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調訪基金會 黃煌煇:叫習慣就成南榕廣場

新頭殼newtalk | 林雨佑 台北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成大校長黃煌煇和成大多位主管在台南市長賴清德陪同下,今(27)日低調受邀前往鄭楠容基金會訪問。圖:林雨佑/攝   
成大校長黃煌煇和成大多位主管在台南市長賴清德陪同下,今(27)日低調受邀前往鄭楠容基金會訪問。圖:林雨佑/攝   

成大校長黃煌煇和成大多位主管在台南市長賴清德陪同下,今(27)日上午低調受邀前往鄭南榕基金會訪問,鄭南榕妻子葉菊蘭和女兒鄭竹梅也出面接待。黃煌煇表示,他很認同鄭南榕為民主奉獻的精神。而廣場到底要叫什麼名字?他說,大家把南榕廣場叫習慣就好,但學校還有程序要走,而他今天來這邊的目的,就是要向鄭南榕致意。

成大舉行新廣場命名活動,最後票選出第一名「南榕廣場」,但校方最後卻不願意承認,成大歷史系教授王文霞更在今年1月的校務會議上,直接把鄭南榕比喻成炸彈客,引發更大風波。鄭南榕基金會隨即邀請成大校長黃煌煇及老師們,能親自到基金會走一趟,了解鄭南榕為言論自由奉獻的精神,但直至今天,黃煌煇才帶著成大多位主管親自拜訪基金會。

今天的行程並未對外向媒體公開,早上10點左右,黃煌煇和成大多位主管在台南市長賴清德陪同下,出現在鄭南榕基金會,基金會安排他們先看了鄭南榕的紀錄片,然後由導覽人員導覽完全部的文物後,成大校方、台南市府和基金會成員們一起坐下來,舉行一個小小的對談會。

對談會中,黃煌煇一開始講話就哽咽,他說他看完影片後相當感動,鄭南榕的死他很清楚,感受跟大家不同。他也很認同言論自由是人最基本的權利。

然後,他話鋒一轉,提到南榕廣場命名風波。黃煌煇說,他也去說服學生,不是票選第一名就要叫做南榕廣場,還是要走行政程序,不管什麼名字,大家都有權利發表意見,但走到最後卻「擦槍走火」,王文霞後來也發現她的比喻不恰當,但王真的沒有要否定鄭南榕的意思。

黃煌煇說,「聽得懂我的話的人就聽得懂,叫什麼名字就叫什麼名字,把它叫習慣嘛,叫南榕廣場,我後來說也可以叫做黃煌煇廣場……,大家叫習慣,最後就變成這個廣場了」。他表示,他今天來的目的,是要尊重、並向鄭南榕致意。

賴清德表示,黃校長用心良苦,很希望可以平和通過廣場的事情,可惜那天校務會議卻「出搥」,本來都跟學生講好,後來市政府在學生靜坐的時候,他(指賴清德)就直接稱呼那個地方為南榕廣場。

賴清德說,黃校長來到基金會的意義很大,因為教育就該把鄭南榕的貢獻讓學生知道,而王文霞雖然沒有來,但她事後也有道歉,「這是很進步的思想」。

鄭竹梅只說,謝謝大家來,大家都追求真善美和愛的精神,但人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大家要誠實面對自己心裡的恐懼是什麼。

葉菊蘭也只表示「謝謝」,但她後來也表示,希望能把鄭南榕的紀錄片送給成大每個校務委員,不管多少份都可以。

最後,黃煌煇準備要搭車離去時,記者上前追問,校方是否不承認南榕廣場正式的名字?黃只回應,大家叫習慣就好,學校還有程序要走。說完便坐上車離去。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