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高級外省人的溫良恭儉讓
新頭殼newtalk 文/
前台北市長郝龍斌12日接受TVBS《少康戰情室》節目專訪。圖:翻攝自郝龍斌臉書   
前台北市長郝龍斌12日接受TVBS《少康戰情室》節目專訪。圖:翻攝自郝龍斌臉書   

許多鄉民都在感慨,政治素人(應該說是政治怪人)柯P上任台北市長不到半年,就揭開了16年來前朝政府很多見不得人的弊案。但揭弊算不得什麼真正的功勞,因為國民黨的貪腐早已人盡皆知;柯P的功勞是在揭弊過程中,讓這些從戒嚴時代就被兩蔣鷹犬媒體美化洗腦,在檯面上永遠溫良恭儉讓的「官二代」,用郭冠英的說法就是「高級外省人」,終於也露出了真面目。原來潑婦罵街這種「奧步」,並非我們鄉民魯宅的專利。

為了大巨蛋案、台北文創案等所謂台北市5大弊案,前後任市長透過媒體隔空槓上。前市長好兵兵12日接受TVBS《少康戰情室》節目訪問時,當主持人趙康康「餵」球給他澄清5大BOT案時,好兵兵砲火全開,批評柯P上任後,提不出太多政績,只好用打弊案的方式從事政治鬥爭,打壓前市府團隊來墊高自己。

好兵兵說,這幾個案子都有一個標準模式,就是柯P先透過廉政委員、市政顧問放出消息給媒體,甚至柯P自己講一些奇奇怪怪的話,例如說怪怪的、合法不合理,然後就開始圍剿,接著就跟廠商來密室協商。好兵兵表示,如果能在既有基礎之上爭取更好權益,他樂觀其成,但柯P是用政治手段、打壓前朝,獲取政治利益,「這是我完全不能認同的」。好兵兵也解釋所謂的5大弊案,每個案子都被司法單位調查過,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好兵兵接著質疑柯P能否替他廉政委員會中的委員,在對外發言與媒體上陳述背書?不然就是在背後放暗箭的小人。當市長要敢說、敢做、敢當,但是他現在看來,柯文哲是敢說、敢做、不敢當。好兵兵也強調自己任內的廉政肅貪中心,在政風處下也有請外面的委員,而且都有各方面專業,任何一個市府內或外面檢舉的案子,都由專業委員調查,包括路平專案、藥品採購等,調查後在廉政會報提出,他可以完全背書。

趙康康接著「餵」球再問「柯P是故意的嗎?」好兵兵說「他故意的」。「要不然其實很簡單講,他就是一個用廉政委員會所有的成員來放話、來做打手,他自己躲在後面放暗箭、放冷箭的一個小人」,「如果這些事情他都說他不知道,他躲在後面,這跟所謂的俗辣有什麼兩樣?」

有種畜牲急了就跳牆,這是該種生物的天性。戒嚴時代兩蔣身邊豢養的「俗辣」、「打手」、「小人」,靠著黨國體制的餘蔭,把自己那些在特權中長大的兒子,裝扮成溫良恭儉讓的高級外省人,藉以跟愚民教育下的外省賤民有所區隔。他們為官二代在仕途中的扶搖直上瞎掰出來的理由,就是這些沐猴而官的少爺們,個個溫良恭儉讓,個個是官模官樣。

然而,一旦改朝換代,東窗事發在即,前些時候馬九九不裝溫良恭儉讓了,如今,好兵兵也不裝溫良恭儉讓了,從趙康康與好兵兵這段一搭一唱的相聲裡,充斥著「俗辣」、「打手」、「小人」之類的民間語言,就可見這些官二代原來與你我魯蛇們也沒什麼不同。也難怪節目播出後,好兵兵立即在臉書上發文說,原本希望自己可以用理性、平和來談論這4個月來的心情;但一想到這段時間諸多荒謬操弄,「我的心情還是沒控制好。唉,要為今天在節目上的情緒跟大家道歉。」

其實好兵兵根本不用為這些「俗辣」、「打手」、「小人」等用語道歉,你老爸好杯杯去年大選時不是連「漢奸」都說過了嗎?我還必須感謝你們父子倆,你們這些高級外省人在情急之下說出來的真心話,才是讓我們鄉民認清台灣悲情歷史與無情現實的照妖鏡。

戰後至今70年了,在台灣民間,你要找到一個完全沒有本省外省通過婚的家族,確實也不容易;因此,我們不必區分任何官員的祖上籍貫。但即使解嚴20多年了,這些出自大內的高級外省人,仍借屍還魂依附在國民黨這宮廷體制下。大家要永遠記得一個歷史事實:高級外省人在外省人中也是少數中的少數,絕大多數的外省賤民來台灣是逃難,但高級外省人來台灣,卻只是搬家而已。

「高級外省人」這一名詞,出自郭冠英2006年8月2日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繞不出來的圓環」,他說:「我記得小時候從新竹上來,我們是高級的外省人哦,不知那次怎會是一個本省伯伯帶我來台北。我來台北就想來圓環,那時東區還是稻田,101是敲敲打打、做槍炮反攻大陸的兵工廠,根本是野外。到台北來不是去西門町就是去圓環吃。那位長輩給我叫了蚵仔煎,加了蛋,人間美味,那時。他看我吃得樂,很滿意。」

從文章前後對照一看,就可以發現郭冠英這時所說的「高級外省人」,根本只是文學上的自嘲,因為他也就只是個出身眷村的空軍子弟,家境比陸軍子弟寬裕些而已。後來他用「范蘭欽」的匿名,在網路上寫了很多激化族群仇恨的廢文,這些當然應該譴責,但他真的算不上高級外省人。而且最重要的是:如今審核高級外省人的標準,用的不該是階級,而是心態。簡單說,高級外省人在言語中所流露出的最大特色,就是平時高高在上,必要時,取而代之。

以當過綠朝的官,再回鍋進籃營的好兵兵為例,2009年5月9日母親節前夕,台北市「愛的光譜,微笑進駐」母愛影像徵文比賽,頒獎典禮在市長官邸藝文沙龍舉行,市長好兵兵為得獎的6位選手頒獎時,說了一段自己與母親的親情故事。

「我父親常嫉妒我與母親的親密感情,這確實是事實。因為我從小生在一個軍人家庭,父親長期在金門前線,母親把我帶大。記得823炮戰時,我家住在新店鄉下,隔幾天母親就帶著我們坐公車到台北看傷亡名單。牽著母親的手,我能感受到她的緊張與害怕。當時我就發誓,長大後要照顧母親,不讓她再擔心害怕。」

拜託一下好兵兵,你老爸在1958年的砲戰時,已經是將軍了,還是小金門的師長,更是第一線的指揮官,最重要的是,你的媽媽郭婉華是國防部長郭寄嶠的侄女。你老爸當時萬一戰死,軍方有可能不通知你們家嗎?你們把外省賤民的悲哀,馬革裹屍後,家人也只能在傷亡名單裡尋尋覓覓的悲哀,乾坤大挪移到你們錦衣玉食的家裡,這種大將軍冒充老芋伯的鬼話,好兵兵也能絲毫臉不紅氣不喘的講出來,真不知是該佩服他的無知,還是驚訝他的無恥。

溫良恭儉讓,唉!從水母到好冰,已經裝模作樣16年的台北市,終於有圖窮匕見的一刻。原來官二代與魯蛇們,竟是如此的相似。我們這種被大將軍兒子移花接木去當「認老芋伯作父」的外省賤民們,也就只能乖乖認命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