期受訓,一家三口都受過訓的「美談」,實在讓人稱羨。 

在講習班的期間,馬英九為自婊(錯字,是「自表」)忠心黨國,做了完整的自述。第21頁他在「最欽佩之親友長官及工作同志」這一欄裡,自述「余旅美7載,時時以黨國為念,於黨需要時不惜耽誤學業,挺身而出、與敵周旋。」為了當職業學生,監控陳文成等人,完成黨國特務交付的任務,還不惜拖延滯美時間。 

19頁至第20頁裡,馬英九自述︰「總結上述愛國活動所費時間當在3年左右,幾為余留美時間之一半。究其原因,一則以身受中山獎學金資助留美,理應以身作則率先報效黨國;二則以有哈佛大學博士候選人資格,一切活動事半功倍,深感責無旁貸;三則面對多方敦促特約為黨國服務,義不容辭。事後檢討,雖延長完成學業之時間超過一倍,但於德行、言語、文學、政治四者獲益良多,子思有謂『利在義中』,誠不我欺。」

這篇〈馬鶴凌、馬英九父子與革命實踐研究院〉文中也指出,中山獎學金的受獎義務,包括「保證留學期滿歸國,並擔任中央指派之工作至少兩年;到達留學國後應即參加國民黨組織,並擔任留學生黨務工作」。因此第21頁至第22頁裡提到「今後之抱負與志願」一欄,馬英九自述︰「希望今後能仰承諸長官之領導,積極爭取同仁之協助,確實完成上級所交付之任務,並得嘗夙願、不負所學,毋忝所生,亦不負黨國之栽培及家庭之教養。」 

坦白說,戒嚴時代會去當抓扒仔的職業學生,有些人只是為了錢,但馬英九父母都是特務,家裡最不缺的就是黑心錢,因此,馬英九會對這種揭人陰私、讓同鄉同學家破人亡的工作感到「責無旁貸」、「獲益良多」,確實也是有家學淵源。對於黨內其他恥於泯滅天良的同志,馬英九重話批評這些人「黨德不彰、黨性不強」。他認為︰「許多黨內同志見到外人對本黨的汙衊,不但冷眼旁觀,甚至還隨聲附和,這樣的情況在海外更是嚴重,許多同志因為害怕被稱為國民黨特務,因而羞於在外人面前承認身分,遇到左派人士批評,也不敢挺身為黨辯護,這種黨員,我們寧可不要。」 

如今馬英九即將下台,會不會去土城報到?我不知道。但馬英九若要回鍋當市長,就該重拾年輕時的豪氣,不要「羞於在外人面前承認身分」,大膽的向全台灣人宣告,當年自己就是「國民黨特務」,先回鍋再當7年的職業學生吧!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