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卡麥隆當學邱吉爾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英與英國首相卡麥隆在契克斯莊園附近的酒吧小酌談天。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英與英國首相卡麥隆在契克斯莊園附近的酒吧小酌談天。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英國首相卡麥隆將拯救英國經濟的希望押寶在中國身上,對來訪的習近平卑躬屈膝,接待儀式宛如國王。為了討好中國,英國警方逮捕了抗議習近平的六四流亡學生邵江,甚至闖入其家中查抄電腦,堂堂皇家員警淪為共產黨的國保。

一個國家的國力或許會衰退,但精神不能崩解,一旦精神崩解,則萬劫不復。卡麥隆當向他的保守黨前輩邱吉爾學習。邱吉爾在歐洲大陸淪陷於納粹德國之際,臨危受命,力挽狂瀾。儘管邱吉爾預料到戰後大英帝國國勢的滑落,但他反對法西斯主義和共產主義的雄心壯志從未低迷。

邱吉爾從來看不起中國,從不掩飾對中國殘暴而無能的統治者的厭惡,從蔣介石到毛澤東,他竭盡冷嘲熱諷之能事。1943年,美國總統羅斯福邀請邱吉爾和蔣介石赴開羅會晤,邱吉爾抱怨說:「美國人不應把中國看作幾乎同大英帝國相等的參戰大國,並且帶著偏愛把中國軍隊同俄國軍隊相提並論。」他還指出:「把中國作為世界四強之一是場絕對的滑稽劇。」當時,蔣介石真以為中國躋身世界四大強國,便與英國交涉,欲在戰後收回香港,卻遭邱吉爾嚴詞拒絕。如果邱吉爾答應蔣介石的要求,讓國民政府統治香港,在此後的國共內戰中,既然國軍連整個中國大陸都守不住,又哪裡守得住香港?如果1949年香港就赤化了,哪有此後48年的繁榮時代?

戰後,邱吉爾發表反對共產主義的“鐵幕”演說,其中最精彩的一個段落是強調英美共用的自由傳統,以及對共產暴政的不妥協。他指出,在那些實行暴政的國家裡,「各種包羅萬象的警察政府對老百姓強加控制,達到了壓倒和違背一切民主原則的程度。或是一些獨裁者,或是組織嚴密的寡頭集團,他們通過一個享有特權的黨和一支政治警察隊伍,毫無節制地行使著國家的大權」。那麽,英美等民主國家應當怎樣做呢?邱吉爾豪氣干雲地宣佈:「我們絕不能放棄以大無畏的聲調宣揚自由的偉大原則和基本人權。這些英語世界的共同遺產,繼大憲章、人權法案、人身保護法、陪審團審訊制、以及英國習慣法之後,它們又在美國獨立宣言中得到擧世聞名的表現。」

今天,卡麥隆應當在習近平面前重複邱吉爾這段擲地有聲的演講,而不是邀請習近平這個獨裁者到英國國會發表演講。給大英帝國保持最後一點尊嚴的是那些英國的議員們,他們在習近平為時11分鐘的演講途中,一次也沒有鼓掌,在其演講結束後也沒起立鼓掌。《金融時報》報導說:「習主席在議會制的搖籃裡,遭遇了尷尬的瞬間。」而下院議長約翰•伯科在開場白中說:「民主化運動的象徵緬甸的翁山蘇姬女士曾經站在這裡,下個月印度的莫迪總理也將站在這裡。」他稱讚翁山蘇姬女士是「人權的象徵」,吹捧印度是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而對中國則表示「希望中國成為不僅強大的國家,而且是給人道德靈感的國家」。習近平聽懂了嗎?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作者:余杰(中國旅美獨立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