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屠呦呦獲諾獎是毛澤東的功勞嗎?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4445-08-23T06:50:41Z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年逾八旬的中國科學家屠呦呦在斯德哥爾摩領獎。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年逾八旬的中國科學家屠呦呦在斯德哥爾摩領獎。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年逾八旬的中國科學家屠呦呦在斯德哥爾摩的諾獎演說中,回顧了40年前發明青蒿素的過程。其中,她引用了毛澤東的一句話:「中國醫藥學是一個偉大寶庫,應當努力發掘,加以提高。」儘管她在演講中並未直接提及毛的名字,但在同步播放的PPT圖片中,有一張毛澤東手書的這句「最高指示」。那時,毛的健康狀況每下愈況,寫出來的毛筆字也顯得歪歪斜斜的,早已失去了其年輕時代張牙舞爪的勁頭。

青蒿素這項研究確實是在毛澤東時代完成的。60年代後期,越戰正在如火如荼地展開,越南爆發嚴重的痢疾,也傳播到中國南方。救援外人比保護本國民眾重要,接到越南方面的求助,毛澤東立即下令成立一個秘密軍事項目,研製可以治療痢疾的藥物,稱為「523項目」——這個名字來自於它的啟動日期1967年5月23日。

然而,就像動亂期間的其他很多中國人一樣,公共衛生領域的頂級專家已經被打成「右派」靠邊站了。於是,當局不得不將這項任務交給中醫研究院以及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女性科學家屠呦呦。結果,對西醫和中醫均有過研究的屠呦呦,從中國傳統醫學中找到了解決方案,並成功提煉出了青蒿素。

知名博主、央視名嘴紀連海發微博說:「屠呦呦完全是毛時代培養的;其重大成就也產生在如今早已被完全徹底否定的10年文革時期。」他的潛台詞是:屠的獲獎證明,毛時代也有好的一面、文革不應當全面否定。而《烏有之鄉》等毛派網站更是一片喧囂——「榮耀歸於毛澤東」、「屠呦呦是一名毛澤東思想武裝的人民院士」、「毛澤東思想的又一次偉大勝利」等充滿文革遺風的言辭甚囂塵上。甚至還有人主張,應當將毛澤東也列為「共同獲獎人」之一。雖然諾獎規定是只能頒發給在世之人,但在頒獎典禮上至少要鄭重地向已故的、作為「總策劃」的毛主席「致敬」。

然而,我要反問的毛派是:屠呦呦在文革時代完成青蒿素的突破性研究,難道必須歸功於毛的「卓越領導」?倘若沒有毛的倒行逆施政策、沒有文革時期殺人如麻的暴政,中國人享有真實的言論自由、新聞出版自由和學術自由,中國的科學家們或許早就獲得超過10個諾貝爾奬了。如果硬要說毛對屠呦呦的獲獎有「功勞」,那麽毛的「功勞」大概就是:在那麼多科學家遭到迫害、淩辱,家破人亡、下放勞改之際,毛讓屠呦呦這個當時還不是黨員的「白專分子」免於受紅衛兵之騷擾,擁有一間小小的實驗室,可以安靜地做實驗。這就是毛的手下留情、法外開恩吧!壞蛋少幹一件壞事,難道就是對壞蛋歌功頌德的理由?毛派的邏輯常常就是這樣匪夷所思。

如果以此種標凖來衡量,希特勒和納粹黨當年在發展德國的科學方面亦是功不可沒。德國馬普學會主席胡貝特•梅爾克爾曾經發起一項歷時6年、耗資500萬美元資金的項目,對納粹的科學政策和德國科學家在支持納粹政權上所扮演的角色,進行系統的分析研究。該研究報告指出,納粹時期所展開的諸多極其罪惡的研究,如果僅以科學標凖來看,大部分並非「偽科學」。這些研究遵循了傳統的科學方法並且在當時處於學術的前沿。納粹對於基礎研究十分尊重,在戰爭年代增加了科研資金,卻並沒有以要求科學家加入納粹政黨為前提。

另一方面,許多德國科學家很自願地把研究方向確定在符合納粹的方針政策上,這樣可以獲得政府的資源和支持。他們似乎並不把納粹政權看成是一種可怕的威脅,而是一個實現研究野心的機會。對於那些生活在法西斯旗幟下人來説,法西斯主義似乎是不朽的。1942年之前,幾乎沒有德國人設想到:納粹政權會被推翻,或者被一個民主政體所取代,而他們認為是忠誠、愛國的工作和研究,將來會成為一種罪過。

馬普學會的這項研究並非為納粹翻案或者為那些納粹時代參與「共犯結構」的科學家辯護。這份研究報告揭示出,人類社會存在一個相當廣闊的道德灰色地帶——在那裡,人們試圖讓自己中立化和客觀化,從而卸下良性的壓力。

同樣的視角,也可以用來分析中國毛澤東時代的科學政策,以及科學家與政治的關係。屠呦呦在演講中引用毛的指示,她本人並不覺得有什麽不妥,在場傾聽的西方人也都聽之任之。但是,如果有一名德國科學家在諾獎演講中正面引用一句希特勒的話,他將招致怎樣的後果,是不言而喻的——輿論肯定會被激怒,所有的媒體和無數的公眾,都會對其口誅筆伐。因為希特勒和納粹黨已經並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在西方社會成為不可讚美的禁忌。甚至在德國的法律中也有詳盡的規定。

毛澤東和共產黨殺人之多超過希特勒和納粹黨,但其滅絕人類的罪惡並未被曝光和清算。首先,是作為受害者的中國人自己的「選擇性的遺忘」,迄今為止,中國沒有一個以文革為主題的紀念館或紀念碑。然後,是全世界也接受和默許了這種遺忘,在全球範圍內,毛並沒有被列為希特勒、墨索里尼和史達林的同類。毛是詩人,是哲學家,是理想主義者,這樣一些浪漫的面具仍然戴在毛的頭上。

就屠呦呦個人而言,她親身經歷過鎮反、反右、大饑荒和文革等殘酷的政治運動,當然知道毛時代充滿腥風血雨,就連中共的「減縮版人權」——生存權——也絲毫得不到保障。從國家主席劉少奇、副統帥林彪到屬於「地富反壞右」等「黑五類」的遇羅克、林昭,都成為毛玩弄權術過程的犧牲品。在那個人人道路以目的時代,屠呦呦當然也是如履薄冰、戰戰兢兢,這才僥倖生存下來。她刻意漠視和遺忘那個時代黑暗而邪惡的本質,只記住自己成功的時刻。所以,她不假思索地在諾獎演講的大廳中秀出了毛的那張親筆題詞。

我可以原諒屠呦呦引用毛澤東語錄的不當行為,中國的科學工作者缺乏人文素養、人道情懷、政治判斷力和說真話的道德勇氣,乃是一種相當普遍的現象。屠呦呦一生埋首於實驗室,且被中國主流學界所排斥,多次遴選中科院院士未果,她早已練就了謹小慎微的「自我保護法」。對於這樣的老人,當然值得同情與悲憫。

然而,我無法理解毛派的欣喜若狂、鼓盆而歌的反應。中共官方一向蔑視諾獎,認為這是一個被資本主義國家所支配的、對中國不懷好意的獎項。特別是當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之後,再加上有數百位遍佈不同領域的諾獎得主發表連署信要求中國政府釋放劉曉波,諾獎更成了中共眼中「西方國家的反華工具」。那麽,聲稱可以自力更生、自給自足的毛派,為什麼要為了這個洋人的獎項而興高采烈、奔相走告呢?

毛派若真有志氣,不妨向習近平提出建議,設立一個可以取代諾獎的「中華國家藝術與科學奬」。當年,希特勒就這樣嘗試過:1935年,因反對納粹擴軍備戰而被希特勒囚禁的和平主義者、記者和作家卡爾•馮•奧西茨基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希特勒勃然大怒,下令修改法律,禁止所有德國人領取任何一項諾貝爾獎。隨即,希特勒特別設置並頒發「德國國家藝術與科學獎」,企圖以之取代諾貝爾獎。結果,10年之後德意志第三帝國就灰飛煙滅,而諾獎到了今天仍然屹立不倒。

那麽,希特勒沒有完成的遺願,習近平可以續寫精彩的篇章。今天,中國民間雖然有了一個自稱要與諾獎相抗衡的「孔子和平獎」,但其名不正、言不順,且名聲不佳、獎金捉襟見肘。所以,倒還不如由中國政府直接出面設立一個「中華國家藝術與科學獎」,獎金為諾獎的一百倍(中國政府不在乎這點錢,外援項目都是以百億美金計算),並由國家元首親自頒獎,再配以閱兵儀式以彰顯盛大場面。這樣,如此恢宏氣勢必能讓諾獎相形見絀、甘拜下風。而第一個獲獎者,當然就是躺在水晶棺中的「國父」毛澤東;第二個獲獎者,一定就是作為「毛二世」的「今上」習近平——習近平可以自己給自己頒獎,就好像當年拿破崙從羅馬教宗手中奪過皇冠、自己給自己加冕一樣,那將是何等威風凜凜、何等意氣風發!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作者:余杰(中國旅美獨立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