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賭王四姨太也上井岡山
新頭殼newtalk 文/

江西井岡山是毛澤東的發跡之地,中共黨史稱之為「中國革命的搖籃」。胡錦濤時代,中共在井岡山大興土木,興建所謂的「井岡山革命傳統教育研究院」,定期組織大小官員來此「憶苦思甜」,以此降低黨內腐敗程度,卻收效甚微;習近平時代,反腐運動驚濤拍岸,官員們紛紛將出國行程改為去井岡山和延安,井岡山遂車水馬龍、人滿為患。

據中新網報道,2015年4月23日,江西省政協常委、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常務董事梁安琪攜近百名員工在江西井岡山接受愛國教育。當天下午,梁安琪在開班儀式上表示:「澳博是一個愛國企業,我作為澳博負責人,帶動員工加深對祖國的瞭解,提高員工『愛國愛澳』的精神,是我的責任之一。」

梁安琪還說,她作為江西省政協常委、江西省僑聯副主席,更希望澳博員工能夠認識中國紅色革命之路如何走過來,如何建立新中國,成為現今繁榮富強的大國之一。「希望大家通過這次愛國教育培訓,能夠將井岡山精神中的胸懷理想、堅定信念、勇創新路的思維,融匯在日常的工作中,提高大家對公司的向心力,與澳博攜手共創未來,為祖國及澳門的建設及經濟發展盡力。」

讀到這則看似莊重嚴肅的新聞報道,我不禁想起賈樟柯的電影《天註定》中那個發生在「黃色之都」東莞的故事:那些前來尋花問柳的達官貴人,希望獲得更有刺激性的服務。於是,紅色懷舊風格的夜總會如雨後春筍般地出現了,裡面所有的漂亮女孩都穿著紅軍服裝、唱著革命歌曲,嫖客們儼然成了革命領袖。

梁安琪與井岡山,如同妓院與紅軍一般風馬牛不相及。梁安琪上井岡山這一幕,充分顯示了當下中共意識形態的空洞、虛偽與荒謬。梁安琪乃何許人也?她是澳門賭王何鴻燊之「四姨太」,若是嚴格執行中國現行的婚姻法,這對夫婦包括其他的三名妻妾早該一起被以「重婚罪」關進監獄。但是,既然賭王閣下主動幫助澳門回歸祖國,這種私德上的小小瑕疵,道貌岸然的北京領導人也就視而不見了。

梁安琪是廣州人,少年時代是文工團的舞蹈演員,移居澳門後曾同時打四份工才勉強度日,直到以出色的舞姿吸引賭王、勾搭成奸之後,才麻雀變鳳凰,躋身上流社會。她爲賭王生下三子二女,因為傳宗接代有功,備受丈夫之寵愛,乃至成為澳門社會黑白通吃、長袖善舞的聞人。

梁安琪不僅靠舞姿贏得丈夫,更因為陪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跳舞而登上生命的巔峰。澳門回歸之日,江澤民在慶祝晚宴的眾目睽睽之下,情不自禁地與梁安琪翩翩起舞。那一刻,戲子本色的江澤民忘記了今夕是何年,也忘記了自己作為共產黨總書記必須謹守的「四項基本原則」;而梁安琪也成為澳門最幸福、最榮耀的女人,從此在澳門的地位宛如萬裡長城永不倒。

中國各省的政協委員、常委,一般都是省內非富即貴的社會賢達,還有少許籍貫爲本省的海外統戰對象作為點綴。梁安琪似乎本無淵源,卻能通過種種幕後操作,成為江西省政協常委、江西省僑聯副主席,其能量之大,讓澳門社會各界刮目相看。從此,誰還敢輕看她卑微的出身並挑剔賭博業不是「正行」?

當年,毛澤東在《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發誓說,一旦奪取權力,一定要到地主家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去風流一番;如今,澳門賭王的四姨太主動走上井岡山,要將井岡山精神活學活用到賭博業當中,可見共產黨的魅力勢不可擋,共產黨的經驗屢試不爽。下一步,梁安琪是否考慮與井岡山革命傳統教育學院合作,共同在井岡山開設一家賭場,讓來井岡山進修的各級官員,白天學習,晚上賭博,工作娛樂兩不誤?

不過,不久前習近平曾專程去毛澤東奪取軍權、建立軍中政工制度的「古田會議」舊址朝聖,他不會不知道在毛澤東於1929年12月親自起草的「古田會議決議案」中,嚴格規定「凡有政治觀念錯誤、吸食鴉片、發洋財及賭博之行為而屢戒不改者,不論是否幹部一律清除出黨」。那麽,作為革命聖地的井岡山,又豈能容許賭王的四姨太跑來玷汙呢?

作者:余杰(中國旅美獨立作家)

影片說明:中新社報導澳門賭王四姨太與井岡山近千兒童共舞《小蘋果》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