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人選立委5 蔣萬安:同性伴侶應享婚姻特權(上)
新頭殼newtalk 文/
國民黨籍台北第三選區立委參選人蔣萬安日前接受新頭殼專訪,他強調,姓蔣,對他來講,也就只是一個血緣上的關係。圖:邱珮文/攝   
國民黨籍台北第三選區立委參選人蔣萬安日前接受新頭殼專訪,他強調,姓蔣,對他來講,也就只是一個血緣上的關係。圖:邱珮文/攝   

「蔣家第四代參政」、「王子的復仇」......很少政治素人能夠像蔣萬安那樣未演先轟動,從宣布參加立委初選開始即佔據各家媒體版面,最後更用民調淘汰現任立委羅淑蕾,成為國民黨新生代潛力股。對於媒體各種封號,蔣萬安總是笑笑地否認,不厭其煩地說,他的參選與家中長輩無關,只是自己想為台灣做一點事。

國民黨籍台北第三選區立委參選人蔣萬安日前接受新頭殼專訪,地點約在新生北路巷弄中的服務處,一進門,便看見牆上貼著支持者加油打氣的便利貼,地上、桌上都擺著祝賀花盆,一張辦公桌、三張小圓桌,就佔滿了前廳。

蔣萬安身穿競選Polo衫、牛仔褲出現,招呼記者到後方會議室採訪,還一邊道歉上個會議結束得晚,怕耽誤了時間。僅兩坪大的會議室擺設更陽春,只見正中間一張方桌,上頭散落著幾份文件。隨著錄音筆紅燈亮起,蔣萬安緩緩談起自己從3月29日參選以來的經歷。

「姓蔣 也就只是血緣關係」

去年9合1選舉,國民黨失去大多數執政縣市,遭受有史以來最大挫敗,緊接而來的總統立委合併選舉,更讓黨內士氣低迷,蔣萬安也受到很大衝擊。「身為國民黨員,在這時期應該要承擔一些責任,而不是看著黨繼續衰敗下去。」幾日長考後,他決定參選,希望能稍稍提振國民黨士氣,也期望國會注入年輕新血。

蔣萬安表示,自己的參選是臨時的決定,與「蔣家」這個背景並沒有必然關係。「我純粹希望能夠出來做事情,我有律師的專業,而台灣很多問題要透過修法解決。」

「姓蔣,對我來講,也就只是一個血緣上的關係。」蔣萬安的人生路途並沒有什麼驚濤駭浪或曲折故事,他說,就如同一般人,自己從小到大學都在中山區長大,就讀師大附中國中、建中、政大,當完兵後去美國留學,「一路走來其實並沒有像外界印象中的蔣家後代那樣成長。」

參選過程中,蔣萬安鮮少主動提及出身,但也不避諱別人談論。他坦言,資訊那麼發達,不需要他特別說,大家也知道,既然已決定參選,除了全力以赴外,他也接受所有民眾嚴格檢驗、或者貼標籤。

否認人生勝利組 「我也失業過」

「屬於我自己的標籤,我要怎麼撕也撕不掉,不是屬於我的標籤,你要怎麼貼也貼不上。」蔣萬安堅定地說,「我就是蔣家的一份子,這不可否認,只是說,我的成長背景、生活環境,是否就像民眾既定印象,上面有著蔣家光環?」

他說,自己的人生看似很順利,但當中也有起起伏伏。2009年,他正在美國擔任執業律師,當時發生金融海嘯,公司大舉裁員,他也就失業了。「那時打擊當然很大,突然沒有工作,也會想為什麼會是我?接下來怎麼辦?」之後,他調整態度重新振作,也順利找到工作。

當記者問是否認為自己是「人生勝利組」?蔣萬安搖頭說不覺得。因為他不管是唸書、選擇科系、工作、從政等等,都沒有靠人家安排,也不會有人來干預。「我只是覺得,至少這部分我很幸運,很多事情是掌握在自己手上。」

打破傳統選戰 挑戰臉書兩棲部隊

身為象徵台灣威權統治時代的蔣家第四代從政者,蔣萬安卻處處透著非典型的氣息。首先是他的素人競選團隊,成員幾乎都是蔣萬安的朋友和同學,有律師、老師、工程師以及保險業務員等等,平均年齡30歲,不曾有過輔選經驗,但是對於選舉,卻總是有很多想法。

蔣萬安說,團隊訂出這次選戰的核心主軸,就是要與民眾互動、了解民眾想法、符合民眾需求。大家總是一起開會,發想一個又一個讓人耳目一新的選戰手法,包括萬安故事屋、萬安共乘車、萬安奉茶、1杯咖啡系列座談等等。

團隊也善用臉書宣傳,蔣萬安分析,若一般地方拜票行程是「陸軍」,媒體文宣是「空軍」的話,臉書平台就是「兩棲部隊」,結合地方組織動員能力,同時兼具宣傳效果,他也會自己上網回覆民眾問題,互動是雙向且零距離的。

綠尚未整合 蔣萬安不敢大意

另一方面,蔣萬安也沒有放棄傳統選舉模式,找來父親蔣孝嚴過去的輔選大將幫忙,每天行程都排得滿滿。從清晨5點半展開拜票行程,對象是在公園、學校清晨運動的民眾,有時甚至忙到晚上10點。蔣萬安坦言,這次選舉大環境艱困,他沒有偷閒的權利,「不到票開出來那一刻,不知道誰贏誰輸。」

民進黨在中山、北松山選區提名一波三折,之前傳出擬徵召無黨籍潘建志,卻遭到反對,社民黨則推出李晏榕參戰,蔣萬安認為,民進黨只要整合完畢,實力會很強,他完全不敢掉意輕心。他也期許能打一場乾淨選戰,沒有任何謾罵抹黑,作為選舉文化的典範,「這是我一貫的堅持。」

不過,當記者問起私下所做的民調數據,蔣萬安與他的團隊成員都搖頭說不知道。執行長顏邦峻靦腆地說,他們不曉得傳統選戰是什麼樣子,平常蔣萬安跑地方行程的空檔,大家就一起發想活動和議題,選舉操盤或者募款情形這方面,他們不懂。

顏是蔣萬安的政大同學,蔣登記初選前夕,一通電話要他來幫忙,他也就二話不說,辭去律師工作加入團隊。「我相信他是值得期待的政治人物,希望他改變台灣政治環境。」至於選舉結束後的去處,顏邦峻聳聳肩說,再回去當律師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