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蔣經國快來開除馬英九的黨籍和國籍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總統馬英九7日在新加坡會見習近平,兩人的世紀之握。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總統馬英九7日在新加坡會見習近平,兩人的世紀之握。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馬英九到新加坡朝拜習近平,乖乖戴上「一個中國」的緊箍咒。作為中華民國的現任總統,他背叛了中華民國;作為國民黨的前黨主席,他背叛了國民黨。

馬英九的飛黃騰達,始於他給蔣經國當過英文秘書。馬英九每年都赴慈湖拜謁兩蔣的僵屍,常常深情追憶那些與蔣經國朝夕相處的日子。然而,他偏偏忘記了蔣經國在面對共產黨的威逼利誘時所採取對策是「不妥協、不談判、不接觸」之「三不政策」。

蔣經國「三不政策」的來龍去脈

毛時代結束後,鄧小平對台灣改換以懷柔為主。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台灣同胞書》,訴諸溫情,實則招降。

蔣經國對此作出強烈反彈。總統府發言人根據蔣經國的旨意發表談話稱:「我們在任何情況下都絕不會同中國共產黨進行任何形式的談判,我們過去的經驗已使我們有了足夠教訓,無論如何不能相信共產黨人。」「只有在中國大陸的人民擺脫共產主義時,我們才會坐下來同任何人談判。」(合眾國際社台北1979年1月1日電)

次日,1979年1月2日,蔣經國在接受法國記者採訪時答稱:「在任何情況下,中華民國絕不會與中共政權談判,也不會與共產主義妥協。」(1979年1月2日蔣經國答法國《快訊週刊》代表魏奈特問,載《蔣總統經國先生言論著述彙編》第12輯第415頁)

1月3日,蔣經國在國民黨中常會上發表講話稱:「國人必須提高警覺,洞悉共黨統戰伎倆。共黨最近在達成與美建交的野心之後,又處心積慮地對我發動統戰,諸如提出‘祖國統一’的口號,廣播暫停炮戰。都是惡毒的故作姿態,國人應冷靜地不予理會。」「共黨的統戰居心……我們絕不能信,也不能上當。」(1979年1月3日蔣經國在國民黨中常會上的談話,載1979年1月4日《中國時報》)

時隔一週後,國民黨《中央日報》發表社論,題目為《我們為何不與中共談判?》。文章指出,國共和談「不是和平途徑而是戰爭的一種方式」,所以「絕不與共產黨談判或妥協」,「不與它有任何接觸」,這篇社論初步提出了「不妥協、不談判、不接觸」的所謂「三不政策」。

4月17日,蔣經國在答覆美國柯普萊新聞社特派員凱瑞所提問題時宣稱:「我們的立場,是絕不與中共談判,也不與中共發生任何接觸。」(1979年4月7日蔣經國答覆美國柯普萊通訊社特派員凱瑞問,載《蔣總統經國先生言論著述彙編》第12輯第442頁)

1979年12月10日,國民黨11屆4中全會在台北召開。針對《告台灣同胞書》,蔣經國《以全民熾熱反共意志再造中華》為題到會致辭。文中宣稱「共產主義已徹底失敗」,攻擊4個現代化是中共的「謊言與妄想」,中共的和談是「統戰陰謀」,因此「我們絕不與共黨談判,絕不與共黨妥協,任何情況絕不改變我們的立場」(1979年12月10日蔣經國在國民黨11屆4中全會上的講話,載《蔣總統經國先生言論著述彙編》第12輯第187頁)

至此,蔣經國的「不妥協、不接觸、不談判」的「三不政策」最終形成。

我不厭其煩地用「知識考古學」的方式引述蔣經國的言論,是因為這些言論早已被馬秘書棄之如敝屣。其實,蔣經國的威權統治雖然已經被掃入歷史的垃圾堆,但蔣經國對付共產黨的策略並未完全過時。蔣經國之所以提出對中共的「三不政策」,是基於他在長期與共產黨交手過程中對共產黨的清醒認識。

蔣經國早年曾經被送到蘇俄留學,成為蘇共黨員。在第一次國共合作破裂之後,蔣經國被史達林扣為人質,送到集中營勞改,甚至被迫發表與父親決裂的宣言,蔣經國在回憶錄中說,那是他一生中最艱難的時刻。在蘇俄掙扎求生的時期,蔣經國他娶了俄國太太蔣方良,學會了列寧式政黨的組織和運作模式,也學會了黨魁運用克格勃情報系統控制全黨和全社會的絕招,這一切在他日後統治台灣時都被發揚光大。

但另一方面,蔣經國也由此深知共產黨從來不遵守任何協議和契約的特性,單方面相信共產黨所說的話只能導致滅頂之災。至少蔣經國的這個判斷是正確的,這是國民黨在中國被共產黨擊潰之後所獲得的「血的教訓」。可惜,馬英九為了拯救選情低落的國民黨,不惜將蔣經國的金玉良言拋到九霄雲外,用馬習會這一飲鴆止渴的方式為自己營造神光圈。當馬英九卸任總統、遭到司法追究的時候,他會憑藉與習近平的親密關係,逃到北京當寓公嗎?林毅夫正在那裡等他呢。

為什麼不能相信中共?

讀過《三國演義》的人都知道,劉備的江山是哭來的;那麽,共產黨的江山就是用暴力打下來的和用謊言騙來的。受共產黨欺騙的,有中國的知識分子,有西藏人,有英國和香港人,還有美國。前車之鑑,不可不察。然而,馬英九這個擁有哈佛博士頭銜的政客,不僅對國民黨和中華民國自身的歷史茫然無知,更對中共用謊言包裹的內政外交手段毫無警醒。

中共的騙術之一:上個世紀40年代的國共內戰,國民黨不僅在戰場上失敗,更在人心爭奪戰中失敗,其重要原因即在於共產黨以相當高明的統戰政策,俘獲了以「民盟」為代表的「第三勢力」和知識分子群體的人心。當時,共產黨佔據了民族主義和階級革命這兩大道德制高點,使得普遍左傾的知識界對共產黨締造的新中國充滿樂觀之期待。共產黨的喉舌《新華日報》等報章發表了多篇毛澤東親筆起草、修改的社論,為中國勾勒了一個堪與美國夢相媲美的民主、自由、平等、博愛的「中國夢」(今天的習近平繼續使用此一屢試不爽的招數),其魅力遠勝於國民黨枯澀單調的「三民主義」。

共產黨更對充滿虛榮心的知識分子領袖們許諾以高官厚祿、王府花園。於是,主流知識分子紛紛投向中共,以為在毛澤東的「聯合政府」中可以分一杯羹——在中共建政之初,他們確實「食有魚、出有車」,從章詒和《最後的貴族》一書中便可以看到,他們有過一段被共產黨豢養的「偽貴族」的舒服日子。殊不知,鳥盡弓藏、兔死狗烹,共產黨一旦鞏固了權力,立馬對牢騷滿腹、自以為是的知識分子大開殺戒,從反右到文革,數百萬知識菁英淪為賤民、階下囚和「牛鬼蛇神」,乃至家破人亡、生不如死。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是自食其果,怨不得他人。

中共的騙術之二:上世紀50年代初,共產黨政權欺騙缺乏現代意識和世界眼光的西藏當局簽訂了《17條協議》,該協議明確規定北京尊重西藏的文化和宗教傳統及社會制度。1954年,第14世達賴喇嘛和第10世班禪喇嘛訪問北京期間,毛澤東曾親自到達賴喇嘛住地拜訪。有一次,毛澤東特地問到,西藏是否有自己的國旗。毛澤東說,以後應該讓中國的自治區都能夠打出自己的國旗,西藏打出西藏的國旗,內蒙打出內蒙的國旗。兩位年輕的僧侶哪知有詐。墨跡未乾、話音剛落,中共立即命令掌握現代化武器的軍隊屠殺藏族平民和僧侶,迫使達賴喇嘛和數10萬藏人流亡海外。

曾經參與該協議起草的藏族共產黨創始人平措汪傑,在其晚年深切反省一生受共產黨欺騙和玩弄的經歷,得出的結論是:共產黨只相信「藏屬漢」、「西藏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的觀念。這是一種「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封建專制主義的霸權觀念,也是當今中國民族工作和民族問題上所有錯誤指導思想的病根之所在。平措汪傑在2014年臨終前夕致信習近平,呼籲中央修改憲法中有關民族問題的論述、徹底否定「極左」國策的有關決議,讓以達賴喇嘛為首的數以10萬流亡藏胞回國安居樂業。然而,習近平置若罔聞。

中共的騙術之三:欺騙英國和香港民眾相信鄧小平亙古未有的烏托邦想法「一國兩制」,在此基礎上簽署《中英聯合聲明》,導致東方之珠的香港陷入萬劫不復之境地。當時的英國首相是作風淩厲的「鐵娘子」柴契爾夫人,她與美國總統雷根毫不畏懼地聯手抗衡處於巔峰狀態的蘇俄,成為蘇聯東歐民主化的重要推手之一。偏偏在處理香港問題時,她被隨地吐痰、煙不離手的鄧小平嚇得在人民大會堂外面的階梯上跌倒。若柴契爾夫人能像義大利女記者法拉奇那樣當面斥責鄧小平、建議其取下天安門城樓上的毛像,那麽那場談判或許是另外一種結果。

那時,英國政府並未徵詢港人的意見和意願,就擅自與中共簽署此一將香港未來命運私相授受的文件。不過,即便那時徵詢港人的意見、甚至發起港人就香港前途的公投,大部分港人仍然沉迷在「民主回歸」的幻想之中,也會心甘情願地回到北京的懷抱。結果,不到20年的時間,中共就步步緊逼、處處滲透,一點一滴地吞噬了香港百年來好不容易形成的法治和自由傳統。尤其是進入習近平時代,大批紅衛兵空降香港,從地下黨特首到街頭跳文革舞的大媽,從殺氣騰騰的中聯辦主任到溜鬚拍馬的三級片導演,個個都露出紅衛兵和黨衛隊喊打喊殺的猙獰面目。若港人再不奮起反抗,香港必將淪為「臭港」。

中共騙術之三,在過去30多年的中美外交中,利用美國的資金和技術達成經濟騰飛。中國傳達給美國的一個重要資訊是,中國不是蘇俄那樣具有侵略性、擴張性的共產主義國家,中國可以幫助美國壓制蘇俄。冷戰結束之後,中共擔心失去在三角關係中的地位,又將自己裝扮成美國的「利益攸關者」,進而謀求與美國建立「戰略夥伴關係」。對此,美國學者、對華政策實施者之一白邦瑞在新書《百年馬拉松》中,反省了包括自己在內的美國決策層長期受騙上當的經過。他在恍然大悟之後指出,中共以孫子兵法的智慧在中美對抗中占了上風,中國的戰略旨在贏得全球經濟的主導地位,增強軍力只是其中一部分。中國這個經濟、政治和軍事一體化大國正在謀求成為新的全球「霸主」,對外輸出中國式的反民主政治體制,並在全球實施掠奪性的經濟政策。

無獨有偶,2007年,前《洛杉磯時報》駐華記者孟慕捷(James Mann)也曾出版一本暢銷的小冊子《中國幻想》(China Fantasy),認為作為「只有財富沒有自由的模式」的「中國模式」從本質上講對美國構成嚴重威脅。他警告說,美國人必須從美國的國家利益的角度去看待中國模式,這不僅事關美國的安全和昌盛,而且事關美國的使命能否成功——美國使命就是在世界上推進一個政治開放、人人自由的制度。如果中國模式成功了,那美國所代表的理念和價值就面臨破產和失敗。

在過去的幾10年裡,中共成功地欺騙了中國的知識分子群體、西藏人、英國和香港民眾以及美國。如今,中共又故伎重施,馬英九及國民黨已經被集體催眠——馬習會之後,馬英九醉醺醺的模樣就極具象徵性。但是,幸虧台灣的公民社會在太陽花運動之後已經覺醒,不需要將蔣經國從棺材中喚醒,下一道諭旨來開出馬英九的國籍和宕機;人民在2個月後,必將用選票來摧毀和終結馬政權、國民黨集團以及習近平的騙術。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作者:余杰(中國旅美獨立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