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習近平為何懇求美國打壓台灣?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習近平訪美會見歐巴馬,在中美雙方對台灣問題的討論上,希望美方幫助干涉這一「中國內政」,卻踢到了鐵板。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習近平訪美會見歐巴馬,在中美雙方對台灣問題的討論上,希望美方幫助干涉這一「中國內政」,卻踢到了鐵板。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中國對國際尊重的渴望在賦予中國共產黨合法性的民族主義敘事中佔據中心位置。習近平一直特別強調要達成「新型大國關係」,這種關係意味着中美的地位會變得更平等。──白潔曦(Jessica Chen Weiss)

習近平上台以來,中美關係陷入了自從1989年發生天安門屠殺、美國對中國實施經濟制裁之後的最低點。在江澤民時代發生過美國轟炸中國駐南聯盟使館以及中美南海撞機事件,讓中美一度劍拔弩張,但當時中美關係的大方向仍然朝着積極方向發展,這兩個具體事件受到最高當局的有效管控。而當下中美的矛盾則是更深層次的:習近平認為中國羽翼豐滿,無需韜光養晦,企圖挑戰二戰之後以美國和西方為主導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習近平的冒險思維改變了中國自文革結束後的外交政策,勢必讓中國與美國爆發嚴重衝突。

在此多事之秋,習近平訪問美國,希望暫時修補與美國的矛盾,他畢竟還沒有準備好跟美國完全撕破臉。習近平在西雅圖發表的演講中指出,中美兩國一旦陷入對抗和衝突,將引發全球災難,所以兩國必須加深彼此互信、減少猜疑。然而,既然言者「言不由衷」,聽者自然「藐藐」。儘管習近平訪問團陣容強大、美方亦行禮如儀,但實際成果相當有限。中美在網絡安全和廢棄減排上達成相關協議,算是雞肋式的收穫——訴諸中共執政以來的歷史,這個政權既不遵守自己制訂的憲法和法律,也從未認真遵循那些已經簽署的聯合國公約和諸多雙邊協議,所以這兩個協議多半是束之高閣的廢紙兩張。

中美雙方的互信並未經過此次訪問就有所增強。習近平提出與美國建立「新型大國關係」的建議,美方不置可否。這比起中國訪民攔車告御狀、聯大演講聽眾稀落、風頭被同步訪美的教宗搶走、以及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在社交媒體推特上發言批評習近平「一面迫害女權主義者,一面卻在聯合國主持婦女權益的峰會?可恥」等「看得見的羞辱」,美方不接受「新型大國關係」的概念,對習近平是一個更大的挫敗。

《紐約時報》在評論中直率地指出:「習歐會成果未達預期,中美分歧難消。」美方對習近平的本質有了清晰的認識,正如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亞洲問題高級顧問邦妮•S•格拉澤(Bonnie S. Glaser)的評價:「習近平是一個極端民族主義者,極力要實現民族復興的中國夢,哪怕這意味着破壞與美國的關係,以及中國與鄰國的關係。」

在此背景下,台灣議題不是此次習近平跟歐巴馬討論的重點,但仍然在習近平提出的清單上。習近平不可能指望美國為中方僵硬粗暴的台灣政策背書,但希望美方至少「老調重彈」一遍。中國官方智囊、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金燦榮分析說,習近平會晤歐巴馬時,可能視會談情況觸及「九二共識」,預料只會「原則性」地提一下。確實如此,習近平在中國為所欲為,但他的對台政策卻踢到了鐵板:他無法繼續通過操縱「兩岸政商聯盟」來左右台灣的政局,他無可奈何地看到台灣社會經過太陽花學運之後,國民黨急統派急遽衰敗,台灣民間力量迅猛興起。習近平無法阻止台灣的政黨輪替和憲政改革,黔驢技窮的他所剩下的最後一記殺手鐧,就是懇求美方出面關照台灣問題,甚至幫助干涉這一「中國內政」。

◎習近平早就跟卡特討論過台灣議題

弔詭的是,中共統治者歷來口口聲聲地主張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卻又主動邀請美國參與處理台灣問題。若是真正的民族主義者,對這一引狼入室的「賣國行徑」,為何又鴉雀無聲呢?

當初,習近平剛剛被挑選為王儲,由地方大員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和書記處之後,便開始涉足港台議題。躊躇滿志的習近平在人民大會堂會見美國前總統卡特,會談主題就是台灣問題。

卡特在任時是一名政績不堪入目的總統,卻以完成與中共建交的「歷史性事件」而被譽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卡特卸任之後頻頻以「民間和平使者」的身份訪問北韓、中國等專制國家,一廂情願地認為可以以此推動世界和平。殊不知,他屢屢被這些專制政權利用,淪為獨裁國家大肆宣揚的民主世界向其拱手垂裳的文宣素材。

當時,習近平在與卡特會面時強調說:「台灣問題事關中國領土和主權完整,希望美國與中國一道,堅決反對、有效制止陳水扁推進入聯公投等台獨分裂活動,共同維護台海和平穩定和中美共同利益。」早已不是美國外交政策的制定者和執行者的卡特,對於習近平的高論也就只能一隻耳朵進、一隻耳朵出。

中國的那些愛國愛得發狂的憤青們,不可錯過習王儲的這番精采言論:既然台灣問題是中國的內政,為什麼習近平主動邀請美國過問呢?這不是自願將台灣問題國際化嗎?這不是自動承認中共原來還要看美國的臉色行事嗎?他們為什麼不走上街頭聲討習近平這個「美帝國主義的走狗」呢?

其實,習近平呼籲美國干涉中國內政,是蕭規曹隨之舉。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等前幾任中共黨魁,都曾向美國發出同樣的呼籲。當年,毛澤東故作輕鬆地對來訪的美國總統尼克森說:「台灣事小,世界事大。」實際上,美國對台灣的態度,讓毛念茲在茲。直到今天,包括台灣問題在內的中國「核心利益」的認證書,都需要由美國簽字畫押才能正式生效,這本身就是一個黑色幽默。

更可笑的是,當時習近平談話的對象,並非美國現任總統,而是卸任二十多年的「前總統」。當時,卡特甚至不具備「總統特使」之身份。習近平完全不瞭解美國的權力結構,他還以為卡特可以像鄧小平、江澤民那樣垂簾聽政,他便興緻勃勃地跟卡特暢談起天下大事來。殊不知,美國歷史上從未有出現過一個曾當過總統、便終身都擁有權力的鐵腕人物。「鐵打的白宮,流水的總統」——任何一名美國總統,只要在任一天,便擁有一天憲法所賦予的各項權力;而一旦卸任,便立即成為一介平民,不再有一丁點公權力。因此,習近平邀請卡特干涉「中國內政」,顯然是找錯了對象。

◎美方首先表態,先聲奪人

如今,習近平終於媳婦熬成婆,收攏權力、敲打元老、朝綱獨斷,唯一令他忌憚三分的就只剩下美國了。他不必再通過卡特這樣日薄西山的人物替他傳話,而可以到白宮坐上主賓席與美國現任總統侃侃而談。

與美國如何保持剛柔相濟的關係,不僅關乎中共政權的穩固,更關乎習近平對黨政大權的掌控。習近平剛踏上美國,就大筆一揮簽下購買幾百億元波音飛機的訂單,難道他想以此換取「贈品」嗎——即美方為「九二共識」背書。

美方知道習近平想要的是什麼,但美方更知道有些東西不可以作為禮物贈送給習近平。美國樂見台灣的民主制度日益深化,美國和台灣在價值觀上的一致性,以及台灣在美國「亞洲再平衡戰略」中的重要位置,使得美國不太可能默許或幫助中國吞併台灣的企圖。即便目前美國的總統是近百年來最軟弱無力的、可以稱之為「美版馬英九」的歐巴馬,他也不會愚蠢到在台灣議題上任由習近平橫衝直撞的地步。

習近平人還沒有出發,美方就首先表態,先聲奪人。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萊斯在歐習會前夕就美中關係發表演說,表示美中在台灣議題上坦誠交換意見,美國長久以來的立場未變,仍奉行立基於三公報和《台灣關係法》之上的政策。美國的根本利益在於一個和平與穩定的兩岸關係,反對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狀。但中國南海擴建人工島、擴增瞄準台灣飛彈、發行卡式台胞證、擅自劃定M503航線、行文台灣地方警政機關,都是片面改變現狀、破壞現狀。顯然,她批評的重心是近來咄咄逼人的中國而不是正在成為亞洲民主模範的台灣。

在9月22日下午華府外籍記者中心舉行的「歐習會」簡報會上,上任後首度與媒體會面的白宮國安會亞太事務資深主任康達(Daniel Kritenbrink)和國務院亞太助羅素(Daniel Russel)回答提問時說,當中方在「歐習會」談及台灣展望兩岸關係時,美國長期以來的一貫立場不變。康達強調,美國尊重、不會干涉台灣的民主程序;羅素則說,美國會繼續與北京溝通協商,要求北京克制。康達繼而指出,美國尊重台灣的民主程序,美國不會干涉。在兩岸議題上,美國長期以來的立場不變,美方仍信守基於「美中三公報」與「台灣關係法」的「一個中國」政策,美國的根本利益是兩岸關係穩定,這些是關鍵要素及美國底線。

康達的前任、現任歐亞集團諮詢公司亞洲事務執行董事麥艾文,同日在「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主講亞太未來挑戰。由於不具官方身份,他的言論有更大的自由度,也更能彰顯美國主流輿論的立場。麥艾文提到台灣2016年的總統選舉時說,關於台灣,美國的政策一向非常清楚且一貫。北京和台北雙方都有責任,找到能確保兩岸繼續維持穩定的方法;北京領導人及未來台灣不論誰勝選,都須負責找出能維持兩岸穩定的「政治架構」,這對台灣、中國及美國來說才是好事。

這幾位重量級人士的言論,首先堵住中共之口,讓習近平不可能在台灣議題上拉美國當幫手。美國的外交政策,有功利主義和國家利益至上的一面,也有理想主義和價值外交的一面。在處理與台灣問題時,兩者犬牙交錯、不可或缺。支持台灣的民主化進程、尊重台灣民眾的意志和選擇,既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和國際戰略,更契合美國賴以立國的民主自由價值。

◎中共偷樑換柱,弄巧成拙

習近平訪美,美國主流媒體反應冷淡,報導篇幅不足教宗的十分之一;中共的官方媒體則鋪天蓋地,彷彿習近平得到美方禮遇就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耀。

中宣部控制下的大小媒體,組成了一部世界上最大謊言製造機。中國民眾不可能看到抗議者的身影,只能看到領取津貼前去歡迎的海外華人群體。中國民眾不可能知道大部分美國民眾不知道習近平是誰,而被灌輸以「習近平是全世界最受愛戴的領袖」的虛假觀念。

在中美雙方對台灣問題的討論上,中國的官方媒體也公然造假。新華社與中新社等媒體報導,歐巴馬說「美國支持一個中國政策,恪守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原則,這一立場不會改變,美國不支持台獨、藏獨、疆獨,也不介入香港事務」。美方隨即打臉,「歐巴馬的說法以25日的聯合記者會為主」。歐巴馬當時說法為:「我也重申我的堅定承諾,信守基於『(美中)三公報』與『台灣關係法』的『一個中國』政策。」歐巴馬根本沒有說過「美國不支持台獨、藏獨、疆獨,也不介入香港事務」這句話。中共畫蛇添足、偷樑換柱,反倒掉進自己挖設的陷阱之中。

如果未來有一天,台灣人民通過關於獨立的公投,那是台灣人民自己的選擇,美國最多也就是「不支持」而已,不會公然「反對」。因為,住民自決的原則,不僅由聯合國人權憲章所確立,而且在人類源遠流長的自然法傳統中早已存在。美國的獨立戰爭就是基於這一原則而具有歷史正當性和正義性,正如英國保守主義思想家柏克所說:「為把自己納入一大帝國、以體會那虛假的顯赫,卻不惜付出人類的所有基本權利、所有內在的尊嚴,這代價,無乃也太高了。」當年美國的開國之父們不願付出這樣的代價,不惜以戰爭的方式尋求獨立,將心比心、感同身受,為什麼今天的美國要強迫台灣人付出做奴隸的代價呢?

當代的獨立運動和浪潮,不僅席捲亞非拉的若干不發達國家,即便在走向鬆散的「超國家同盟」模式的歐盟內部,也方興未艾。蘇格蘭的獨立公投以些微的差異功敗垂成,但很快還將捲土重來。2015年9月27日,在西班牙東北部自治區加泰隆尼亞(Catalonia)的議會選舉中,獨立派聯盟贏得絕對多數議席。加泰隆尼亞地區領導人亞瑟•馬斯對支持者們表示:「我們勝利了!」早些時候,該聯盟表示,如果以絕對多數勝出,他們將會在18個月內宣佈獨立。加泰隆尼亞能,台灣為什麼不能?美國當然不會自告奮勇地去干涉西班牙內政、打壓加泰隆尼亞人民選擇自己生活方式的權利,美國又怎麼會應習近平的邀請去壓制台灣人民的意志與意願呢?

習近平的借刀殺人之計,還沒有實施就破產了。

作者:余杰(中國旅美獨立作家)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片)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