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劉世忠觀點》台灣能從日本學到什麼加入TPP的經驗?

新頭殼newtalk 文/劉世忠
1970-01-01T00:00:00Z
在TPP完成談判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6日召開記者會表示,若中國加入TPP,有助於區域穩定。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在TPP完成談判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6日召開記者會表示,若中國加入TPP,有助於區域穩定。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歷經7、8年的談判,美國總統歐巴馬任內最重要的外交經貿成果--「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談判終於在週一的亞特蘭大部長級會議完成首輪12個成員國的協商,再來就要進入包括美國國會在內各國國會批准的最後戰場,若能將美國總統大選初選因素的干擾減到最小,歐巴馬有希望在卸任前驗收此項重大成果。預估最快明年年底、最晚2017年有可能接受第二輪會員的申請。

台灣朝野領袖都宣示爭取參加TPP第二輪談判,馬政府宣稱已經在進行相關法令修訂與結構調整的作業;很有可能當選下一任台灣總統的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也正在日本訪問,學習日本參與TPP談判的經驗。

事實上了解內情的人都心知肚明,台灣要參與TPP是難度極高的工程,擺在眼前的挑戰包括:台灣和美國的「貿易投資架構協議」(TIFA)談判卡在美國豬進口的敏感爭議,美豬這關都過不了,如何能談TPP?即使搞定美國,未來要爭取其他TPP成員國的同意時,中國的阻力就會介入,更不要說加入TPP需要通過市場開放的高門檻,而且還要與每一個TPP成員談判,而遊戲規則在首輪已經底定,後加入者幾乎只能任人允取允求。這些都還只是外部挑戰,更困難的還有面臨內部市場開放的阻力,而內部溝通與說服靠的就是政治實力和手腕技巧,更重要的是要有一流的談判團隊。

雖然這並非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日本參與TPP的談判戰略經驗的確值得未來的民進黨學習參考。而安倍首相依賴的就是政治實力、對內溝通和援引外力三大法寶,當然,領袖個人的決心和行動力是關鍵要素。

2009至2011年間,TPP 議題在日本民主黨政府時期歷經不同程度的辯論和演進。從鳩山的抗拒到菅直人的「不反對可以檢討」,再到野田的「考慮參加但尚未提出政策方針」,背後當然有來自國內和美國的壓力。12年和13年自民黨在安倍帶領下,接連於眾院和參院選舉大勝,累積了推動這項議程的政治資本。

對內,安倍政府下了更多說服和疏導溝通的功夫。自民黨傳統支持者多來自農業區,安倍政府一方面收割民主黨政府時期對農業部門的補貼,減少參加TPP的阻力,另一方面透過黨基層組織向農民進行說明,並逐步瓦解盤據地方農業系統多年的反對自由貿易勢力。安倍同時於自民黨內成立「TPP對策委員會」,結合黨內精英、經產省、農林省、厚勞省、財經省、外務省各部門官僚菁英與國會主要議員,組成跨部門TPP談判小組,制訂說帖、分進合擊。

安倍更展現外交手腕,與最難纏的美國歐巴馬政府簽下白紙黑字聲明,確保五大敏感產業不受傷害,同時劃出不得讓步的底線,甚至不惜以破局來化解民意的質疑和反彈。

歷經數年的社會激盪和政治角力,現今日本多數民意贊成參與TPP談判。在野黨雖然也不反對,但因TPP對於協商國要求保密協議,也只能表達未來無法有效監督安倍政府談判的憂慮,尤其攸關TPP交涉五大爭議點: (一)農林漁(大麥、牛猪肉、乳製品、稻米、砂糖)(二)食品安全標準(三)保險市場(四)投資爭端解決(五)美對日汽車進口降稅時程等。

更重要的是,安倍政府也運用美國國內反TPP的聲浪,借力轉力作為自我堅持談判底線的籌碼。也因此當歐巴馬成功於今年夏天與國會在野的共和黨合作通過授權行政部門加速對外貿易談判的「貿易促進法」(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簡稱TPA)時,安倍也累積了對美談判的優勢和對內說服的力量。

由此觀之,未來民進黨新政府爭取參與TPP第二輪談判的優勢在於蔡英文當選總統的民意授權是否夠強?民進黨(或泛綠陣營)能否在國會過半數?而民進黨在13個地方縣市執政也是可以用來強化爭取民眾支持的有效機制。還有民進黨政府能否真如蔡英文所說是一個最會溝通的政府?

除此之外,壓力重重不言可喻。美國的支持是第一步,中國的打壓可以預期,國內改革的步調能否趕上時程以及領導者的堅定決心是一大考驗。最重要的是能否及時培養對外談判的人才和團隊。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作者:劉世忠(自由撰稿人)

關鍵字

國際 日本 TPP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